没想到玩笑的一句话竟然成真了。

同时,她的思绪也转的飞快,答应这个小子,自己就是董事会的成员了,不答应,可能就不是。

 

“弟弟,你总得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啊?你这也太突然了,再说大白天咱们俩在办公室乱来,让人看见就麻烦了。”

 

贾鱼想想也对,现在直接来影响不好了,但看着眼前大美人朱芳芳他还忍不住的食指大动。

 

“芳姐,那我先收点利息哈。”

 

“利息?什么意思?”朱芳芳错愕中,贾鱼的魔抓已经伸了过来,把她一把搂进怀里。

 

朱芳芳属于略微丰腴那种类型,细腰肥臀的,搂紧怀里肉感弹性十足,贾鱼手在她臀部摸索着,一手摸着她的两只大西瓜,朱芳芳被摸的浑身燥热难耐,贾鱼亲过去的时候,朱芳芳不仅迎合的臻首送了上去。

 

一下子亲住了朱芳芳红嫩嫩的嘴唇,贾鱼身体有一种过电般的麻酥酥的感觉,心里想:不愧是坐办公室的白领啊,感觉就是不一样的,香喷喷的,小嘴也甜腻腻的,贾鱼的手不仅加大力道。

 

朱芳芳像是要缴械一样的身体软趴趴的,就像是一只大草莓,已经熟透了可以让人随意采撷了。

 

“滴滴滴……”贾鱼手机叫了起来。

 

他打开手机的档口,朱芳芳挣扎了几下,贾鱼见是镇长柳如眉的电话,不仅喜上眉梢,直接松开了朱芳芳。

 

柳如眉可比朱芳芳诱惑多了。

 

“喂,镇长请指示。”

 

“贾鱼,马上来镇里一趟,我找你有特别重要的事。”

 

柳如眉说完便啪的挂断电话。

 

贾鱼心里别提多激动了,心想好事儿都是成双的,今天进入了华南集团董事会并且朱芳芳已经在自己的五指山下了,而柳如眉莫非……也想我了?

 

也对啊,柳如眉上次是第一次,不仅男人在意女人的第一次,而女人自己也特别在意的,而且那一晚上十三回,柳如眉对自己肯定会特别记忆犹新了,女人就像是一瓶好酒,只要开瓶就收不住了。

 

“芳姐,我有点急事先去处理,咱明天见哈。”

 

“好,好。”朱芳芳有些软趴趴的应了两声,贾鱼签字拿了钱出了办公室。

 

而朱芳芳还有些做梦一样的样子,自己真的进入董事会了?梦想真的就要成真了么?这也太突然了。

 

到了外面,贾鱼招呼李二狗回村。

 

“好嘞!”李二狗也看出贾鱼像是有急事的样子,车速也开的飞快,插俩翅膀都能飞了。

 

到了村里,贾鱼骑上自己的小摩托车28,突突突的一路虍到了镇里。

 

夹皮沟镇一如既往的冷清,基层官员点个卯,开个会,然后就滚蛋了。

 

如果开完会不走,那就是蹭饭蹭顿酒喝,不过现在换了个女镇长柳如眉,这女人过日子就是心细,吃喝的时候便少了,不吃喝呆在镇政府有啥意思吖?那还不如回家打麻将睡大觉哪!

 

贾鱼到了二楼会议室,发现柳如眉给中性美的女秘书张宁在说话。

 

会议室的门开着,贾鱼敲敲门小声问:“柳镇长在吗?柳镇长在里面吗?”

 

柳如眉哼道:“贾鱼,不用装腔作势,进来吧!”

 

“好,柳镇长,找我是不是有事儿?要不咱们出去说。”

 

“哼,贾鱼,用不到出去说,现在就给你说,你已经被开除了!”

 

“啥?”贾鱼眼睛长长的了,本来以为柳如眉给自己打电话是约炮的,没想到是要开除自己?为啥啊?自己床上功夫挺好的啊?

 

“如眉,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放肆!”柳如眉气的站起身来:“贾鱼,请你说话注意言辞,什么叫做如眉?这是在工作期间,请你叫我柳镇长,或者镇长,或者领导。”

 

贾鱼撇撇嘴,心想还领导?

 

这女人啊,真是最毒妇人心啊!提上裙子就不认人啊!

 

“额……柳镇长,您要是开除我总要有个理由啊!你看我的革命工作干的挺好的呐!”

 

“哼!挺好?”柳如眉狭长美眸像是带着仇恨的瞪着贾鱼道:“好,贾鱼,我就让你知道个明白。”

 

“第一,你玩忽职守,在夹皮沟村不坐班,第二,你也是最严重的,你贪污公款,在信用社贷出五万块钱哪去了?是不是让你中饱私囊了?”

 

“呷?我可没有,我用那笔贷款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呢!”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是你自己在致富吧?你用贷款的钱搞收购,从中谋取利益对不对?你这是挪用公款!”

 

贾鱼啧啧啧道:“柳镇长,这钱钱是我贷出来的,你们还贷不出呢,好吧,那我把五万块给你总可以了吧,不算是挪用公款了吧?”

 

贾鱼从怀里摸了摸,怀里扁扁的,不像是有什么东西,但是手抽出来的时候,竟然多了五打rmb,正是五万块。

 

中性美的张宁不仅有些吃惊,这家伙的钱是从哪掏出来的?莫非这小子会变魔术?

 

(请关注一下公众号:作者久石,书讯第一时间在公众号里面通知,里面也很精彩。)

柳如眉眼中虽然也有惊奇,但还是对贾鱼不屑的,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喜欢装腔作势。

 

“你这是返还公款,但还是有责任的,所以你的村支书也被我撤了。”

 

“呃……柳镇长,好像你没权利撤我的职吧?”贾鱼大咧咧坐在她对面。

 

“什么?”柳如眉气的手一拍桌子,但拍了一下就后悔了,真疼啊!

 

“贾鱼,村支书和村长都是基层镇政府直接可以任命,或者通过选举镇政府作为监督就可以,我怎么就没有权利撤你?”

 

“切,因为我是县委直接任命的,也是县委空降入村的第一书记,所以想撤我,得需要县委的同意才行呀。”贾鱼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悠悠的喝着。

 

张宁蹙眉道:“贾鱼,那是我的杯子。”

 

“嗯,没关系,我不嫌你脏。”贾鱼又喝了一口。

 

张宁气坏了,她本身就有洁癖,自己不喝别人的杯,喝水带自己的杯子,吃饭也是有专属自己的碗筷了。

 

“你……哼……”张宁咬咬贝齿,不去理他。

 

柳如眉这时掏出电话,拨着号码。

 

气的眼睛鼓鼓的像是大金鱼似的:“贾鱼,你不用猖獗,现在我就给县委打电话,你就等着被撤吧!”

 

柳如眉觉得要撤一个村支书,太‘搜易贼’了。

 

直接把电话达到了县委办公室,县委秘书接的,听到的夹皮沟镇的柳如眉,县委秘书错愕一下,忙去汇报了。

 

其实一个镇长而已,县委秘书是不屑这类的小角色的,但是柳如眉不同。

 

混仕途的,暗地里都有一份名单,便是官场上的背景,柳如眉是个不起眼的小镇长,但背景却在省里,能在县委当秘书,头发丝都是空的,当下汇报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柳如眉得到了县委的答复,贾鱼这个人,不能动。

 

“什么?”柳如眉差点喷血,走到外面又拨出电话,直接拨到市委,心想贾鱼这厮莫非在县里有关系?

 

但是电话打到市委,得到的答复还是一定的,还是不能动贾鱼。

 

柳如眉这下更糊涂了,想了想,把电话直接达到了市委秘书一处,秘书一处直接汇报市委一号一人物,但一处秘书给她的答复也是同样的。

 

柳如眉不甘心,动用了自己的关系网,但最后还没搬倒贾鱼这颗烂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柳如眉不明白了。

 

就在自己发生事的当天,柳如眉便不得已动用家里的关系,一个电话就把镇委书记李文明调到青山镇任副镇长了,副镇长就是有名无权的牌子,李文明的仕途也便是废了。

 

一个镇委书记,属于副科级干部,家里一句话都能废了,这个小小的不在编制的十八九岁的小蝼蚁一样的村书记,一个只有小学本科学历的小文盲,一辈子念两天书还赶上大礼拜的选手,竟然搬不倒?

 

柳如眉又仔细给公安局的朋友查阅了贾鱼的详细资料,和上次查阅的一样,家里是八辈子的贫农,更没有什么有钱有势力的亲戚,八竿子打不着的都没有,朋友也都是一些普通百姓。

 

“难道真是市委书记落水,这小子一通狗刨过去给救了?才被这么死保?”

 

“咯吱咯吱……”柳如眉有些手里垂着电话,一脸铁青的重新进了会议室。

 

贾鱼还在慢悠悠的喝茶,一边打趣中性美的张宁。

 

“张秘书,其实你不板着脸很漂亮的,真的,你有男朋友吗?或者家里有没有闲着的姐妹?女人么,岁数大了就应该谈朋友,要不闲着也是闲着……呷?柳镇长回来了?我是不是被撤职了?”

 

“咯吱咯吱……”柳如眉看着小人得志一样的贾鱼,恨不得把这小子剁了,然后炖一锅王八汤。

 

“姓贾的……你厉害,行了吧!”柳如眉胸口两只大球气的跟充气随时要爆炸是的。

 

她随后又继道:“贾鱼同志,你还是夹皮沟的村支书,不过我要是有权利代你执行工作的,你先休息两天,夹皮沟的工作我来主持。”

 

“呃……那好吧,正好我轻松两天,柳镇长,那我就先走了?”

 

“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贾鱼从她做了个鬼脸,然后迈步出门。

 

“如眉姐,怎么回事?”张宁忙问。

 

“哼!这个混小子,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我动用家里的关系都搬不倒他,不过我再试试,看能不能把他调走。”

 

柳如眉觉得眼不见心不烦,既然打不死这只该死的苍蝇,就把他调离自己的视线,自己迫不得已动用家里的关系,做到这点还是容易的。

 

又打了一阵电话,柳如眉彻底无语了,竟然调不走贾鱼,甚至让这货高升一步,去青山镇当副乡长都不成,要走只能自己走。

 

“我……老娘不走……”柳如眉小脾气上来了,自己走不证明自己输了吗?输给了一个小文盲了?可恶啊,既然如此,那老娘就利用职权折磨死你。

 

张宁提醒道:“如眉姐,如果要暂停贾鱼的职务,他的工作谁来做呀?别人不一定能服众啊!”

 

“我,我去夹皮沟村主持大局,别人可能压不住贾鱼那厮!”

 

“你?”张宁一声叹息。

 

“张宁,现在咱们就去。”

 

柳如眉有一辆qq车,两女上了车,直奔夹皮沟村。

 

贾鱼的工作暂被停止,柳如眉与张宁到了夹皮沟村,李闯几个臭皮匠举双手欢迎,就是他们几个举报的,柳如眉并且开了个现场会,但夹皮沟的村民并不太欢迎。

 

柳如眉却一再表示,自己为公不为私,收购药材和蔬菜的差价收入一律充公。

 

村民一个个哈欠连连,他们不管公不公私不私的事情,老百姓在意的就是收购他们挖的药材和种植的蔬菜,让他们得到钱,过上好日子。

 

“柳镇长,您还是赶紧收购我们的药材和蔬菜吧,要不然菜蔫吧了就不好卖了。”

 

“好好好,现在继续收购。”但两个女人绝没有贾鱼接地气,而且称重的时候连秤都不认得,想找张才认秤,张才唉了一声道:“柳镇长,我这老眼昏花的,根本看不清楚啊,您还是找别人吧。”

显然张才不买账。

 

找到人称重,又找不到车辆,李二狗的货车根本就不给他们拉蔬菜。

 

柳如眉没办法了,这时,李闯几个本家兄弟拍着胸脯打包票跳起来去找李二狗。

 

而李二狗先找到贾鱼。

 

“贾书记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叛变的,他们给我多少钱我都不拉货!”

 

“别的二狗,有钱不赚那是王八蛋,你继续给他们拉。”

 

“这……”李二狗犹豫起来。

 

贾鱼呵呵一笑,在他耳边嘀咕两句。

 

李二狗喜上眉梢起来:“好,贾书记,还是你高啊!”

 

李二狗照常拉货,但是货到了华南集团人家却不收购了,柳如眉和张宁跟采购部经理朱芳芳费劲唇舌,但人家就是拽呀拽的不收。

 

柳如眉最后没办法,菜再不入库就蔫吧了,最后找关系,把菜廉价卖给了二道贩子,这一趟损失了一万多块钱。

 

第一次收购便损失了这么多,而第二天损失的更多,因为村民往菜上浇水,看菜样子是很新鲜的,但菜上一浇水,烂的便快,这次二道贩子直接不要了,最后看面子收购,在价钱上又便宜了不少。

 

五万块的贷款,两天便损失了三万,柳如眉上火了,嘴上都起了大白泡,如果明天继续收村民的菜,华南集团不要,再卖给二道贩子,还会赔钱,如果不收村民的菜,村民的菜就会烂在田里,为了百姓的利益,柳如眉咬牙切齿的知道了贾鱼。

 

贾鱼临时住在村里的一户空着的民房里,正在里面悠哉的喝着茶水。

 

一阵香风飘了进来,贾鱼乜斜了一眼,翘着二郎腿动也未动。

 

“呷?柳乡长来啦?快请坐,最近生意不错吧?没少赚是不是?”

 

“咯吱咯吱……”柳如眉咬着贝齿,小粉拳头攥的紧紧的。

 

“贾鱼,你就幸灾乐祸吧!你个缺德的东西,为啥不让华南集团收购我的青菜?”

 

贾鱼摇摇头,华南集团时候自己的菜,那也是看在野人参的面上,要不然满大街的菜,凭啥给自己个好价格?并且朱芳芳和他还有一腿,也是属于裙带关系了,这年头,没有点关系谁鸟你啊?

 

“柳镇长,华南集团几十个亿呢,哪会听我的?你也太抬举我了吧?”

 

“哼!贾鱼,就是你在从中作梗,就是你!好吧,我恢复你的村支书工作,明天你来收购。”

 

“切!我决定了,辞职。”贾鱼懒洋洋站起身往外走。

 

“站住!不许走!”柳如眉气呼呼的伸出双臂拦住他。

 

“呷?你说不走我就不走?你让开,撞坏了你的大皮球我可不管。”

 

柳如眉脸红了,自己伸开双臂,胸前鼓鼓的还怕这家伙装作无意间占自己便宜撞过来。

 

“贾鱼,你为了夹皮沟村的老百姓,也不应该不管。”

 

“啧啧啧,柳镇长,现在不是有你么?你管就可以了,再说了,你不是一心想撤掉我么,现在不用你撤掉,我自己辞职还不行啊?”

 

“我……贾鱼,你真没出息,受到这么一点点挫折就自暴自弃,看着一村的老百姓贫穷你不管,你真的心太冷。”

 

“我心冷?柳如眉你心才冷呢?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呢,咱俩好了一晚上,你提上裙子就不认人了,你咋那么不负责任呢,现在还说我心冷?你才心……呷?别哭别哭,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别哭呀……”

 

柳如眉清泪两行流淌下来,贾鱼一下子麻爪了,他的弱点便是怕女人伤心,应该是怕美女伤心,丑八怪跳楼他都无动于衷的。

 

柳如眉这样绝世没人伤心并且流泪,贾鱼心里一下就崩塌了,像是有数不清的小爪子在他心里挠,无数的手指在他头顶指指点点强烈谴责他不是东西。

 

“呷,我错了,错了,我不辞职还不行吗?”贾鱼抱着柳如眉肩膀轻轻的扶着她香肩安慰起来。

 

“那你明天送菜。”柳如眉嘀咕一句。

 

“嗯嗯,送菜,送菜,谁让你是我的领导,我的上级呢,我作为你的部下,当然要听你的,如眉别哭了,你这么漂亮,说啥都对。”

 

“哼!”柳如眉擦了擦眼睛,恢复冷冷的样子道:“贾鱼,把你的脏爪子拿开,明天继续送菜,一定要把这两次的损失补回来。”

 

“我呷?”贾鱼无语了,这女人简直就是百变怪杰啊,再说是你损失的三万块,也得算到我头上?算了,不能跟美女讲道理,要不是看在她漂亮,老子找就一个大嘴巴子……

 

柳如眉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想到了什么又回头问道:“贾鱼,你以后有什么想法?就是怎么样发展夹皮沟村,带领村民致富?”

 

“哦,是这样的,附近的药材迟早会挖光,远处山势太险峻,老百姓不是猿猴没发翻越,田里的菜也会卖光的,而且那点菜也不足以让老百姓脱贫致富的,我的意见是吸引外资。”

 

“吸引外资?”柳如眉眼睛一亮,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了。

 

自己也想吸引外资,也动用一些关系想让企业来夹皮沟镇的这些乡村来投资,但人家上任都不是傻子,一看这里没有一条很好的路,投资就是赔钱,但是要修路得百万左右,ZF不出这个钱,商贾出钱?那不是大傻子么。

 

投资根本没谈拢,而贾鱼竟然能带来投资?她不仅有些另眼相看了。

 

“说说,你让谁来投资?”

 

“华南集团。”贾鱼淡淡道。

 

“哼!贾鱼,你少吹了,你不知道动用什么阴险的鬼计让华南集团收你的菜,不收我的,你捉弄我,但是人家整个华南集团几十个亿呢,你说来投资就来投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嗯嗯,我只是华南集团的一个小小的董事而已,只占了华南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抽空和老总戚薇说说来这里投资,我觉得嘛,还应该可以,再说老总不同意,我动用自己的股份来投资自负盈亏也够了,那意思一个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