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按照我说的办,要不退钱赔款!”

“你说赔款就赔款啊!有本事尽管使出来,老子还真就不吃你那一套了!”我是被柳青瑶嚣张的模样气炸了。

 

“切!几天没搭理你,本事见长啊!”柳青瑶也是个小辣椒,顿时也跟我针锋相对起来。

 

被柳青瑶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那天被她俩打那个凄惨模样,顿时冷笑起来,“怎么?还想打我?上次要不是被你下了黑手,你以为老子会怕了你们?”

 

我一边说着,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一幅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模样。柳青瑶退了两步,估计是被我样子吓到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尽快让我表姐怀孕,你也能早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我冷冷一笑,“我在这里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还有两个养眼的大美女来回晃悠着,我才不想这么早离开呢!吴敏想怀孕不要紧,让老子真给她两发,保证怀孕!”

 

柳青瑶也冷笑起来,“你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毛病还没改啊!早就告诉你别做梦了!”

 

“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想要我一天三次,你们也别做梦了!”我寸步不让的说道。

 

“只要你同意,成功怀孕之后,我再给你加十万!”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我视线越过柳青瑶,正好看到吴敏出现在门口,脸色有些铁青,估计我和柳青瑶争吵的话都被她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我眼睛顿时一亮,再加十万,这事也不是不能考虑的。先前的三十万,我已经原封不动的寄回了老家,如果能再拿到十万块的话,我起码能开个小店什么的,如果生意好,到时候也能将父母接到滨海享清福。

 

“如果再加十万的话,我同意了!”我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金钱的诱.惑下。

 

自从答应了吴敏再加十万块之后,两个女人看我的眼神越发鄙视,认为我只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人。

 

对于她俩的想法和眼神,我早已经免疫了,随便她们怎么想,反正只要给钱就行,此时的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柳青瑶也开始了一天三次对我的压榨,不过两个女人估计是怕真把我给玩坏了,生活上为我准备的食物越发丰盛起来,鸡鸭鱼肉海鲜之类的是每餐必有,甚至请了一个营养师给我专门安排了食谱。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感激她们,这一切都是为了吴敏能够怀孕而已。

 

十天之后,吴敏的好日子过去了,我不但没有消瘦,反而还胖了四五斤。

 

等待结果的日子里,无论是吴敏和柳青瑶,还是我,心情都有些紧张,万分的期待这次能够成功。不说吴敏她们,这件事可事关我十万块的奖金,要是不成,我十来天的辛苦,可就付诸东流了!

 

可现实又跟吴敏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吴敏的大姨妈又他玛的来了!我有时候就在想,吴敏的大姨妈怎么比她亲妈还亲,快两个月了,她亲妈都没来踩个脚印,她那个大姨妈竟然准时来两次了!

 

吴敏大姨妈来的当天,焦虑、紧张、还有害怕种种不一的情绪都表现在了她的脸上,我知道吴敏是在害怕黄胖子。

 

到了晚上,黄胖子果然像吴敏的大姨妈一样,准时的来了,然后房间里又响起了咆哮声和哭泣声,我估计吴敏这次又挨打了!

 

我当时一点也不觉得吴敏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早听了我的意见,真的跟我睡了,说不定早就怀上了。这才是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黄胖子撒完气就走了,我担心吴敏再来找我出气,老早就把门给锁上了,还打定主意,这次她们不把门砸破了,我就不开门。

 

让我意外的是,等了大半个小时,吴敏竟然没有过来,而楼上还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我打算出去看看,反正她们又不能真把我怎么样,至于吴敏说的十万块的奖金,我已经不报希望了。

 

吴敏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吴敏跪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低声的哭泣着,头发凌乱,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豪门的女人也不好当,看似风光,谁知道背后有什么辛酸苦辣。

 

抛弃吴敏现在的身份,作为一个女人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而那个黄胖子不但是一个不举的家伙,甚至还打女人,实在不是东西。

 

“看到我这个样子很高兴是吧?”吴敏发现了我,抬起头,目光怨恨的向我看来。

 

早知道她会迁怒于我,听她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我冷笑道,“我高兴什么,你要是怀不上,我那十万不是打了水漂?”

 

“哼,知道就好!实话告诉你,那十万块,你一分都别想拿到!”吴敏的目光越发怨毒,被她这种眼神盯着,我浑身竟然有些发冷,汗毛都仿佛要竖起来了。

 

吴敏继续说道,“我老公给了我最后一个月的期限,要是再怀不上,我不好过,你也不会好过,到时候我先把你扔到北海去喂鱼。别以为这是在吓唬你,太多人为了钱,会帮我这么做的!”

 

我心里一颤,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他娘的,原本以为弄了个好差事,不但有三十万拿,还能傍上一个美女富婆,谁想到竟然是上了贼船,还是有去无还的那种!

 

有钱能使鬼推磨,吴敏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虽然不怀疑吴敏的决心,不过她这番话也挑起了我的火气,我随即针锋相对的说道,“少拿老子当挡箭牌,你怀不上就只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来的时候,你们早就给我做过检查了,老子健康的很,你以为老子是你那举不起来的老公?”

 

我心里越说越气,反正已经骂开头了,索性一口气将最近这俩月的受的窝囊气一起撒了出来,“我早就说用最简单的办法,你们他玛的还嫌老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反正烂命一条,有三十万打底,就是去喂鱼也够本啦!何况还能拉着你垫背!”

 

我一通大骂下来,吴敏竟然愣在当场,估计被我骂的有些懵比了,再者我说的可是很有道理的,到时候鱼死网破,我烂命一条,她可舍不得跟我做同命鸳鸯。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下去吧!你的方法我们会考虑的!”这时候旁边的柳青瑶突然插了一句,顿时令整个别墅寂静了下来。

 

自从答应了吴敏再加十万块之后,两个女人看我的眼神越发鄙视,认为我只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人。

 

对于她俩的想法和眼神,我早已经免疫了,随便她们怎么想,反正只要给钱就行,此时的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柳青瑶也开始了一天三次对我的压榨,不过两个女人估计是怕真把我给玩坏了,生活上为我准备的食物越发丰盛起来,鸡鸭鱼肉海鲜之类的是每餐必有,甚至请了一个营养师给我专门安排了食谱。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感激她们,这一切都是为了吴敏能够怀孕而已。

 

十天之后,吴敏的好日子过去了,我不但没有消瘦,反而还胖了四五斤。

 

等待结果的日子里,无论是吴敏和柳青瑶,还是我,心情都有些紧张,万分的期待这次能够成功。不说吴敏她们,这件事可事关我十万块的奖金,要是不成,我十来天的辛苦,可就付诸东流了!

 

可现实又跟吴敏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吴敏的大姨妈又他玛的来了!我有时候就在想,吴敏的大姨妈怎么比她亲妈还亲,快两个月了,她亲妈都没来踩个脚印,她那个大姨妈竟然准时来两次了!

 

吴敏大姨妈来的当天,焦虑、紧张、还有害怕种种不一的情绪都表现在了她的脸上,我知道吴敏是在害怕黄胖子。

 

到了晚上,黄胖子果然像吴敏的大姨妈一样,准时的来了,然后房间里又响起了咆哮声和哭泣声,我估计吴敏这次又挨打了!

 

我当时一点也不觉得吴敏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早听了我的意见,真的跟我睡了,说不定早就怀上了。这才是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黄胖子撒完气就走了,我担心吴敏再来找我出气,老早就把门给锁上了,还打定主意,这次她们不把门砸破了,我就不开门。

 

让我意外的是,等了大半个小时,吴敏竟然没有过来,而楼上还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我打算出去看看,反正她们又不能真把我怎么样,至于吴敏说的十万块的奖金,我已经不报希望了。

 

吴敏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吴敏跪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低声的哭泣着,头发凌乱,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豪门的女人也不好当,看似风光,谁知道背后有什么辛酸苦辣。

 

抛弃吴敏现在的身份,作为一个女人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而那个黄胖子不但是一个不举的家伙,甚至还打女人,实在不是东西。

 

“看到我这个样子很高兴是吧?”吴敏发现了我,抬起头,目光怨恨的向我看来。

 

早知道她会迁怒于我,听她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我冷笑道,“我高兴什么,你要是怀不上,我那十万不是打了水漂?”

 

“哼,知道就好!实话告诉你,那十万块,你一分都别想拿到!”吴敏的目光越发怨毒,被她这种眼神盯着,我浑身竟然有些发冷,汗毛都仿佛要竖起来了。

 

吴敏继续说道,“我老公给了我最后一个月的期限,要是再怀不上,我不好过,你也不会好过,到时候我先把你扔到北海去喂鱼。别以为这是在吓唬你,太多人为了钱,会帮我这么做的!”

 

我心里一颤,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他娘的,原本以为弄了个好差事,不但有三十万拿,还能傍上一个美女富婆,谁想到竟然是上了贼船,还是有去无还的那种!

 

有钱能使鬼推磨,吴敏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虽然不怀疑吴敏的决心,不过她这番话也挑起了我的火气,我随即针锋相对的说道,“少拿老子当挡箭牌,你怀不上就只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来的时候,你们早就给我做过检查了,老子健康的很,你以为老子是你那举不起来的老公?”

 

我心里越说越气,反正已经骂开头了,索性一口气将最近这俩月的受的窝囊气一起撒了出来,“我早就说用最简单的办法,你们他玛的还嫌老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反正烂命一条,有三十万打底,就是去喂鱼也够本啦!何况还能拉着你垫背!”

 

我一通大骂下来,吴敏竟然愣在当场,估计被我骂的有些懵比了,再者我说的可是很有道理的,到时候鱼死网破,我烂命一条,她可舍不得跟我做同命鸳鸯。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下去吧!你的方法我们会考虑的!”这时候旁边的柳青瑶突然插了一句,顿时令整个别墅寂静了下来。

“表姐那么漂亮的女人,真是便宜你了!”柳青瑶幽怨的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嘿嘿……”今天就能上吴敏了,任她怎么说吧。

 

“白天先把样子收拾一下,别邋邋遢遢的,让表姐反感。”柳青瑶像是个被抢了糖的小姑娘,要多幽怨有多幽怨。

 

我才不管她心情好不好,今天是吴敏排那个的日子,也是我大喜的日子,这二十多年的处.男生涯,今天就能作别了。

 

这天我特意出去了一趟,理了发,然后将应聘工作时才穿的那件西装也找了出来套在身上,镜子前一照,赛过了刘德华!

 

让吴敏的孩子遗传了老子的基因,也不算辱没了他!

 

我从房间出来,在客厅里见到吴敏的时候,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寒着脸,一点即将跟我啪啪啪的觉悟也没有。

 

当然吴敏也不是一点准备没有,今天的她明显化了淡妆,白色的包臀短裙,肉色的丝袜,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细高跟皮鞋,加上她那张冷傲的俏脸,显现出一幅女御姐的风范。

 

注意到我在看她,吴敏嘴角勾起一丝冷意,“我这都是为了能够怀孕,你可别想多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也不跟她犟嘴,反正不管为了什么,今天你是逃脱不了被啪啪啪的命运,我决定到时候让她知道哥哥厉害,后悔这么久以来对哥哥这种冷嘲热讽的态度。

 

万事俱备,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用眼神瞟了一下柳青瑶,提示她在这里已经碍眼了。难不成这妮子要在旁边观战,或者直接三批?

 

想到这里我再看柳青瑶的眼神就不那么纯洁了,反正这妮子也不是什么的纯洁的少女,早已经跟吴敏不知道玩过多少次拉拉了。那层膜更是不知道交给了五指山,还是某某工具!

 

柳青瑶瞪了我一眼,说,“这次表嫂一定能够成功的,你们要加油哦!”

 

吴敏冷着脸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我,“跟我上楼吧!”

 

原来要在楼上啊!我心中暗喜,终于要进入正戏了。

 

我抑制住心头的激动,跟在吴敏身后往二楼走去。从后面正好看到她婀娜的身,和那已经完全已经熟透了翘.臀,我暗暗打定主意,一会儿一定要从后面狠狠的上她!

 

“把门关上!”进了房间,吴敏冷冰冰吩咐我说。

 

我随手将门关上,心里冷笑,都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高傲,老子就是得不到你的认同,也同样能够占有你,即使有了孩子不能跟老子姓,那也是老子的种!

 

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也不用压制自己的欲.望了,心里那团已经熊熊燃烧的烈火,如火山一般彻底爆发出来。

 

我一个箭步追上还未走到床沿的吴敏,伸手就将她拦在了怀中,两只大手也随之攀上盛峰,然后狠狠的揉.搓了两下。

 

吴敏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在短暂的失神后,呵斥道,“梁明,你要干什么!?”

 

“借种啊!”我畅快的笑了一声,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一把将吴敏抱了起来粗.暴的扔在了床上。

 

今天我就是要好好虐你,让你后悔这一直以来对我的百般羞辱和嘲讽,让你知道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且这还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何必客气?

 

这一刻,我不但心里的浴火被点燃,同时点燃的还有我作为一个男人的野性!

 

“不要!不要这么粗鲁……”吴敏好像被我的动作和模样惊呆了,满脸的惊慌。

 

吴敏惊慌的叫声不但没有让我停下来,反而越发勾起了我的野性,我饿虎扑食般的扑了上去,狠狠的将她压在了身下。一只手狠狠的将她的外衣扯开,另一只手已经来到了两腿之间。

 

此时我分明感觉到吴敏如触电般悸动了一下,本想张口呼叫的声音也噎在嗓子里。

 

果然是个贱.人,竟然喜欢挨虐!那我就更不能客气了!

 

一低头,我就堵住了她的嘴巴,这回喊吧,喊破喉咙也喊不出来了!我心里邪恶的想着,不过令我意外的是,一只柔软嫩滑的小舌竟然随着我们的接触滑进了我的嘴中。

 

一边感受着小舌的香甜嫩滑,我也没忘了正事,一只手已经在吴敏的胸前狠狠的揉.搓着,令吴敏喉间不住的发出沉闷的声音。而我的另一只手,则深入幽地,在察觉到丝袜的阻隔之后,随之粗.暴的撕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