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手脚并用紧紧缠在沈天时的身上,兴高采烈地一直东张西望,甚至还冲他撒娇一口一口叫着爸爸的人,怎么会是她!

她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

她是疯了吗!

守在门外的周淮听到里面传来‘咚’地一声不小的响动,心倏地一提,他扒在门口悄悄往内望了眼,看到自己的手机被丢出去老远,而林笙月的脸上此刻已然失去血色,一片惨白。

这明显是被吓得不轻。

周淮不禁有些担心,想进去宽慰林笙月点什么,但又觉得这个时候,林笙月应该更希望一个人待着。

他只好在门外继续等待。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里面都没再有任何动静,周淮心里有些焦急,正准备再去偷看一眼,可他才刚动弹一步,就看见林笙月从屋内走了出来。

周淮赶紧上前,“林小姐,您没事吧?”

林笙月把手里的手机还给周淮,声音平淡道:“我没事,谢谢你了,周助理。”

周淮仔细看了看,林笙月现在面色已经恢复如常,整个人看上去十分镇静,确实不像还有事的样子,可不对啊,他刚才明明看到林笙月脸色十分吓人来着。

林笙月还完手机,默默地继续朝外走去。

“林小姐您这是去哪儿?”周淮见状问道。

 

“学校还有课,我回去上课。”

周淮‘哦’了一声,他目光落在林笙月逐渐远去的背影上,又狐疑地看了几眼,却依旧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难道是他想多了,林小姐其实压根一点也不在意昨晚的事?

就在周淮纳闷的思考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沈天时的电话。

他麻溜地接听,沈天时吩咐他再去公司跑一趟,拿份文件。

周淮开口正要应下,忽而想到什么,他话一下咽回了嗓子眼儿,然后懊恼地拍了把脑门,糟糕,boss今天会让他把工作带回来工作,那一定是为了陪林小姐,他刚怎么就让林小姐一个人那么走了呢!

做了快十年的助理忽然犯这种糊涂,周淮预感男人要是知道自己一定免不了一顿责罚,但他也不敢知情不报,于是小心翼翼道,“boss,我刚在楼下遇到林小姐,她说要回学校,一个人走了,您看要不要我……”

‘去把林小姐再追回来’还没说出口,那边传来男人沉下来的声音,“你说什么,她走了?”

周淮隔着屏幕身体都不由地一激灵,妈呀,果然有点大事不妙了啊。

“立刻备车。”男人很快又吩咐道。

“是,boss。”周淮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连忙去发动车子了。

这边,林笙月一走出鎏金园,脸上的从容淡定便不复存在,脚下的步子也不复平稳,她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一路不停地向前狂奔着。

她生怕男人什么时候知道她不告而别,会再追出来。

实在太羞耻了,她昨晚的所言所行完全超出了她现有的认知,如果不是十多年来吸收的科学的经验知识支撑着她,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她现在自己都感到十分无地自容,更别提怎么面对那个男人了。

所以她只能逃。

逃的越远越好。

然而,林笙月拼死拼活地跑了还不到五分钟,身后就响起一阵轰隆隆的引擎声。

她心骤然一紧,不是这么快已经追过来了吧?

林笙月连回头看一眼都顾不上,只更加卖力地向前跑去。

可两条腿终究是抵不过四条腿的轮子,不过几秒钟的功夫,熟悉的黑色迈巴赫便横身停在她面前,截住了她的去路。

林笙月一看果真是男人的车,她面色一变,飞快从车子的一侧绕过去又继续往前跑。

沈天时透过车窗看到女孩见到他非但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跑的更快,他轻笑一声,随即打开车门,长腿一迈,三两步追上了女孩,“还敢跑?”

他将她的手腕牢牢扼住。

林笙月头也不回地奋力挣扎起来,“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沈天时一个用力把女孩的身子扭过来,按住她的肩膀陈述道:“林小姐,你该不会是忘了,你半小时前才刚承诺过要回报我,在鎏金园陪我七天,现在背着我偷偷离开,林小姐是打算言而无信?”

林笙月此刻哪里听得进去。

她一看到男人的脸,脑子里恨不能赶紧拔掉的有关昨晚的那些画面像是瞬间有了‘参照物’,变得清晰形象起来,她头皮都要炸起来了。

“沈天时,你快放开我!”

林笙月实在抵不过男人的力气,又挣脱了几下没挣开,情急之下,她俯身下去照着男人其中一只手臂使劲儿一咬。

沈天时被咬的吃痛,他微蹙了蹙眉,并没有松开对女孩的禁锢,而是双臂将她环住,紧紧锁在怀里。

“啊——”

沈天时听到女孩口中忽然溢出痛叫,看着她眉心一紧,“怎么了?”

林笙月白皙的脸拧成一团,十分痛苦地喊道,“疼疼疼,我的背好疼,沈天时你快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