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的表白都是不一样。”

“告诉我,要怎么投胎才行?”

弹幕十分热闹,慕卿卿假装没看见,赶紧把话题给分开,她不想一直被观众注意,姜棋顺着她的意思转移话题。

今晚是颁奖典礼,也是圈内的头等大事,慕卿卿就坐在第三排当中,前面全是前辈,她看着自己出现在入围的短片中。

坐在她旁边的是黎颐雯,黎颐雯出演了某部电视剧的女配角,戏份不多,但也在邀请的名单中,她特意陪慕卿卿来参加,因为顾斯年缺席了。

“斯年不来,你真的不会觉得遗憾?”黎颐雯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问。

慕卿卿摇摇头,“老实说,我还不想他来,毕竟我不会拿奖。”

“你就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吗?”黎颐雯笑了笑,慕卿卿笑着说,“我第一次拍戏,能入围已经很优秀,我要知足了。”

“这么重要的场合,斯年应该坐在我这位置。”黎颐雯无奈的说,“可惜,他太忙了,多久没回家了?”

“一个月了吧。”其实是一个月零三天,慕卿卿跟他也分开这么多天,她每天都记得很准时,而他也真的很忙。

通宵已经是家常便饭,隔着时差,他要处理国内外的事,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一天有四十八小时的铁人,慕卿卿也没有给他惹过事。

他不在国内的时间,她偶尔工作,大部分时间都去陪顾斯年的父母,顾林雪知对她也没那么生气,只要他们不提起她进娱乐圈的事,还是可以相亲相爱。

“这么久!”黎颐雯的声音高了几分。

“嘘。”慕卿卿给了她一个眼神,这还在颁奖典礼上,她们不能太大动静。

颁奖的是上个世纪非常有名的前辈演员,一男一女站在上面,年过六十却还是很有气场,样貌并没有因为岁月留下太多痕迹。

“接下来,我将宣布这届的女主角!”老牌女演员笑了笑,一旁的老牌男演员挑了挑眉,“哇哦,确实很精彩。”

女演员继续开口,一字一字道,“慕卿卿。”

“哇!”底下一片掌声,慕卿卿听见自己的名字,她懵掉了,直到身旁的黎颐雯抱着她,她缓缓地站起身。

“恭喜啊,卿卿,你拿奖了!”黎颐雯的声音很激动,“快上去拿奖。”

慕卿卿渐渐地回过神来,屏幕里还有关于电视和她的介绍,她刚出道没多久,凭着精湛的演技,拿下了最佳女主角。

慕卿卿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哭出来,走上台去,接过前辈给她颁奖,她站在麦克风前,深吸了一口气。

“谢谢,谢谢大家。”慕卿卿笑着说道,底下渐渐安静下来,注意力全部转到她身上。

站在台上的她光芒万丈,成为了所有人的瞩目,慕卿卿的脑子有些混乱,她多希望顾斯年就在这,可惜他不在,此时的他可能隔着时差,还在补眠中。

 

“我妈妈以前是演员,后来为了家庭退出娱乐圈,我入行也是为了完成她的心愿,如今我站在这,可以告诉她,我做到了!”慕卿卿笑了笑的说。

所有人都知道慕卿卿是顾家人,而她站在这,还是直播形式,慕卿卿知道明天的头条会是她拿奖,还有带上顾家的名义。

慕卿卿发表了一番得奖感言,感谢剧组感谢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最后补了一句。

“其实我最想感谢是我先生顾斯年,没有他,就不会有我站在这,他永远支持我陪伴我,并且鼓励我。”慕卿卿每一个字都十分有力。

“尽管他现在不在这,但我……”慕卿卿话音刚落,却发现底下一片尖叫声,她有些茫然的看向黎颐雯。

黎颐雯指了指她背后,她回头一看,屏幕里出现了某个男人,一个原本缺席的男人,此时坐在台下某个地方,在嘉宾席当中。

他来的很晚,所以跟一些特邀嘉宾坐在一起,旁边就是顾斯柏和陆随,还有宋骞他们,都是他的好朋友,就像是特意来给她撑场子一样,她事先并不知情。

慕卿卿彻底的红了眼眶,“我还是要谢谢他,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当你漂亮的小祖宗。”

话音刚落,顾斯年第一个站起身为她鼓掌,她笑了笑,大方的走下台去,直接奔去后台,周围是掌声四起,所有的光芒都包围她。

她想起很多画面,当初为了演戏,跟所有反对的人抗衡,就连顾斯年也在其中,如果不是他愿意放手,她就不会站在这里拿奖。

许久未见的男人,等不及的来到后台,一把拉着慕卿卿离开,她一路跌跌撞撞,才赶上他快速离开的步伐,最后两人上了车后座。

司机将隔板缓缓升起,慕卿卿的奖杯还掉在车里,慕卿卿被他握着腰肢,吻得快呼吸不过来,他抱着她在腿上,手渐渐探了进去。

“你、你怎么来了?”慕卿卿抽空中,回了一句,她声音娇娇软软。

“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能不来?”顾斯年笑了笑,她最近几次跟他打电话,都说颁奖典礼紧张,还没开始就已经安慰自己不会拿奖,下次再加油。

慕卿卿抱着他的脖子,“我好想你,我这么久没见你,你还偷偷出现,要是我刚刚没忍住在台上哭出来,你赔我啊!”

“你很棒。”顾斯年知道她委屈了,最近他忙的根本没时间陪她,而她毫无怨言,反倒是很关心他照顾不好身体。

“我当然很棒了。”慕卿卿抽泣的说着,“我可是慕卿卿。”

“嗯。”顾斯年又亲了亲她,“不哭了,嗯?”

“你来干什么,万一我没拿奖,多尴尬?”慕卿卿深呼吸了一口气,顾斯年笑了笑,“我相信你会拿奖的。”

“那我礼物呢?”慕卿卿软软的说着。

车子已经停在山顶,顾斯年牵着慕卿卿的手下了车,她有些疑惑,他脱下外套披在在她身上,目光越发的温柔又宠溺。

头顶烟花四起,周围的大厦外墙灯光全部亮起,一一都是为了慕卿卿庆祝,仿佛整个城市都在为她狂欢,她惊讶的看着顾斯年。

“你……”慕卿卿没想到他的庆祝礼物是这个。

顾斯年从口袋里掏出一刻钻戒,慕卿卿的目光变得亮起来,这是上个月在国外珠宝拍卖会上以十亿美金拍下来的钻戒。

“卿卿,嫁给我好吗?”顾斯年温柔的问,慕卿卿猛地点头,“我愿意。”

在顾斯年心中,她缺少的,他都会一一补上,就像这个迟来又正式的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