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林雪知生气许久,在这一刻看见慕卿卿急切的安慰,心头大石突然地松开,好像没必要跟慕卿卿计较什么。

就像顾斯年说得对,慕卿卿有自己想做的事,也不一定做个少奶奶才开心。

“没什么事,只是需要注意休养身体,我跟斯年爸爸商量过,会尽快把工作全部交接给顾斯年。”顾林雪知抽回自己的手。

慕卿卿察觉到自己的动作过了,她沉默了一会,“好的,我能做什么吗?”

“不用。”顾林雪知轻声说着,“这里有医生和护士看着。”

慕卿卿点点头,她看着顾林雪知转身就出去,而她跟在身后,顾林雪知让她等一会再进来,他们一家三口在病房。

顾斯柏打完电话回来,见慕卿卿一个人沮丧的靠在墙壁上,心情不太好。

“三哥要提早接过重担了。”顾斯柏轻声说着,慕卿卿抬起头看向他,“你也知道了?”

“二伯的确是打算退休,但也是计划三年之内,现在不得不提前,身体已经到了必须休养的程度,三哥未来一段时间,可以说压力倍增。”顾斯柏的声音很严肃。

慕卿卿可以想象出来那些压力有多大,而她似乎什么都帮不上忙,生意什么的,她都不懂,不由得想到录节目时,她还骄傲的说顾斯年根本不会把工作带进生活时间里。

顾斯柏看见慕卿卿脸色不太好,他拍了拍慕卿卿的肩膀,“三哥接下来可能会很忙,你多体谅体力他。”

“嗯,我知道的!”慕卿卿认真的点着头。

“现在不算什么,等以后老爷子去世,顾家的正家产大战才开始。”顾斯柏挑了挑眉,不以为然的说道。

慕卿卿没有心思听他说顾家如何,只是满脑子想着,要如何可以减轻顾斯年的负担。

隔了好一会,顾斯年才亲自出来,带着慕卿卿走进去,病房内的气氛很好,顾父的脸色有些憔悴,但是对着慕卿卿笑了笑,说起好久没见到她了。

顾林雪知就在一旁倒水,随后递给顾父,一家三口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慕卿卿的心情谈不上好坏,顾家的秘密还是太多了。

“我们刚刚才说起你,我昨天也看见你的综艺节目。”顾父一说,慕卿卿瞬间就不好意思,“我并不是故意高调。”

“我都不知道你跟斯年感情那么好了,当初还以为你们两个闪婚,肯定不能把日子过好。”顾父说着说着,跟顾林雪知笑了笑,“我就说吧,小两口感情好着呢,我们就别操心了。”

“年轻人的事,我管不着了。”顾林雪知坐在椅子上,语气里投着放弃管他们两人。

顾斯年牵着慕卿卿的手,他见她神情很担心,当着顾林雪知面,她又不能说什么,所以就这样安静的看着。

“爸爸,你身体好点了吗?”慕卿卿试着开口说,顾父露出和蔼的笑容,“没事,就是人老了,精力不够,好好休息就行了。”

 

“你们没什么事就回去吧。”顾林雪知淡淡的说,“时间也不早了。”

“不了吧,我们就在这陪着你们。”慕卿卿没有问顾斯年的意见,就这么说了出来。

顾父摆摆手,“真不用,三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有你妈妈在这陪我就行了,人多在这也没什么用。”

慕卿卿侧过头看向顾斯年,她很少看见他不说话的样子,他平常跟父母说话不多,但也不至于不说话,或者脸色很淡,似乎有心事。

“回去吧。”顾林雪知轻声说着,“明天再过来看。”

“好,那我明天早上过来!”慕卿卿马上就答应,开口问,“几点可以进来啊?”

“我要睡到自然醒。”顾父笑了一下,“我难得休息,可是要睡懒觉,你们别担心,我身体真没什么事。”

顾斯年点点头,没有再坚持,他了解父母的性格,说没事就没事,幸好只是高血压,没什么大碍。

“那我们先走了。”顾斯年也应声道,慕卿卿愣了一下,“要走吗?”

“走吧走吧。”顾父干脆扬了扬手,顾林雪知给了顾斯年一记眼神,“明早去老宅跟你爷爷谈谈,没时间就不用过来看,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顾林雪知还是把话交代清楚,顾斯年嗯了一声,就带着慕卿卿要走,慕卿卿叮嘱顾父好好休息,就跟着顾斯年一同离开。

外面的顾斯柏一直站着,见顾斯年他们都要走了,就跟了上去,慕卿卿听着他们两人聊工作,聊项目,事情似乎顿时多了起来。

电梯已经到了一楼大堂,两人的车子都各自在外面等着,到了大门口,慕卿卿感觉到有些冷,顾斯年马上开了车门,将她塞进去,怕她冷。

顾斯年回头看见顾斯柏就站在他的不远处,想跟他说点什么。

“真的不用我暂时回来帮你?”顾斯柏轻声开口问,顾斯年说,“不用,还没到忙不过来。”

“那我陪淼淼出国工作,要下周才回来了。”顾斯柏认真的说。

顾斯年嗯了一声,“去吧,我明天去见爷爷。”

“行,我走了。”顾斯柏说完,就走到自己的车子,上了车。

顾斯年也钻进车子里,慕卿卿刚想说什么,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周越有事要汇报,她脑海里想起顾林雪知说的,他接下来会很忙。

车子一路回家,顾斯年的的工作电话一个接一个,慕卿卿好几次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吞回去,哪怕他们到家,他的电话都没有停止。

在暂停的十秒,他只让她早点睡觉,他今晚会很忙,慕卿卿没有打扰他,也怕给他添麻烦,就点点头回去主卧。

慕卿卿拿着手机泡在浴缸里,她一时间不知道可以帮顾斯年什么,甚至有种要不要退圈,这样对他来说,减少新闻曝光,会更好?

慕卿卿盯着家里的压力,按下了熟悉的号码,给黎颐雯打电话,她是顾斯年的表姐,黎颐雯接电话很快,她把今晚的事都告诉黎颐雯。

“我听说斯年爸爸住院了。”黎颐雯早就听说,“不过,小姨不让我们过去,说太晚了,让我们明天再看斯年爸爸。”

“斯年爸爸要退位,全部工作都交给斯年了。”慕卿卿想想压力倍增,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退休是迟早的事,斯年现在也很成熟,完全可以接他爸爸的班。”黎颐雯安慰的说。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帮他。”慕卿卿软软的说,趴在浴缸边,看着窗外的夜景,“我想我可能退圈更好。”

“卿卿,他从小就被培养着继承者,这些问题是迟早都要面对,就算有没有你,他都有顾家的责任。”黎颐雯认真的说,“你在他身边陪他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