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能少说几句?”顾斯柏给了顾斯年一个白眼,“知道你今天公开了,很嚣张就是了,那也不用那么嚣张。”

顾斯年听着顾斯柏试图抗议,他笑了笑,“那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顾斯恒和宋蕴要回国了。”

“什么?”顾斯柏真的惊讶,睁大双眼看向顾斯年。

“宋蕴本想回国,被顾斯恒发现,他直接出动私人飞机,绑着宋蕴上飞机了。”顾斯年缓缓的开口道,仿佛在讨论别人家的八卦,而不是他那惹眼的堂弟。

顾斯柏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感觉等他们回国,有好戏看了?”

“宋骞估计亲自接机。”顾斯年挑了挑眉,这种接机到底是温和还是粗暴,到时候才知道了,至少看着不会太温和。

顾斯年忙的差不多,顾斯柏也要去接杜淼淼吃饭,两人在公司门口分开,顾斯年刚坐上车,就收到慕卿卿发来的提醒消息。

“一会不要太凶,我的助理们都害羞。”慕卿卿还在后面带了一个憨笑的表情包,“对了,你把周越也叫过来一起吃饭吧。”

“好。”顾斯年恢复了一句,抬起头对着副驾驶上的周越说。

原本周越要代替顾斯年去应酬,这一会就马上安排取消,所以夫人是打算叫他去缓解气氛,双方的助理都到场了。

慕卿卿她们提前到了私房菜馆子,周围是有人工湖,他们被周越安排在v的包厢里,坐在里面等着堵车的顾斯年和周越。

慕卿卿推荐了一些菜式给她们,平常也了解她们的口味,知道她们爱吃辣,点了好几道菜都是辣的,跟服务员另外点餐时,最后点了三四道菜是不辣的。

“顾总不爱吃辣?”甘芸笑着问,慕卿卿把菜单给了服务员,笑着看向她,“对啊,他每次都会陪我吃一点,我怕他胃难受。”

“你很贴心啊。”甘芸想到弹幕里对慕卿卿的质疑。

“这是我的优点?”慕卿卿笑了一下,林簌簌小小声的问,“你平常跟我们一起很爱吃辣,是因为没有顾总,可以放飞自我吗?”

“差不多啦,吃辣这种事,还是要有伴才有意思,谁让我们顾总是小少爷,从小吃西餐长大的。”慕卿卿撇了撇嘴,假装嫌弃。

“我之前看八卦说,顾家每个小少爷小姐从小长大,都有指定的佣人贴身照顾到大。”林簌簌好奇的问。

慕卿卿想了想好像是真的,“应该是真的,我们家阿姨比我还了解我老公。”

“咚咚咚。”包厢门声音响起,慕卿卿喊着进来,门刚打开,所有人都站起来,除了慕卿卿以外,走外面进来的男人自带气场。

“顾总好。”三人异口同声的喊道,顾斯年点点头,“抱歉,来晚了。”

顾斯年的视线直接落在慕卿卿身上,周越在后面跟大家热情的打招呼,之前他去过片场几次,所以跟慕卿卿身边的人关系还不错。

有周越在带动气氛,大家很快就聊到一起,顾斯年坐在慕卿卿的身边,他话不多,慕卿卿想着他让人有压迫感,就不太让他说话。

只是今天的周越十分亢奋,连慕卿卿都没想过他话可以多到这种程度。

“周越喝多了?”慕卿卿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问顾斯年。

顾斯年嘴角微微上扬,“不是说你的同事容易害羞?有他在,不存在害羞。”

慕卿卿给了他一个眼神,还是你厉害,提前安排好活跃气氛。

这顿饭,大部分时间都是周越和甘芸在聊天,顾斯年时不时的会说几句,慕卿卿想到他可能不习惯,本身应酬就不聊这些生活趣事。

他们行业有各种八卦,顾斯年也不关注娱乐圈的事,聊的不多,慕卿卿也就随他,他们四人还是聊得很开心。

顾斯年在饭桌上,熟悉的给慕卿卿剥虾,她习惯的吃着,丝毫没有察觉到其他人的不对劲,众人只是有些惊讶顾斯年还会剥虾。

晚餐愉快的结束,慕卿卿让司机送甘芸她们回去,周越还要回去公司加班,慕卿卿跟顾斯年一同回家。

 

刚坐上车,司机发动车子离开,顾斯年解开了西装外套,慕卿卿笑了一下。

“谢谢你今晚的配合,没把我的同事吓死。”慕卿卿开着玩笑说道。

“我有那么吓人?”顾斯年挑了挑眉,对慕卿卿的话有些不满,“我以为我已经很温和了。”

跟商场上的他来说,确实已经很温和,虽然没有跟陆随他们兄弟聚会的随意和愉悦,今晚还是尽量圆场,在周越的引导话题下,顾斯年也聊了几句。

“你知道的,其实我现在也没什么朋友,蕴蕴她们都有很多事要忙,芸姐和簌簌她们跟我接触最多,我还是很想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慕卿卿认真的说出心里话。

顾斯年搂着她的腰,“我知道。”

“那你今晚心情还好吗?”慕卿卿小心翼翼的问,顾斯年挑了挑眉,“晚餐不错,期待今晚的睡前甜点。”

“……”狗男人又开始了,慕卿卿刚想说什么,顾斯年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顾林雪知的来电很着急,“斯年,你爸爸进了医院。”

声音不大,坐在顾斯年隔壁的慕卿卿都听见了,她脸色一惊,顾斯年挂了电话,让司机去医院,他的脸色顿时暗下来。

有那么几秒,慕卿卿不知道怎么安慰顾斯年,脑海里闪过各种不好的画面,她忽然的就害怕,害怕顾斯年家里出什么事。

他们一路赶去医院,顾斯柏也在这,顾斯年跟慕卿卿一起到达病房,这是隔了一断时见以后,慕卿卿第一次看见顾林雪知。

“妈。”顾斯年和慕卿卿同一时间喊着顾林雪知,顾林雪知看向斯年,“斯年,你单独进去看看爸爸吧。”

“我跟卿卿一起进去。”顾斯年坚持的说道。

顾林雪知摇了摇头,“我跟卿卿单独说几句。”

“你去吧,我一会再去看看爸爸。”慕卿卿对着顾斯年轻声说着,还轻轻的推了推顾斯年,“快去吧。”

顾斯年回头看向她,“那你一会再进来。”

“好。”慕卿卿点点头,顾斯年直接走进去,顾斯柏找了个借口去阳台打电话。

走廊上剩下慕卿卿跟顾林雪知两人,在顾林雪知的眼神暗示下,她们一同走到另一侧的小阳台,慕卿卿的心跳加速,心情更多的是复杂。

慕卿卿看见顾林雪知的脸色不太好,她一点都不想听见坏消息。

“斯年爸爸准备要退休了,身体不好,一直高血压。”顾林雪知缓缓的开口道,“斯年爸爸的工作将会全部交给斯年。”

“爸爸身体怎么样了?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慕卿卿心急的问,她对顾氏如何分配,顾家如何变动,一点兴趣都没有。

顾林雪知看见慕卿卿只关心顾斯年爸爸,似乎对自己说的事,没兴趣。

“三高,没注意休息,在家里起身的时候晕倒了。”顾林雪知到了现在,还有些慌乱,倒下去的那一幕,她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要不要给爸爸做个全身检查?”慕卿卿又说,“妈妈,你别担心,我一定会陪着你,我也可以照顾爸爸的,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顾林雪知预料中不是这样的画面。

不指望一个千金大小姐会做什么事,以往慕卿卿就在慕家过着千金大小姐的生活,后来家里出了事,又没多久嫁给顾斯年,他更没让她吃过苦。

慕卿卿满脑子都是斯年爸爸的身体情况,没有心思考虑其他事。

“妈?”慕卿卿握着顾林雪知的双手,以为妈妈太害怕了,“你别怕,我跟斯年一定会在这陪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