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戬指点着说道“哮天犬已经锁定了那些拥有神晶的人的气息,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就看戏,如果有意外,那就见机行事。

你看那个人是浮光城米迦勒……那边那个是幽冥界湿婆,如果有意外,你就对付这两个人……”

“我对付两个,那你呢?”

杨戬说道“浮光城还有一个路西法,幽冥界还有一个焚天,我盯着这两个人……不过我怀疑那个阿拉丁希伯来是裂玉谷的人!”

后羿皱眉 “裂玉谷的人修为这么垃圾?”

“裂玉谷的人修为不一定很厉害,但是心计却一定是一等一的,你要记住,裂玉谷的人的终极目的是削弱封印的力量,而削弱封印的最好办法就是杀死高阶修士……今天这个阵仗很像裂玉谷的人的手笔,如果今天在场的人全部死在这里,哪怕我们及时找回了神晶,这封印也肯定会在一年之内破碎,如果真那样了,我们两个肯定是会被作为替死鬼拿出来祭旗的……”

杨戬说着话,眼睛悄悄地打量后羿。

可是后羿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异样“你手下有梅山大军,肯定不会,但是我这个无依无靠的人就很有可能了!”

“放心,只要我不死,一定共进退……要死也是死在战场上!”

场中,盛世火莲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阿拉丁希伯来撇着嘴,不屑地说道“麦琪,你还就没有其他手段使出来吗?我这可是庇护之……”

可是他一个“盾”字还没有出口,那盛世火莲就全部砸在了庇护之盾上。

没有阿拉丁希伯来想象中的反弹,这由最低级的小火球形成的火莲直接庇护之盾上绽放,火焰冲天而起,瞬间向他身体蔓延燃烧过去。

“怎么可能?难道庇护之盾是假的?”四周响起无数的惊呼。

“我草……那阿拉丁牛逼哄哄的,结果却是银样镴枪头……”

很多等着庇护之盾反弹,就会冲上去抢夺储物戒指的人急忙抽回迈出的脚步,心里将阿拉丁希伯来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

庇护之盾当然不是假的。

当然也不是真的。

真正的庇护之盾早已破碎,希伯来家族的庇护之盾只是其中最大的一块残片打造出来的仿品。

可哪怕是仿品,也同样具有反弹魔法攻击的能力。

阿拉丁希伯来神情巨变,却也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庇护之盾,身形猛退,大吼道“这麦琪要杀人灭口,她要杀尽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大家一起动手啊!只要杀了这个麦琪,我希伯来山庄的财富可以不要,大家抢啊!”

人群被蛊惑得蠢蠢欲动。

麦琪再厉害,难道还真能瞬间杀死所有人,抢了就跑,谁能拿我怎么样?

可是麦琪却没有继续出手,撑起了一个魔法盾,神色冰冷地盯了阿拉丁一眼,立即垂下了眼睑,十指上都有微弱的魔法波动。

她神情凝重,因为她这时候已经被十几个大势力的主持人包围了。

 

刚刚阿拉丁希伯来的话引起人群骚动,其中最在意的恰恰是这些掌门。

毕竟自己老底都被人掏空了,万一被人浑水摸鱼了,找谁哭去?

当然,这十几个大势力的主持人中有没有浑水摸鱼的,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反正颜开是只对五岳剑派的五个联盟势力下手了。

麦琪不说话,也不看人,只是专心地融合着指尖的魔法。

一个身材魁梧,神情阴冷,手里持着一柄阔剑的花衫老者上前一步,冷冷地说道“老夫嵩山派左霸天,还请麦校长将我们五岳剑派的东西还回来,只要你还回来,我们五岳剑派保你平安离去!”

左霸天说话,他身后的四个同样一身花衫的人,手里的长剑牢牢地锁定了麦琪。

他们分别是华山、衡山、恒山、泰山掌门,衣服上的花纹就是各大山门的标志。

麦琪强压怒火,冷声道“你能代表你身边的所有人?”

左霸天神情一滞“你当然也需要将其他势力的东西还回去!”

麦琪冷笑“以为你多牛逼呢!只要你将你身边其他人都杀了,我就将我身上所有的储物戒指交给你!你做得到么?”

她这话一出,其他势力的人略微一阵骚动,在外围将五岳剑派的人锁定了。

麦琪在最中间,其次是五岳剑派的人,再其次是其他各大势力的人,最外围是想趁机捡便宜的人。

形势非常严峻。

麦琪略微抬起头,扬声道“我不知道大家凭什么就认定是我偷了大家的东西,在此我声明一句,除了希伯来家族,我没拿过任何地方的东西,更没有去过你什么五岳剑派,六岳剑派,我言尽于此,大家要动手就来吧!我只怕有人巴不得我们在这里大打出手,只要我们打起来,估计裂玉谷的人一定笑得很开心……”

有人皱起了眉头。

左霸天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四大掌门,他们都想到了宝库里面那一句“杨戬、后羿到此一游”。

他们知道杨戬、后羿,却不相信杨戬、后羿会做出偷鸡摸狗的事情。

尽管心有疑惑,可是眼前已经箭在弦上。

左霸天冷冷一笑,阴恻恻的声音犹如锉铁锈“麦琪校长,你说不是你,请你拿出证据来……”

“你说是我,也请拿出证据来……”

阿拉丁希伯来刚刚站定身形,闻言大呼道“证据就是你手中的储物戒指,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随身携带这么多储物戒指?你身上这么多储物戒指,显然是作案太过频繁,急切之间没来得及收藏……”

“我这些储物戒指是从你家和一些不开眼的东西的手中得……”

哈哈哈哈哈哈……阿拉丁希伯来一阵忘形大笑,倏然住口“麦琪,你终于亲口承认了,其实你从我希伯来家族偷了东西,刚离开就暴露了身形,我一路追踪,见到你进入了华山派的地盘就消失了身形,我守在山下,接着又见你进入了衡山派,很快又进了嵩山派……现在人证物证具在,你个贱人居然还要狡辩……”

阿拉丁希伯来这番话漏洞百出,人群里有些明白人皱起了眉头。

可是麦琪却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火,大骂一句“放你娘的屁……”,根本不管五岳剑派的人锁定自身的长剑,身形化作一道旋风陡然拔高,手里瞬间出现一道雷霆长枪,猛地向阿拉丁希伯来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