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改头换面,又连续使用了十几次时空闸门,麦琪出现在山姆帝国首都华世丹,茫然道“偷什么?怎么偷?”

杨婉妗随着麦琪的视线扫出,她也有些茫然。

这是她们两个再四商量确定的地方,可是叫两个从没有做个贼的菜鸟偷东西也实在是有些难为她们了。

杨婉妗知道颜开需要大量资源建设桃源小世界,可是到底需要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了。

她是建设过昆虚界的。

可是昆虚界的建设却是直接截取的大世界一角,然后用造化玉碟残片封印。

这样的小世界一旦建成就无法改变,也无法成长,但是桃源小世界却属于成长型小世界,理论上甚至可以成长成一片星域。

当然,这样的小世界如果不受干扰的自行成长也是可以的。

不过需要的时间却是无法计算的。

麦琪说道“这么繁华的一座城市,偷什么?总不能偷几个棒棒糖吧!

何况,整个华世丹很明显处于外松内紧的状态,又怎么偷?”

她可不像颜开不但拥有匿影的能力,短距离有瞬移,逃跑有暗影雷光,远距离可以撕裂虚空,最关键的是,颜开还拥有随时随地随心所欲改变自己外形的能力。

魔法师的能力大多是适合远距离的正面对抗,总不能为了抢个棒棒糖,就开个时空闸门跑路吧!

何况这是抢,不是偷了。

杨婉妗倒是会很多潜行瞬移之类的技巧,可那些技巧都是植根于道法,以麦琪这炼气期都没有的身体,根本施展不了。

麦琪杨婉妗两个女人在识海里想办法,老半天都拿不定主意,却不知道自身已经被层层叠叠地包围了。

当初杨婉妗的分析是对的,为了抓她,全世界都部署了眼线。

她们更不知道,就在她们改头换面的时间里,颜开已经又偷了十几个地方。

别的不说,单是吃穿的东西,已经够桃源小世界里面的几十万人用上几百年。

可以说全世界储藏的物资,起码有十分之一进入了颜开的口袋。

一些小国家的经济直接崩溃了。

现在全世界都在抓大盗,单是有用信息的悬赏就已经到了百亿天行币,也就是一百块神晶,如果直接抓到了人,那就是一万神晶。

这样的财富,就连一些无关的大势力都心动了,更何况普通修者老百姓?

一百、一万这样的数字看起来非常小,可是要注意后面的单位,那可是神晶,是天行大陆根本不出产的神晶。

利用好了,理论上一块神晶就可以培养出一个元婴修士出来。

如果渡劫的时候,身边能够带上几块神晶,能够极快的恢复灵元的消耗,增加渡劫的几率。

魔法师更是可以事先将魔法镌刻在神晶上面,需要使用的时候直接扔出去就是。

不仅如此,神晶因为不是天行大陆的产物,传说通过神晶,可以更容易获得后土缘的机会。

至于普通人,如果能够保住自己的财富,只需要一块神晶的财富就可以娶上千百个老婆,过上逍遥放荡的日子。

 

财帛实在是动人心啊!

当然,如果单是这样,真正的大势力也不会出动。

可是在颜开对五岳剑派出手后,也有人浑水摸鱼,居然偷了好几个大势力的藏宝库。

五岳剑派本来是秘密调查,毕竟自家的老底都被人搬空了实在是丢脸的事情。

可是在其他势力被盗的消息传出后,五岳剑派之首嵩山派的掌门左霸天发布了自家被洗劫一空的信息,接着希伯来家族也发布了相似的信息。

浑水摸鱼的只是偷了一些看得上眼的东西,可现在居然有人连锅一起端了。

特别是左霸天发布出来的监控视频,只见藏宝库里面东西不断消失,却找不到任何人下手。

天下瞬间哗然,各大势力人人自危。

那些本来还在观望的大势力也坐不住了,可以说,现在全世界都为了抓住这个大盗而疯狂了!

偏偏麦琪所谓的改头换面不过就是将披肩长发挽起来,白色的裙子换成了黑色的裙子,上百个储物戒指依然叮叮当当地提在手里,更过分的是居然还毫不防备地连续使用了十几次时空闸门。

在这个全民都是捕头的时刻,空中就算飞过一只蚊子,都有人会捉来分辨公母,何况是她这样一个美到没朋友的大活人?

不过这些围捕的人非常谨慎,只是远远地锁定目标,却不急于出手。

人家敢这样嚣张地露面,肯定是有几分本事的。

更何况,这个时候,谁想做出头鸟,那绝对是挨枪子的货!

财帛虽然动人心,但是也要有命才能享受。

毕竟虽然像钻天鼠那样好色如命之徒很多,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色迷心窍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悬赏显然拿不到了,可是那么多储物戒指随便捡走一个就够了。

一个个打着自己的小心思,一双双眼睛都冒着绿光

当然,人群里也不乏被盗的苦主。

不过这些人锁定的却是人群。

在他们的心里,要拿下麦琪轻而易举,可是却害怕有人浑水摸鱼。

等麦琪回过神来,虚空已经定住了,方圆几百公里连一只蚊虫都无法进出了。

“真是找死……”麦琪恼怒不已,绝美的脸上满是寒霜,扬起手就要不管不顾地杀人。

“别冲动,情况不对,高手太多,你最好是趁乱逃走……”

杨婉妗正在劝阻,可是麦琪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正在上蹿下跳的熟人,忍不住怒喝道“阿拉丁希伯来,这些人是你找来的帮手?”

麦琪显然错误理解了事情的严重性,以为这些人都是阿拉丁希伯来找来报复的帮手,暗自后悔在希伯来山庄没有下杀手。

混江湖,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阿拉丁希伯来见麦琪直接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却再没有当初唯唯诺诺的姿态,昂首挺胸而出“麦琪,在场的朋友可不是我找来的帮手,他们都是你的苦主……”

麦琪喝道“不是你在上蹿下跳?”

阿拉丁希伯来冷笑“我这可不是上蹿下跳,我只是将你的可耻行径公告天下罢了!

从你偷偷对我希伯来山庄下手后,我就悄悄在调查跟踪,没想到这个视天下英雄如无物,偷遍天下的强盗居然是堂堂罗欣大学的校长!”

“我才来到这里,还没偷……”

麦琪话一出口,杨婉妗差点气哭。

尼玛,这不等于不打自招吗?

果然,四周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