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魔大人,是这样的,前些时间,山姆帝国刚好要出口一批粮食,却发现粮仓里颗粒不剩,当时只以为是贪污分子,后来有一个罗欣帝国的大人物出来说,他们家族也遭殃了,后来又陆陆续续有国家报告遭劫,这才发现天行大陆出现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大盗,搬空了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宝库,大型工厂、超市的仓库,而刚好圣魔大人这段时间连续使用传送阵,手里又拿着这么多储物戒指……”

麦琪知道自己背锅了,怒火中烧,却对这些小虾米失去了杀心。

杨婉妗劝道“斩草除根,多少大人物毁在不起眼的小虾米手中,何况你还不是大人物……”

她要是不加最后一句,麦琪可能就听了。

因为麦琪施展出亡灵序曲就没有想留下活口。

可是杨婉妗偏偏有了最后一句话,麦琪直接收来亡灵序曲的魔法,冷冷地喝道“都给我滚……”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我愿意……”麦琪冷喝一声,直接走向了传送阵。

杨婉妗叹息道“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

“杨婉妗……你不要太过分了……”

杨婉妗用满是同情的语调说道“我的确过分,可我只是不想你简简单单地就被人害死了……麦琪大姐,用你那一钱五的脑子想想,既然这么多人追踪过来了,那这个传送阵还能用吗?

我敢肯定,这个传送阵绝对不能再使用了,你一旦使用,保证你一冒头,迎接你的不是刀剑就是人群!”

 

又是大姐,又是一钱五的脑子,麦琪本来已经气得不愿意再搭理杨婉妗,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她只是有些膈应杨婉妗,她只是江湖经验不足,又不是真的蠢货。

当然,还有一点,她其实不知不觉间已经认同了杨婉妗。

不然,在希伯来山庄的时候,她也不会主动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杨婉妗。

杨婉妗笑道“你手里拿着这么大一串储物戒指,而刚好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大盗,偷遍了全世界,加上你又在世界各地来回穿梭,于是你就成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大盗……刚刚你要是心狠一点,直接……”

杨婉妗本来想说刚刚直接下杀手,不要放走任何人的,却也知道再说无益,“不过也迟了,你一现身,估计信息就传了出去,我猜测要么是这一座传送阵,或者是下一座传送阵肯定被人动了手脚,无论你输入什么坐标,肯定都会落在陷阱当中!”

麦琪有些忐忑地问道“我该怎么做?”

她虽然机缘巧合当上了罗欣大学的校长,可是闯荡江湖的经验却基本上等于小白。

就拿先前处理希伯来山庄的事情来说,如果是一个老江湖,多半会悄悄潜入看看颜开在不在,或者可以抓一些关键人物来交换人质,绝不会一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喊打喊杀。

要是遇到狠角色,先来个毁尸灭迹,就算毁了希伯来山庄又有何益?

退一万一步来说,既然已经剑拔弩张了,那就绝不能草草地刮一层地皮就走人。

既然得罪了!

那就得罪到死!

不过杨婉妗的记忆也不齐全,一时间也想不到一个稳妥的办法,却知道那个真正的大盗肯定是颜开,那么抓不到麦琪,肯定就会去找颜开,灵光一闪,还真被她想到了一个完美的办法“把这个传送阵毁了,你使用时空闸门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改头换面,也去偷!”

“我为什么要去偷?”

“别人误会你是大盗,你不去偷一下,怎么对得起别人的误会?不偷一下,怎么能够解气?我们不但要偷,还要大偷特偷……”

“也对啊!”

麦琪迷迷糊糊地被杨婉妗忽悠瘸了,直接使用时空闸门远离了开去。

当然,杨婉妗这样说,也不完全是忽悠。

她只是想帮颜开罢了。

她觉得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分担颜开的危险。

这些陷阱看起来是针对麦琪的,但又何尝不是针对颜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