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颜开停留的地方根本没有规律,有时候连续在山姆帝国转悠了几个地方,有时候明明上一刻还在山姆帝国,下一刻已经去了白熊帝国。

麦琪驻足,可是那些被有心人派出来监视她的人却有人按捺不住了。

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哥一个人上前就能拿下了,哪还需要布什么局?

不少人渐渐失去了耐心。

贪功本就是人的天性。

一个歪嘴斜眼的男人,捏着两缕鼠须,大步上前,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我观姑娘本是清雅之人,奈何从贼,还请退回赃物,我保姑娘富贵平安!”

可是麦琪却在神游天外。

鼠须男稍微加大了一点声音说道“姑娘,我钻天鼠可是江湖上有名有号的人物,你跟了我不亏……”

周围的其他人大哗。

钻天鼠的确在江湖上有名有号,不过是淫名。

无数人听到这个名号之所以大哗,就是因为钻天鼠这个名号响亮,却从没有知道他的真面目。

淫贼本就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可现在为了美色居然公然露面。

当然,更多的人是不忿。

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跟了你这样一个三分像人、七分倒像鬼的家伙还不亏?

跟我还差不多……

有些人甚至忍不住揽镜自照了!

当然也有有心人暗自恼怒钻天鼠打草惊蛇。

别看眼前只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却是可以瞬间盗遍全世界的流弊人物,万一被惊扰到了,那可……

果然,麦琪冷冷地转过身“你在跟我说话?”

“是!我完全是为了姑娘好!跟了我不……啊……”

 

这钻天鼠不惜暴露身份,当然也是有所凭借的,他会炼制一种瞬移破阵符,哪怕是被关在小世界里面,也能轻易逃脱。

可是这次他本来自以为得意,却没想到麦琪一把就抓住了他的一只手,甩开膀子抡圆了狠狠地砸在地上“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老娘砸死你……”

嘭……

“老娘砸死你……”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可能解决问题的方法不一样。

效果也许会异曲同工。

但是没有任何手段有暴力的反抗更令人震撼。

当然,有时候暴力的手段也是最有效的。

麦琪作为堂堂的圣魔法师,可能有千百种温柔的方式能够将钻天鼠轻易杀死。

可是她选择了暴力。

骂一句,砸一下,每一下都是鲜血飞溅。

也不知道砸了多少次,麦琪的手里只剩尺许长的半截手,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想活命的,留下储物戒指……滚……”

追不到颜开,她本就生气。

而这些人这么明目张胆地盯梢跟踪,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刚刚那暴力的狂砸本就震慑了很多人,而一般出来跟踪的都不可能是大人物,现在听闻麦琪的话,一个个犹如惊弓之鸟飞速逃窜。

这些人速度快,可是麦琪却只是弹指,一个个的小火球犹如跗骨之炎无视空间的距离,直接在那些逃跑的人身上燃烧。

虽然她对魔法融合的理解还不到位,但是魂命双修之后的魔力本就带着混沌气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麦琪已经走在了混沌魔法的路上,任何一个小魔法的威力都不可小觑。

麦琪迈着优雅的步伐,伸手从火中摘取了一个个的储物戒指,回头道“你们怎么不跑?”

“请圣魔大人饶命,我只是路过,我真的只是路过,这是我的储物戒指……”

“圣魔大人饶命,我上有八十岁老母…………”

“圣魔……”

麦琪冷冷地说道“你们追踪我干什么?”

众人“……”

麦琪指尖弹出几颗冰球,几个人瞬间变成了冰雕,她突然上前,暴力的一拳砸在冰雕上,瞬间变成一地碎肉。

拍拍手,麦琪随意地说道“我再说一次,追踪我干什么,我不想听什么假话,杀人我也是不在乎的……”

说着,手里挥出一股黑暗气息,地表瞬间隆起,一具具腐烂的尸体、残破的骷髅爬出,一柄柄骨刀抵在了在场之人的心窝。

暗魔法亡灵序曲,能够将任何时候的尸体召唤出来战斗,最是阴毒无比。

特别是在大型战场上,如果某一方有一个会使用亡灵序曲的魔法师,那么死得越多,战斗力越强。

恶心的尸臭,冰冷的骨刀,阴暗的气息……现场充满一种地狱的气息。

麦琪一袭白裙,俏脸含霜,恰如勾魂使者。

只是这使者太过漂亮了而已。

可是现在却没人敢欣赏半分她的漂亮。

女人的温柔本就只是针对特定的人。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压力,哭喊道“是圣魔大人短时间之内取了全世界很多东西,于是各国王室向各大宗门求助想要抓住您,我们也不敢不来……圣魔大人,我上有八十岁老母……”

麦琪怒目“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取了全世界很多东西……”

“圣魔大人,英明神武,犹如九天仙女,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些凡俗之物,可是我们都是小人物,那些大人物要强迫我们来追踪,我们也无能为力,请圣魔大人明查……”

麦琪酥胸起伏“我明查个屁……把你们知道的给我说清楚,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