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权的老国王罕见地放权,只担任哥伦比亚广播的主席, 辞去维亚康姆的董事会主席。

“现在推选新的主席,提名候选人有, 菲利普多曼以及……”

菲利普多曼宣读名单, 语气低沉“莎莉雷石东。”

“嗯!”

除了事先通气的董事,其他人瞪大双眼, 被突如其来的一击搞得迷茫, 老国王没放弃女儿?

不该废黜驱逐, 雪藏圈禁吗?

选举必定会告知候选人, 菲利普多曼显然有备而来,闭口不谈莎莉经营下拙劣的成绩, 光他祭出的计划, 就够吸引董事股东。

“派拉蒙与中影、大秦共同创立中美制作基金, 总值10亿美刀,三年内投资5部左右的合拍电影。”

上完开胃菜,再来一道“进口片引进份额提高到9部”的浓汤,然后是主菜。

“大秦—派拉蒙主题公园!”

董事们眼前顿时一亮,环球、迪士尼都在华夏建主题公园,派拉蒙入驻,有叶秦保驾护航,绝对的利好。

这么多好消息,以至于莎莉除了雷石东家族成员的身份,一无是处。

莎莉冷冷一笑,记下这些人的嘴里。

她闪电归来之日,就是剿灭叛臣之时!

新一轮的投票开始,却没想到意外爆发。

领衔独董弗雷德里克竟然把票投给莎莉,他阵营的乔治等人,纷纷追随。

什么情况?!

尼克克劳利大感震惊,盟友的背刺?

但看莎莉,她一样难以置信, 毫不作伪。

萨姆凝着眉头,看到菲利普多曼神情恍惚,仿佛被背叛了一样,询问支持的理由。

“我支持她,只因为她是雷石东家族一员。”

弗雷德里克直接悍跳,老子保皇党。

萨姆顿时从容许多,反而露出满意的笑容。事已至此,董事分化,莎莉不再是极少数。

哪怕菲利普多曼带来持续的盈利面前,提振公司的业绩,维亚康姆集团照样是家族企业。

“莎莉!”

tv音乐网的总裁高举起手,乐不可支,莎莉竟然以一票优势,暂时险胜菲利普多曼。

9比8,18个人里,就差萨姆。

莎莉竟有些期待“父亲……”

嗡嗡嗡。

邮轮驶向南极,舷窗外一片海景。

叶秦躺在床上,耳边清楚地听到浮冰撞击船体,裂开、粉碎,有点像冷饮摊里卖刨冰的那种撕裂声。

眼睛瞅着iad,屏幕里正在播放《雍正王朝》,太子复立的那一集。

佟国维道“保举废太子的张廷玉倒成了忠诚吗?请皇上明示。”

“大胆!佟国维,今天当着满朝文武,朕告诉你,保举废太子的人,是少了些,除了张廷玉,四阿哥胤禛,十三阿哥胤祥。没准,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朕!”

滋滋,焦黄老爷子的康熙,比同样晚年期的陈道名,味儿正太多。

他琢磨着老年皇帝的声台形表,就在此时,卫星电话收到尼克克劳利的喜讯

菲利普成功啦!

“莎莉呢?”

”萨姆把她赶到全美娱乐,负责一家小小的电影院,但是这么羞辱的提议,她肯定是辞职。”

“她一定会诉讼,要警

“还不够……”

高大伟岸的男人凝视窗外,夜空极光绚烂多彩,像薄纱轻盈飘荡,他目光专注,似被风景吸引。

“还不够?”

大甜甜听力一向灵敏,叶秦的喃喃自语也逃不过。她害羞地捧着潮红未消的脸,没想到刚才完全抛却羞耻感,玩得那样的疯,辣个男人居然是这种感觉。

呦,难得秦帝又觉得自己行了!

她裹着厚实的被子,光脚下床,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展开被子,像饺子皮包馅儿裹藏他。

“别冻着了。”

吧唧,叶秦朝依偎在怀的大甜甜额头亲吻了一下,眉头凝着。

“在想什么呢?”她紧紧地搂着。

“在想你适合一个新戏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