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的帝国,庞大的权力,全掌控在铁腕独裁者萨姆一人手里,根本没有放权,给自己的孩子们派发多少股权,像莎莉手里20的股权,仅仅代持而已。

“菲利普,开始吧。”他病怏怏道。

菲利普多曼冲秘书们递了个眼色,董事们随即收到一份份有关议题的文件,放在最上面的,自然是两个季度、半年的报告。

一行一句,一个数字一个图表,无疑在彰显传媒帝国这艘银河战舰已经驶向正轨,全赖雷石东陛下的英明领导,以及自己这位丞相,一丢丢的功劳。

菲利普多曼问道”对此,对目前维亚康姆的运营情况还有什么异议,或者建议吗?”

莎莉不得不承认,就连她这个死敌也挑不出大毛病,引进叶秦,的确是力挽狂澜于既倒,但非要试探性地挑刺

“我不接受奈飞入驻,建议把哥伦比亚广播和维亚康姆合并,像迪士尼、华纳搞自己的流媒体。”

萨姆不言不语,摁动按钮,座椅上的电脑屏幕立马闪出单词

“no!”

皇帝,一口拒绝公主的请求!

“父亲……”

莎莉横下决心,从包里取出一份档案。

此时,菲利普多曼主持第一项议题,“根据规定,需要董事会投票决定是否通过莎莉手中的雷石东家族股权,转让给奈飞,开始投票吧。”

“慢着,在投票之前,我有话要说。”

莎莉突兀地站了起来,侃侃而谈起来,大谈特谈老皇帝萨姆年轻时南征北战,打下好莱坞传媒帝国的丰功伟绩,有那么一瞬间,萨姆神情微变,有所动容。

菲利普多曼眉头一凝,怀柔攻势!

一个眼神,弗雷德里克收到讯息,鸡贼地拍了拍掌,喝彩叫好道“维亚康姆有今天的辉煌,全靠萨姆。”

“哗哗哗。”

掌声随之响起,硬生生打断莎莉的施法吟唱。她撇撇嘴,被迫话锋一转“但人可以接受自然衰老,公司却不行,父亲虽然押中从广播到电视、从电视到电影的红利,却现在是流媒体的时代,迪士尼、亚马逊、苹果、华纳、奈飞……

维亚康姆独独失去了转型的黄金十年!”

“我们需要流媒体!”tv音乐网起哄道,“我们需要懂这个时代的人来掌管!”

“谁?”

萨姆眨了眨眼,浑浊的眼里迸发精光。

 

“我!”

莎莉直接站了出来,高举着健康证明“这是上次住院,主治医师做的心理精神诊断,他们判定他有阿尔兹海默症的前期表现,精神失能,我觉得,他已经没有能力掌控全美娱乐,甚至我认为,他已经被菲利普多曼操控……”

啪!

突然间,菲利普多曼扔来一份诊断报告。

“这是什么?!”莎莉一惊。

菲利普多曼笑道“oca测试,萨姆已经接受跟纽约房地产商一样的测试,这场满分30分的测试,拿了和纽约房地产商一样的分数,30分!”

莎莉脑袋一嗡,萨姆看在眼里,鼻子冷哼,“连房地产商都可以拿到30分,难道我会拿不到吗?4岁的孩子都可以做这样的测试!”

殊不知纽约房地商的继任,或许真拉啦!

“没有认知障碍,并不能证明没有精神失能,没有阿尔兹海默症!”

莎莉硬着头皮,终于做出“大逆不道”的逼宫“董事长必须让老年精神病医生再检查,检查他的精神状况!”

会议室里,哄堂大孝后,一片寂静。

董事们各怀心思,左看看莎莉,右看看菲利普多曼,脑袋飞速转动,公主逼宫,必须站队。

萨姆睖眼,点名法务部首席律师。

“阿尔兹海默症不代表无民事行为能力!”

律师抛出结论,祭出判例佐证,步步分析“被医院诊断为阿尔兹海默症的早期行为症状,没有对萨姆是否有民事行为能力进行判断,从医学的角度看,阿尔兹海默症有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并不等同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oca测试,可以作为萨姆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依据。”

莎莉心里咯噔一下,老国王明显是有备而来,她克制住惊慌“是不是具备,该由法院和医生来判断。”

“尽管来吧!”

萨姆感到心寒,眼神愈发凶狠“但是现在,开始投票,举手代表同意。”

老狮子怒吼,豺狼虎豹也不看戏,国王党、菲利普一党纷纷跟随举手,哥伦比亚广播、派拉蒙……

莎莉阴沉着脸, 双手抱胸, 自然不会举手,通过就意味着驱逐董事会,废黜太子。

萨姆也没有,目光扫视全场, 老眼昏花但不错漏任何一个细节。

bet电视网的诸侯在重压之下, 终于扛不住了,老国王一个眼神就服软, 竟然临阵倒戈。

tv音乐网直接哔狗, 依然强硬地不举手。

萨姆心里松了口气,对公司内部权力的流动暗自警惕。

“过半数, 同意!”

当菲利普多曼高喊时, 莎莉痛苦地闭上眼睛。

“父亲,我不会轻易低价交出我的股权,奈飞必须出到我合理的价格为止!”

缓兵之计。

菲利普多曼心头一沉,想靠收购案扯皮来拖延时间, 当初驱逐布伦特, 官司闹得沸沸扬扬, 最终老国王给废太子付了24亿美刀, 滚回封地,永不回京。

“菲利普, 第二项议题。”

萨姆年纪毕竟太大, 身体吃不消。

于是乎, 菲利普多曼紧急开启第二个议题,比第一个更至关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