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叶秦这么自信,直接出走国外?”

雷布斯坐在粗米的会议室,圆桌的四周都是高层亲信,他紧盯着卢十瓦道“如果我们让步,三七开,有没有可能来粗米商店?”

“不太好谈,神华也在跟踪,毕竟他是ate系列的代言人,去年ate20的销量能破千万台,他的全球影响力不可估量。”

“为什么粗米没有签下叶秦的代言,是代言费太低吗?”

卢十瓦无比苦涩,当然是嫌粗米lo呗,带佬,人家虽然支持国产品牌,可不傻。

雷布斯心里门清,自问自答“不是,是粗米的品牌还吸引不到全球巨星,所以必须做高端!”

一瞬间,一个个董事、高层说着流利的互联网黑话,建言献策。

“我常跟手下讲,雷总是我的偶像,做事一定要找到有台风口的地方,做一头会借力的猪……”

“现在,这个风口是什么?”雷布斯发问。

“动画是台风口,电影是暴风眼,《哪吒》连续17天破亿,已经38亿,《攀登者》下映的时候,也有三十多个亿,企鹅、阿狸、佰度、旺达,那么多企业都布局文娱。”

顷刻,李万强心里咯噔一下,作为粗米影业总裁的他,此时感受到被众人围观,包括雷布斯,有苦难言。

粗米影业虽然有10亿美刀的基金,但严禁制作、宣发,专搞电影投资,隔行如隔山,玩互联网的哪懂电影!

一投,一个亏。

雷布斯摆摆手,清楚几斤几两,连楽视、阿狸都让叶光纪干趴了,贾布斯跑路,鹿云赌输1亿,粗米进去送死嘛?

“我觉得,风口是游戏!”

“439亿?千真万确吗!”

鹿化腾看了眼任宇一,又低头盯着第三季度报告里的《原神》的流水,不免惊讶。

任宇一回答“米哈游不是上市公司,不会公布财报,以上收入都是估算,但全球移动端、c端、主机端所有收入加起来,的确在396到482亿之间。”

 

“上线才一个月,国服差不多20亿,全年岂不是200个亿!”

鹿化腾神情严肃,一本正经道“到底什么是二次元手游,我们能做出来吗?”

任宇一迟疑半会儿,摇了摇头“目前还在研究,现在版号批得严,倒逼行业出精品,换皮手游今后越来越没有市场。”

“实在不行向秦子取取经,再不行,能不能收购米哈游,它们估值多少?”

“没出《原神》之前,1200亿,刘伪他们本来打算上市,但因为90收入太依靠单一游戏,让上交所打了回来。”

“那么现在呢,还上市吗?”

“叶秦又投资啦,现在持有米哈游四成的股。”任宇一叹了口气,上市是为了啥?

融资啊!

米哈游缺钱吗?有叶秦在,根本不缺,那还上市干嘛呢。

“国漫之后,现在又进军国游。”鹿化腾搓搓手。

“还有国单,eic那边来的消息,叶光纪投资了一款国产3a单机游戏,开发的项目组是从咱们退出的《斗战神》的团队。”

“莉莉丝、斗战神、沐瞳科技,为什么全是企鹅的旧将?”

别问,问就是鹅厂不缺人才!

任宇一含笑不语,佯装不知。

鹿化腾感慨道“游戏界的黑暗降临啦,能不能约叶秦见一面,当面谈谈?”

“我约过,他现在去南极拍戏,可能国庆前回来。”

“南极?”

鹿化腾扶了扶眼镜“也行,国庆那天我跟他应该都在天安城楼上,e,阿狸溃败,旺达衰落,华宜崩盘,下一个,总不至于找我们企鹅的麻烦吧?”

“暂时不会,我们还是盟友!”

最后两个字,任宇一咬字加重,强调说“他还需要咱们帮忙拿下派拉蒙。”

“莎利,游说的怎么样?”

莎莉拖着疲惫的精神,踏月而归,别墅大厅里,布伦特以外,坐着潜藏在维亚康姆、派拉蒙的心腹们,零星几人,夺嫡班底。

“那是我见过最愚蠢最贪婪的女人。”

莎莉语气里充满幽怨,不就仗着纽约房地产商老爹嘛,胸大无脑,喜欢捞金!

布伦特焦急道“结果呢,同意,还是不同意?”

“同意,她会在必要时插手洛杉矶高级法院,当然,只是买个保险,靠我们在法律界的人脉,没人能推翻得了健康证明的权威性。”

莎莉拿出崭新的报告,斩钉截铁道“父亲患有阿兹海默症早期症状,精神失能,已经被菲利普多曼控制。”

“行动要快,莎莉,尼克现在打算把派拉蒙的i全部授权给那个华夏人的游戏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