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瞪了眼“还不是因为你吵着要跟过来,老老实实地吃你爆米花,看你的动画片。”

弟弟缩了缩脑袋,嘴里嘟囔哪吒有什么好看的,我要看《华夏机长》,我要看空姐,看小苒姐姐的空姐装。”

沈聪差点栽倒,卧槽,你是蜡笔小新转世吧,小小年纪不学好!

半晌,他们三人通过检票口,在影厅找到位置,刚一落座,弟弟依旧喋喋不休

“国产动画有什么好看的,都是拍给小孩子看的……”

然而,当电影正式开始,抱怨嫌疑立刻消失,整个人变得安安静静。

一直到哪吒度天劫,怒吼道“我去你个鸟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只有我自己说了才算!”

沈聪就是个大人,同样血液沸腾。

小舅哥更不必说,和影厅里年纪相仿的孩子们一样,“哇哇”叫个不停。

观影结束再出来,他嘴里挂着“我命由我不由天”,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突然间,停下脚步。

售票的前台,大排长龙,大把大把的孩子,嚷嚷着要买哪吒玩偶、魔丸贴纸……

队伍里还有漂亮的小姐姐,穿搭清凉,大秀颜值,关键各个扎着双丸子头,额头贴着魔丸的符号。

投放预告片物料时,刘师师、汪曼春等大秦十美带头,引领一波时尚风潮,伴随斗音号、快首号跟进,魔丸哪吒的造型风靡线下。

票房水涨船高,首映直接喷涌。

野火燎原,势不可挡!

华宜收到消息,已经过去2个小时,总经理赵雷火急火燎地赶到见大小王总。

“怎么你亲自来送周票房的数据?”

小王总又诧异又担忧,难道《芳华》出岔子!

急切地打开文件,一目十行,看到《芳华》7天506亿,距离目标只有2亿,松了半口气。

再看到《华夏机长》,票房比两周257亿《攀登者》只差了5亿,又松了另外半口气,博纳、华宜两部总和超过叶光纪,足以给阿狸交差。

大王总也探过来头,疑惑道

“这数据很亮眼啊,赵雷,你这什么表情,到底出什么事?”

赵雷说话发颤道“大小王总,叶光纪的《哪吒》爆啦!”

“爆啦?爆成什么样,有《大圣归来》恐怖吗?”

大王总顿时惊慌,听到《哪吒》短短2个小时票房已经破亿大关,两腿突然一抖。

这他吗是大圣,不,是王者归来嘛?

对暑期档,无异于核武炸鱼塘!

 

气氛凝重紧张,慢慢地人传人。

小王总反复确认宣发成本已经投入5000万,来回踱步,“不够,不够,再砸500万,不,1000万票补。”

“保险起见,2000万!”

大王总拍板否了,就像亡命赌徒管不了这么多,筹码全部梭哈。

《芳华》必须保7争8,否则华宜的股价……

“下面是影视个股最新消息。”

“受益于《攀登者》、《哪吒》、《利刃出鞘》等多部影片,以及布局国漫产业等利好消息,叶光纪股价持续上涨,以12117亿市值,牢牢占据影视第一股……”

“华宜受业绩影响,寄予厚望的《芳华》票房未达到市场预期,14天票房644亿,距离盈亏平衡的7亿仍有差距。

今日开盘价¥439,收盘价¥417,跌幅5。前三季度,加上控股子公司,预计亏损652亿,已处于‘st’戴帽边缘,如第四季度再度亏损……”

“噔。”

王常田点击鼠标,暂停财经新闻,坐在光线待客室,看向斜对面的李小平,无不感叹

“华宜就剩最后一口气了。”

李小平看了眼手表,“听说小王总已经拿《八佰》的未来应收账款质押给民生银行,换7亿贷款,只能说定档太草率太儿戏。”

“本来以为是2打1,谁能料到蹦出个哪吒,关键是7天15亿!”

“让我想起《大圣归来》。”

“唉,错过了。”

王常田郁闷不已,光线是华娱里最早最卖力布局国漫的一批,彩条屋曾有机会发行《大圣归来》,但嫌弃很难赚钱,白白让给刚起步的叶光纪。

“不光电影,现在叶秦的‘种花兔‘,有流媒体的优势,2d3d剧集根本不愁曝光亏损,像《灵笼》,首播前三集,播放量已经超过2亿,i手游、周边衍生品都在开发……”

“这么一比,差距越拉越大!”

王常田也看了下腕表,“秦子来了,一定要当面取取经。”

半晌,一直到10点整,秘书敲开门,随后叶秦穿着印有魔丸哪吒diy短袖衫,径直走入。

“好久不见,王总,李总。”

“是啊,好久不见。当时就在这里,咱们谈《绣春刀》的投资,一晃这么多年。”

王常田一上来,悄悄地打起感情牌。

叶秦接过紫砂茶盏,嗅了嗅茶香,慢悠悠地饮茶。

这次既是光线邀他来,也是他要来!

自个的“种花兔”牢牢占据国漫公司一哥,但光靠一家推动不了产业化,必须跟彩条屋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