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得疾步走向大门入口,却偏偏又在他眼皮子底下经过,突然听见电话那头的杨曼说道

“漫威宣布梁满洲加盟《上气》,出演满大人,真想不通,这么大的毒饼,他还真感接,不怕晚节不保吗!”

“不是所有人都跟钱跟好莱坞过不去。”

叶秦摸摸下巴,世界线收束,果然梁满洲还是演了,这么一比,真不如张国融、刘天王。

“咱们怎么做,无视、抵制,还是封杀?”

“公开抵制封杀,老外要笑咱们小气,不够‘自由’,别人我管不着,但叶光纪一律不准再用他,内娱也让他少来,呵,连最基本的避嫌都不知道吗?”

刘天仙听得脸色大变,刚要张口,但叶秦伸手抵在嘴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继续指点江山“第二,咱们要树立一个榜样。

冲击好莱坞可以,送上门给好莱坞羞辱可不行,丢的又不是他一个人的脸面,美利坚最注重族裔形象。”

“立谁?怎么立?”杨曼问道。

“最好也是港圈,跟梁满洲齐名,还是相当爱国,e,刘天王吧!”

叶秦动动嘴皮子,就把《网络谜踪》让给刘天王,这可是手头上仅有几部以小博大的亚裔电影,100万美刀,撬动全球7500万!

这不比当满大人强?

挂断电话以后,刘天仙脱口而出“是不是我演了迪士尼的《花木兰》,所以你才不搭理我?”

“这是两码事,你还是我推荐给艾格。”

叶秦摇头起身,“错就错在你们回国一开始找的竟然还是阿狸。”

刘天仙身体摇摇晃晃,坐在躺椅上,垂下脑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混港圈就踏踏实实地呆着,别再被你妈、逼的到处乱撞,一会儿法兰西,一会儿日韩,好莱坞呆不下去才回华娱,华娱不是垃圾站,不收垃圾。”

叶秦眼神冰冷,毫无怜香惜玉。“也不缺女星小花,找个靠谱的经纪公司。”

话音落,扬长而去,独留下刘天仙呆坐在阳台,头也不回,径自地回房间找汪曼春。

她在浴室里,抹着烟熏妆,扎上双丸子头,额头画有魔丸哪吒的符号,在镜子前自拍。

手机面画里,突然多出一张叶秦的脸。

他环住她的腰,下巴压在她的肩膀,抚摸平坦的腹部。

 

“回来啦?”

“姐,你怎么这个打扮?”

“切,还不是替你打工营业,应援宣传《哪吒》嘛,呶,甜甜、丫丫都发了。”

汪曼春点开仅仅三人的围信群,翻阅聊天记录,密密麻麻全是私房话。

叶秦眨了眨眼,“姐,你,你们三个……”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汪曼春撇撇嘴,“甜甜、丫丫呢懂事乖顺,这些年也慢慢放下了,也不太争什么,不过呢,万一哪天群里再加几个人,当心……”

说话时,两根手指比划成剪刀。

“我哪敢啊。”

叶秦一个激灵,林芸儿、斯嘉丽她们只是外室,杨小蜜就算要收,顶多是签了对赌卖身契的丫鬟。

e,至于刘天仙……

“对了,佛罗里达那边的房子隐秘吗?我和丫丫约好,拍完《气球》,我们俩一块待产。”

“嗯,丫丫?她,她也……”

“甜甜郁闷死了,那么高强度,还不如丫丫,这下受的刺激更大,你再遇上她,有你好瞧了。”

汪曼春贴在叶秦胸膛,感觉到他心脏狂跳不止,莞尔一笑。

某人吞了吞口水,惨了,这次南极之行,要变成冰棍啦!

7月27日,山城秦时明月影院。

沈聪耷拉着脸,又喜又气,喜的是小情侣观影,气的是中间横插一只小电灯泡——

熊孩子小舅哥。

“咦,我觉得以前这里是华宜的影院,怎么改秦时明月,装修都换了,更高档啦。”

女友牵着弟弟的手,好奇地打量。

“姐儿,我要爆米花,我要喝可乐!”

弟弟眨巴着眼睛,女友又看向刚取票回来的沈聪,家庭弟位一下凸显。

“姐儿,为什么看《哪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