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冰地应付,三杯两盏,冯裤子却有点喝高,拉着苗淼的手,非让她们在叶秦的面前跳上一曲,喝酒助兴。

大王总喊道“还有那个谁,天仙我记得也来了吧,干脆让她一块?”

叶秦00

刘天仙竟然会来华宜的场,不会吧?

当年《功夫之王》闹僵,不封杀啦,和好啦?

回头一瞅,就见发福微胖的牙花子,穿着黑色礼裙赫然出现在眼前。

合着电影院里,那个倩影是她啊!

刘天仙突然如遭雷击,万万没想到以这种方式见面,心里酸苦,早知道不接受阿狸的说和,跟华宜和解,重新合作。

“跳舞?冯导,不好意思,我不方便。”

“不方便?行吧,那让苗淼她们跳。”冯裤子凝下眉毛。

“算了,裤子,我觉得她们都作为演员,在这种场合跳舞不太合适,她们还穿着高跟鞋,不便跳。”

正在解围,旁边有金主大佬打断他,起哄道“天仙也来一个,四个比划比划也行啊!”

“没看过跳舞嘛!”

叶秦神情严肃,睥睨得别人不敢说话,也直接驳了冯裤子的面子,他感到尴尬,非要挣回脸面“脱了高跟鞋,跳吧。”

刘天仙虽然落地凤凰,但坚决不肯。

苗淼几个人微言轻,不得不脱了鞋子,在略尴尬氛围里,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叶秦全无心思,瞥了眼胡吃海吃的羊超越,“看到了,你今后没准也要受这样的委屈,还想出道吗?”

“想。”羊超越揪了揪衣角。

刘天仙站在人堆里,看见他竟然拿纸巾给小助理擦了擦她的嘴角,双眸瞪得溜圆,内心深处发酸。

“本来我想送你去s培训两年,然后爱豆火速出道,但现在爱豆选秀类节目禁办禁播,像你这样的废柴小妹纸,就演戏吧。”

“演戏,可我不会演戏!”

羊超越张大嘴巴“演砸了,是不是丢哥你的脸啊?”

“算你明白,所以边演戏边学习,班也帮你找好了,中戏的刘天驰老师会从基础给你打起。”

“谢谢,嗝,哥!”羊超越打了个饱嗝。

叶秦嫌弃地白眼“收拾收拾,后天就走。”

 

“后天,这么急!”

“怎么,想走又不想走那么急?”

羊超越悄声道“嘿嘿,起码我陪你和曼春姐跑完路演呗,曼春姐反应特别大,我可以伺候她。”

叶秦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非常欣慰,“行,就这样,路演结束你就去报到,去吃东西吧。”

目视着羊超越蹦跳离开,余光里,刘天仙呆呆地立在原地,于是走到她面前

“至于吗,找我找到这里?”

“臭美,谁找你!”

“那就是陪客捧场,也至于嘛,还跳舞?”

“龌龊,不是你想得那样,你当我想来嘛,我妈、逼的。”

“你妈、逼的?”

“是我妈、逼的。”

刘天仙看到叶秦嘴角抽动,强忍笑意,气得牙痒痒,爆粗道“你妈、逼的!”

“咳咳,我妈又不是你妈,她逼你什么?”

“你,你……”

刘天仙一时语塞,扭身就跑,挤出人群。

叶秦本就无心酒会,勾勾嘴唇,找到借口脱身,装模作样去追女。

露天阳台,上空星光璀璨。

正对世纪大桥,灯光闪烁,海风呼呼地吹散热气,对岸霓虹通明,万家灯火。

刘天仙挽了几缕秀发,回头一望,气得咬后槽牙。

叶秦悠哉地躺在纯白躺椅,边抽烟,边通话,跟杨曼商量在海口注册公司的事。

看到他爱搭不理的样子,刘天仙左右为难,搭话也不是,不理也不是,偷偷地在线求救刘小莉。

答案只有一个不如跳舞。

她抿抿嘴,双手在身前下垂,两臂抱圆,然后平平地向上端起,同时踮起脚跟,在月下舞动身姿,黑纱裙的她此时像黑天鹅。

叶秦乍一看稀奇,多看几眼就索然无味,他见得多啦,大甜甜的一字马,刘师师的天鹅舞,汪曼春的瑜伽,佟大丫的民族舞,林芸儿就更残暴啦。

毕竟是少妇时代,一代天团,什么《提线木偶》、《》……

而且,全是仅供叶秦个人的闺房限制版。

刘天仙就这?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何况是发福长胖的牙花子,有点膘,有点肉,鹅鹅鹅……

舞了一阵,刘天仙绷不住了。

只见叶秦翻了个身,正眼不都看两下,彻底伤到自尊,她跺跺脚,爱搭不理是吧,让你高攀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