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凤顷的手是用来救济天下苍生的,绝对不是用来害人的,她之所以会用毒药,是为了对付那些坏人。

他不知道母妃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听完齐公公的话后,直接来了出云店。

慕容烈到的时候,容妃正坐在靠窗边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的树叶出神。

也不知道怎的,那树叶上面不知长了什么东西,让她害怕的瑟瑟发抖,不停说胡话。

“别!你别过来!离本宫远些。”

“叶凤顷,本宫知道是你,你记恨本宫,特意弄了这些妖蛾子来吓本宫,是不是?”

慕容烈皱眉,紧走几步,来到他跟前。

试探着同他说话“母妃身体可是不适?”

哪知道……

容妃见了他,突然“哇哇”大叫起来,连滚带爬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抱头鼠窜。

“你别过来!叶凤顷,离我远点!我知道是你,你是故意的!”

慕容烈眉心皱的更紧,一边追她一边解释“母妃,你仔细看看,我是你儿子!”

容妃涣散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焦距。

她眨了眨眼睛,细细盯着慕容烈,看了又看。

好半天之后,确认是他,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真的是烈儿?”

眼珠转了转,在慕容烈脸上看了又看。

仍旧心有余悸。

慕容烈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觉得奇怪,便叫齐公公拿来她这阵子服用的药方。

容妃看到有人拿那个药方,就跟有人要拿走她命似的。

急忙冲上去,一把夺过药方,揣进怀里。

“不许看!这是本宫的东西!你们谁也不能碰!”

她这种状态已经不太正常了。

慕容烈盯着她看了又看,无法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在宫里没有待太久,安抚好容妃的情绪后,便回了姚府,把这种情况说给叶凤顷听。

 

叶凤顷听完他的描述,越发觉得不对劲。

“不行,你母妃这种情况我从来没见到过,我要进宫一趟看看才行。”

假如这个人是别人,叶凤顷一定不会管他死活。

那个人是慕容烈的母亲。

虽然她和容妃之间关系很不融洽,但只要事情牵扯到慕容烈,都会从他的角度去考虑。

先前,容妃是难为过?,可容妃在她这里也没有讨到便宜。

两人算是扯平了。

看在慕容烈的面子上,她不跟容妃一般见识。

听慕容烈说起容妃这种情况后,她觉得已经不是简单的被迫害妄想症。

如果真是被迫害妄想症,为什么只针对“叶凤顷”这三个字,对其他人却没有这种执念?

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进宫走一趟

慕容烈听说她要进宫,去见自己的母妃,知道她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伸手抱了抱她。

“如果你觉得为难,那就不要去了。”

母妃对顷顷处处挑衅,此事他知道,也曾多次向母妃强调若是再不能与顷顷和平共处,便会失去他这个儿子。

不知道为什么,母妃执念很深。

这也是他进宫不愿去出云殿请安的原因。

叶凤顷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态度十分坚决“我必须要去,先前废太子就曾出现过这种情况,总觉得有人要杀他。”

“我隐隐有种感觉你母妃的事,跟废太子的事,在某种意义上是有所关联的!”

两年前,在废太子慕容奉生病的时候,她曾经给他医治过。

当时,她就觉得慕容奉情况古怪。

你说他是被迫害妄想症吧,他对其他人都没有排斥,独独是对林莞。

而且,他甚至怀疑林莞想杀他,还拿着刀对向林莞。

如果不是芍药,林莞早就死了。

现如今,容妃这种情况跟废太子慕容奉当时很像。

那会儿,她在医治废太子的时候,皇后不相信她的医术,屡屡从中作梗。

现在想想也许,那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某些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