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儿面无表情,就跟说的不是她的事一般。

只不过……

她眼底写着拒绝“小姐,婢子谁也不想嫁,就想伺候小姐一辈子,不行吗?”

叶凤顷抬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行行行!”

“我没说不行啊,但是嘛,到老来总是要有个伴儿的,我瞧着袁刚就很不错。”

“你看哈,袁刚长相好,会武功,能保护你,而且他又是府里头的人,你们俩即便成了亲,也能住在府里保护我,不是很好吗?”

她就是故意的!

看着莫风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头暗爽。

小样儿!

我看你再嘴硬!

果然……

叶凤顷这话一出,莫风登时就沉不住气了。

不管田里的,立刻起身,将翠儿拉到一旁去了。

“我有话对你说!”

翠儿尽管气愤不平,却因为力气不如他,挣不过,只得被他拉走。

叶凤顷看着二人走远,奸计得逞的笑了笑。

“唉!可怜我又要当爹又要当妈,真是操心的命!”

尽管叶凤顷很是替莫风和翠儿操心,但……

感情的事从来不是能勉强得来的,如果翠儿心里没有莫风,她也不愿意操这档子闲心。

眼看着莫风和翠儿去了别的院子,她则是坐下来,收拾满地的。

正忙活间,林莞带着芍药来了。

三人原本是约的后天,一块去给姚淑婉上坟,所以,这两天没有见面。

因为时间已经约好,行程没有变化,也就没有通知对方,她们俩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连带着叶凤顷心头“咯噔”一下。

“你们怎么来了?”

 

林莞走过来,一边帮她干活一边笑“哪是我们要来啊?是你家王爷放心不下你,叫我们来陪着你,说是怕你遇到危险。”

说话间,冲叶凤顷挤挤眼睛,给她一个暧昧的眼神。

芍药则是唉声叹气“真是同人不同命!同样是人,我的情路为什么就这么坎坷?”

“你的情路简直是顺到不能再顺。”

最近,她又在苦追慕焱。

然而……

那人现在学的更高冷了。

见了她,也只当没看见,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就跟不认识这号人似的。

叶凤顷看着愁眉苦脸的芍药,虽然很是同情,但她也没办法,如果两人两情相悦的话,她肯定会帮忙。

可……

慕容焱心里没有芍药,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每天听芍药发发牢骚。

林莞听完芍药的话,也笑了。

转过脸来,对叶凤顷说道“你呀,别理她,她就是小孩子脾气,这两天心情不好,等过两天慕容焱跟她说一句话,就把她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叶凤顷又如何不知道,情之一字,最是害人。

用肩膀轻轻碰了碰芍药的肩膀,安慰她“没关系,他不喜欢你不要紧,只要他没成亲,你就有机会,继续努力就是。”

“说不定呀,努力着努力着,哪天就成功了呢。”

几人说说笑笑,很快把地上的拾完了,装进事先准备好的粮桶里。

不仅如此,还把地翻了一遍。

弄好之后,已然是夕阳西下。

三人洗了手,换了衣裳,在凝香苑坐着闲聊。

林莞这才说明她们来的真实目的“王爷怕你一个人在家,凶手随时会来,所以请我和芍药来保护你。”

“哎呀呀,看看你家王爷多疼你!”

叶凤顷没有炫耀,只是低下头去,笑了笑。

她知道慕容烈最近很忙,却还时时想着她的安危,把她的事情放在心上。

这不是关心,是什么?

再想想刚穿越过来那会儿,她和慕容烈都讨厌彼此,恨不得掐死对方。

现在,好的就跟一个人似的。

爱情这玩意儿,真奇妙。

虽然三人说说笑笑,但一会儿都没闲着,把今年过冬的粮食全准备好了。

慕容烈把在死者房间发现了证据的事传了出去,敲山震虎,希望对方自投罗网。

是以……

天一擦黑,他就急急忙忙来了姚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