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刚才那样子,是在跟他撒娇?

以前总觉得撒娇这种事对她来讲有点难度。

可貌似做起来还挺容易。

她好奇的问:“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女人撒娇,如果我每天给你撒个娇,是不是就可以无法无天,想提什么要求都行?”

“在我这儿撒娇不管用。”裴衍斜斜睨了她一眼,“要来就来点实际的,比如——”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某人说到一半,被姜书杳无情地打断。

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他要说什么。

色字头上一把刀。

姜书杳有时候在想,万一这家伙到现在还是个光棍,倘若遇到元忡那样的对手,会不会人家给塞个美女过来就能搞定一切啊。

很有可能。

想着想着,她察觉到身旁人灼灼的目光。

偏过头去冷不丁对上他黑黢黢的眸子。

“公主,想什么呢?”裴衍懒笑着问。

姜书杳看着他沉默了会儿,一本正经的答:“在想元忡会不会用美人计。”

抵达目的地,车子缓缓靠边停下。

裴衍听完她迷糊糊的一句,唇边弯出抹浅淡的弧度。

 

“那他就太低估我的口味了。”

姜书杳解开安全带下车,拿话问他:“你什么口味,说来听听。”

裴衍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徐徐道来:“我喜欢的女人,首先得有一双清高的眼睛,还有一颗理智又脆弱的心,同时,再加几分不顾一切的冒险精神,堪称完美。”

她怀疑他说得是童话故事里的七个小矮子。

这个时间点,科技园附近的商业街热闹非凡,加之又是假期,餐馆几乎人满为患。

裴衍牵着她进入商场,乘坐电梯一路到了三楼。

两人时常过来吃饭,他现在带她进去的这家,就是大二那年第一次去科技园,当时还有江序白,三人从办公楼出来后吃的第一顿饭,便是在这里。

将近三年了,往昔的一幕幕仿若近在咫尺。

当时江序白就坐在旁边靠窗的位置,举目远眺,望着远处此起彼伏的高楼呆呆出神,眼神中对未来浓浓的憧憬与渴切,让姜书杳至今都忘不了。

说来惭愧,当初为了拉人家入伙,裴大少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更是竭尽全力展示出自己百分百的诚意。

可惜天意弄人,一切才刚有了雏形,却凭空横生出这么多的事端。

不过有时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饭到中途,姜书杳去了趟洗手间,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张欣欣。

对方见到她的时候也是一脸惊喜。

“杳杳,真的是你!”张欣欣还是以前炸呼呼的样子,上前一把抱住她原地蹦了几下,“天呐,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吧,想死你了都。”

不止一年,确切来讲是快两年没见。

张欣欣比她高一届,加上后来她离开了基地,就更没机会在学校碰着。

姜书杳笑着往后撤,将自己的脖子从对方手里解救出来,“你一个人吗,江序白呢?”

“他在外面等我,我们刚吃完,准备到处逛逛,买几件衣服。”张欣欣说着打趣地问:“怎么样,你跟裴老板现在是什么级别,领证没?”

“还没。”

“我也是。”张欣欣气馁地哀嚎,“咱们女人就是命苦啊啊啊!”

她可能是故意叫这么大声给外面人听的。

周围路过的几双眼睛看过来,姜书杳忍住想要用手去捂她嘴的冲动,“这种事顺其自然,看开点。”

“看不开。”张欣欣瘪了瘪嘴,“单位追我的青年才俊快排到太平洋了,可我就是死心眼,整天守着个木头,偏偏家里人逼得再紧,木头就是不开窍,你说怎么办。”

其实哪是木头不开窍。

恰恰是因为有自己的想法,江序白才迟迟不愿松口吧。

叶凤顷看着莫风变得阴沉的脸色,心下一动。

随即又看向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