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面试当天见过一面,整整大半年,江序白与那位陆总打照面的次数,少得可怜。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见他,总不可能听到他要辞职,打算强留?

呵。

又不是国宝,有什么值得留的。

江序白自嘲一笑,敲响了总裁办的门。

“进来。”

那道嗓音与三年前在首都编程大赛上的如出一致,辨识度不高,但听在人耳朵里,能荡起回音。

江序白整理好心绪,推门进去。

“坐。”陆沉埋头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抬目看向门口的人。

往往这样的开场白,有打算长聊的意思。

曾经还是赛场上的对手,现如今已成了职场的上下级关系。

江序白内心唏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刚坐下半分钟,陆沉西装阔步的走过来。

他摘掉生冷的眼镜,与江序白喝同样的咖啡,无意间拉近了这次谈话的距离。

“为什么离职,我想听你的真实原因。”陆沉抿了一口咖啡,语气平和,“我相信你跟其他人不同,如果仅仅是因为短期的工作变动而动摇心态,那我当初算是看错了人。”

江序白没想到对方如此直接,仅仅是学生时代打过一次交道,就得以他这般信任和看重?

 

既然要走,江序白肯定是提前想好了说辞,虽然不是最主要的理由,但也没有要欺骗的意思。

“我对未来职业的规划更偏向于走实体信息化方向,半年下来,游戏领域确实力不从心,希望陆总能够理解。”

力不从心具体指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换作以前江序白一定会直言不讳,但现在,他觉得没必要在临走前,还弄得人家下不来台。

陆沉听完江序白的解释,倒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实体信息化,正是新远接下来要迎接的挑战。”

江序白没太懂。

陆沉继续道:“新远打算进军医疗健康领域,成立专项小组,打造优质持久的医疗产品,现在刚好缺一位负责人,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不等江序白有所反应,他起身返回到办公桌,拿着一份文件过来,搁在对方面前:“打开看看。”

文件封面一行黑色字体尤其醒目,第二项目组任命书。

下方加盖了公章,还有陆沉的签字,其实猜都能猜得到,里面的内容是什么。

江序白震惊非常,可能这辈子也没想过,仅毕业不到半年时间,他就能从一个小小的程序员,一飞登天做项目组的负责人。

这个天降的馅饼实在太大,砸得他头晕目眩。

“为什么一定是我?”江序白不傻,没有真的天真到以为是陆沉看重他的才能。

从进入新远到现在,冥冥之中好像就在等这一刻,他有预感,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会让他陷入前所未有的两难。

“云腾科技,这家公司你应该听过。”

陆沉也不打算再绕弯子,“他们最近正在开发一款电子病历系统,终端客户是华仁,项目周期大约三个月左右,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比他们提前一个月完成程序开发,并将软件系统推向市场,夺得先机。”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他刚才的问题,而是开门见山说出最终目的。

江序白问:“所以,我能为新远做什么?”

他没有半点项目管理的经验,别说提前一个月,就是能保证整个项目不出差错的按时交付都难。

陆沉笑了笑:“跟聪明人讲话果然省事。”

他拿起矮桌上的任命书,翻开前两页,将正文内容摆在江序白面前。

“只要能拿到病历系统的核心源代码,提前一个月,不是难事。”

任命书第二行,写着项目负责人的名字,江序白。

但文件内容远远比不上陆沉刚才说的那句话让江序白震撼。

想到之前的游戏产品,几乎想都不用想,新远这次仍是打算走剽窃的捷径来开拓新的领域。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没有失望,只是麻木了而已。

沉默间,又听陆沉突然话锋一转:“你毕业快半年了吧。”

“据我所知,云腾这次开发病历系统的负责人,是你以前的大学同学,而且跟你关系还不错。”

江序白皱了皱眉:“谁?”

跟他关系不错的无外乎就是基地里几位老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