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中,是云腾科技。

尘埃落定,参加竞标的公司陆陆续续离开,很快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三人。

科长说出医院的提议后,曾志飞即刻露出了然一笑。

朝裴衍打趣道:“看吧,好东西放在哪儿都会发光,不过它既然有机会提前出土,何必要继续掩埋在黄沙底下,裴总,云腾真心诚意地邀请你和你的团队,这是一次合作共赢的绝佳机会,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我静候你的佳音。”

姜书杳虽然没有去现场,可事后听母亲提及招标会当天的情形时,眼里遮掩不住的赞誉与自豪,可以试想那家伙这步棋应该是走对了。

特别是云腾的反应,真的是超级出乎她的意料。

之前觉得最好的情况,不过就是在母亲无意识的推波助澜下,由医院出面促使云腾与希杳的合作,但没想到,对方竟会在演示刚一结束,就主动找上了裴衍。

“具体的合作模式是什么,需要我俩搬去云腾办公吗?什么时候过去?”

姜书杳略显得激动,蹲守了整整两年,HT那边一直没什么大动作,现在有了云腾这档子事,她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见她兴奋到手舞足蹈的样子,裴衍忍不住失笑:“公主,你这双手真是万能啊。”

又能持画笔,又能敲键盘。

他这是找了个什么宝贝疙瘩。

“还不是因为闲的太久。”姜书杳忿忿不平地控诉道:“离开基地后,感觉自己就像个废人,你不准我去实习,又没项目做,去年全靠上课和画画打发时间,好不容易等到今天,你说我能不激动么。”

说到这里她拿鼻子哼了一声:“你只顾忙自己的事,根本不关心我的精神生活,就知道你——”

“精神生活,指哪方面?”裴衍坏笑着打断。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懒得跟你说,自己琢磨去。”姜书杳红着脸瞪他,说完气鼓鼓地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女孩突如其来的情绪让裴衍微微怔住,下一秒,陷入深刻的的反思。

大四一整年,裴衍基本都待在至臻,除了做样子给陆沉看,却是真的在努力且高效地学习公司运作门道。

老裴曾经给过他忠告,无论将来他愿不愿意继承至臻,即便是想要自己创业开公司,只凭一腔热血和几行代码,是远远不够支撑一个公司未来发展的。

他深谙老父亲的意图,也坦然地接受。

 

由此导致那段时间,引得江序白彻底笃定裴衍不会再履行两年前的承诺,一气之下,跟着实习大军踏入上班族的洪流,还阴差阳错地进了新远。

自然,同时也忽略了公主的感受。

他反对她出去实习,是担心她身体会吃不消,外头的那些IT公司,用起人来只会拼命的压榨,特别是还没拿到毕业证的实习生,进去基本就是廉价劳动力。

反正毕业后都是要当老板娘的,他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哪用得着去受别人差遣。

时常说有一种冷,叫作父母觉得你冷。

其实换成男朋友,道理同样如此,裴衍自认为了姜书杳好,却不知她心里有多焦灼。

而且那段时日他总是早出晚归,有好几次深夜回去,她等他等到在沙发上睡着。

所幸无聊的日子里,还有画笔陪着她。

去年应该是姜书杳出作品最多的一年,公寓里没有单独的房间做画室,她就把画架摆在客厅的阳台上,时常沉浸在创作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那些裴衍都看在眼里,他甚至以为,姜书杳是享受那种生活的。

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他不能再以看待艺术家的眼光,去误会他的公主。

浴室里水声渐小,电脑右下角弹出一则来自云腾开发部的邮件。

是曾志飞用工作邮箱亲自发过来的项目安排表,裴衍点开后,目光巡回一圈,落在前端开发人员数目那栏。

他沉思一阵,终究还是滑动鼠标,把姜书杳的名字填了进去。

次日,新远总裁办公室里气氛严峻。

秘书端着咖啡推门进去时,一个青年男人正在旁边汇报工作,是她没见过的生面孔,具体说了什么不太清楚。

她放下咖啡正打算离开,听到总裁淡声交代她:“把开发部的江序白叫上来。”

陆总一直待人温和,商场杀伐果断也没见过他如此脸色,阴沉沉的极为吓人。

秘书心想肯定有事发生,不知跟开发部的一个小员工扯上了什么关系。

最近公司上上下下都能明显地察觉到来自总裁办的那股紧迫感。

几位高层管理人成天战战兢兢,日子过得极其煎熬。

特别是开发部,前两天突然接到上面通知,必须赶在月底前完成手头所有项目的收尾工作。

要知道原本该两个月才能实现的功能,现在一下子要求将工期缩短到一半,不是要人命是什么。

开发部怨声载道,很多人连续鏖战一个星期便受不了,辞职信一封封地交到总监办公室,短短数日就堆成了小山。

这些辞职信中,还包括了江序白。

不过他想走的原因并不是工作量的问题,而是新远某些令人无法直视的‘企业文化’。

进公司以来,他参与的三个游戏开发中,有两个是给出模板直接复制,剩下的那个,虽然是新远自主研发,但无论从创新还是市场粘合度,都大不如前两者。

经过半年的摸爬滚打,江序白再如何单纯,恐怕也多多少少领会到这行业的潜规则与生财之道。

表面看新远每年的财报喜人,可归根结底,真正属于自己的优质产品,几乎为零。

这与当初他所了解到的新远,大相庭径,甚至有些颠覆了他的想象。

递交完辞职信,江序白并没有太大的失落,反而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等待审批结果期间,技术总监满脸狐疑地走到他工位旁,敲了敲他的桌子,“陆总让你上去一趟,尽快。”

新远一般不招收实习生,面前这个江序白,算是第一个因自身条件优秀而被总裁亲自破格录用的人。

没想到这人非但不知感恩,反而在公司需要人手的时候临阵脱逃,算是白费了陆总的惜才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