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价方面暂时对外保密,只有华仁内部几位评选老师知道。

但按照往常惯例,价格大致会在超出市场值百分之五左右浮动。

竞标演示结束,在场公司需要移步到隔壁会议室静待中标结果。

演示室的大门合上那刻,朱韵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朱主任似乎有些为难?”财务科科长笑着打趣。

朱韵还没开口,后勤那边也插进话来:“确实纠结,单从软件方面来讲,希杳科技明显更胜出一筹,可从以往的项目经历与公司实力来看,云腾还是最为稳妥的。”

“是啊,毕竟云腾跟华仁已经合作了两次,知根知底,项目后期的维护与升级相比其他公司更有保障一些。”

后勤科长说到这里顿了顿,拿话问朱韵的意见:“朱主任以为呢?”

朱韵沉默了一阵,直言道:“就我个人而言,我更看中希杳科技的病例智能分析版块,这对我们临床来讲真的太实用了,如果以后能把这部分功能延伸到院内所有科室,会是华仁在突破智能化就诊领域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在其位谋其职。

不得不说,不愧是一科主任,看待事物的角度与眼光,远比他们长远深刻的多。

“只是有一点还待斟酌。”朱韵说出自己的顾虑,“从资料来看,希杳成立不足一月,且公司规模极小,像这样的创业型公司,会存在很大的项目烂尾风险。”

朱韵这句话即刻点醒了后勤科长。

对方连忙赞同的点头,经他手的项目招标,最难忘的就是四年前那次ERP设备导入系统。

项目进行到一半,中标公司突然破产倒闭,无法整个项目只好被迫中断,焦头烂额之际,又匆匆忙忙地找下家,几经波折,总算在半年后圆满交付。

云腾资金链雄厚,扎根蓉城十几年,且近期还成功入选政府重点扶持科技类企业,所接项目大多评级优秀,只要一年内不发生重大变故,把项目交到云腾手里,基本可以百分百的放心。

可不难看出,朱主任是真的很看好希杳的那套方案。

哎,不好办啊。

要是希杳与云腾两家能综合一下就好了。

可惜招标有招标的规则,不能同时选两家。

后勤科长想到这里,脑子突然灵光闪现,猛地一拍桌子:“我倒有个办法。”

 

朱韵向他看过来。

后勤科长说完自己的想法,演示室内陷入一片安静。

这场商议足足持续了半小时。

等待期间,另一边的会议室里,云腾技术总监曾志飞主动找上了裴衍。

他打量着面前这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恍若看到十几年前刚毕业那会儿的自己。

意气风发,脑脑子都是想法,却因为团队实力尚浅而处处碰壁。

与华仁合作了两次,他深谙医院在考量中标公司时更看重的是什么,尽管希杳的病例智能分析功能诱惑力巨大,可综合全局各方面,云腾明显还是医院最后的选择。

突破与创新固然重要,但稳妥才是根本。

曾志飞走到窗户边,掏出一根烟递到裴衍跟前,笑着道:“不错啊年轻人,有没有兴趣跟云腾一起开发这次的病历系统?”

对方开门见山,没有半点迂回前奏。

这大概是程序员出身的企业管理人最普遍的特点,想什么就说什么,学不来商人那套虚伪的弯弯绕绕。

裴衍接过曾志飞递过来的烟,微低下头就着对方的打火机点燃,深吸了口,缓缓吐出一圈烟雾。

他没说话,静静注视着对面的门诊大楼,似在考虑刚才曾志飞抛出的橄榄枝,究竟是试探,还是真心。

曾志飞在旁边耐心等着,也不去打扰,他自认将这位初入社会的希杳负责人摸透了三分,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即便中不了标,与云腾合作开发病历系统,并将智能分析模块单独剥离出来面向市场,同样能获取可观的利益。

只要是人就不会跟钱过不去。

但另一方面,曾志飞也看得出裴衍在犹豫什么,无非就是担心云腾家大业大,到时系统开发完毕,觉得希杳没用了就一脚踢开。

这种归附类的合作,往往是处于弱势一方最值得谨慎考虑的一点,毕竟初次见面,双方各自了解不深,有这样的担心实属情理之中。

一支烟燃尽,裴衍把烟头摁灭在窗台,侧过身去面朝曾志飞。

“曾总想以怎样的形式合作?”他露出那抹熟悉的懒笑,给人一种尤为鲜明的自傲感,“仅仅是技术交叉,还是想要买断整个智能分析模块?”

几乎不用多想,云腾一定是选择后者。

仅仅技术合作实在没什么意义,云腾开发实力强盛,做出个智能分析器轻而易举。

但重点是,这个理念与设计由希杳率先提出,从某种意义上讲,即便裴衍还没申请专利,可云腾不是新远,剽窃偷盗这种事,着实没脸能干得出来。

况且今天招标会上在场那么多位华仁老师,还有行业内的公司代表,无数双眼睛见证了智能分析器雏形的诞生,意义非凡,绝不是简单的一句还没申请专利就能轻易抹掉的。

曾志飞叹了口气,“说不心动是假的,如果你愿意接受买断,我做梦都会笑醒。”

裴衍挑了挑眉,淡笑不语。

紧接着对方又道:“三年,云腾只买三年的运营权,三年后软件仍旧归属于希杳,你觉得如何?”

一旦产品落地,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做营销与宣传,云腾口碑好,企业本身就是最大的门面,不难预见,短短三年时间,一定能够迅速打开市场占据风向。

希杳就不同,团队薄弱,公司内部结构尚未健全,再好的产品如果无法得到持续有力的推广,最后也只能烂在手中。

曾志飞相信裴衍是个聪明人,年轻人骨子里有傲气很正常,但争取利益最大化,才是身为公司负责人应该首要考虑的一点。

一时无话间,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华仁后勤科科长拿着两份资料走进来,没有多余的开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