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反应落在裴衍眼中,莫名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既视感。

他失笑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要不是怕你发飙,我是真想再直接点儿。”

“希杳很好。”姜书杳转头看他,眼神里透着认真:“这名字取得挺讲究。”她借用蒋老头的话,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

裴衍极为赞同的点头,转而问她:“你觉得以后我们的孩子就叫这个名,是不是特别有意义。”

她无语地瘪了瘪嘴。

“八字没一撇,就想着我给你生孩子,做梦吧你。”

裴衍笑得漫不经心:“你信不信,我这会儿回去找你妈要户口本,她绝对想都不想就——”

“户口本在我爸那儿。”

某人笑容一滞:“两个月前不是还在你妈那儿?”

“你消息太落后了。”姜书杳不想泼他冷水,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只要我一拿到毕业证,老姜就会死守户口本,你等着瞧吧,想娶我没那么容易。”

话说到这个份上,裴衍再也维持不住表面的淡定。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他眯了眯眼,已在琢磨后面的对策。

裴衍一下子安静起来,倒让姜书杳有些于心不忍。

她很无奈,第一次见闺女急着嫁人,而老父亲霸着户口本不放行的。

考验未来女婿这种事,难道真要发生在她身上?

姜书杳不着痕迹看了身边人一眼,感觉他好可怜。

“距离电子病历系统的招标时间还有半个月。”她仰起头转移话题,“我们加把劲,应该可以提前把所有资料准备好。”

两个月前,有一次无意间听朱女士提起科室准备新增一套电子病历系统,只等上面走完流程,就要全网公开招标。

当时她没放在心上,裴衍同样没什么特别反应。

直到上个周末,老姜煲了大锅的鸡汤,让她给在医院值班的母亲送过去。

心内科主任是独立的办公室,姜书杳进去的时候母亲不在,她把鸡汤搁在办公桌上,一份文件恰好映入眼帘。

是关于本次病历系统招标的公司报名表,其中有一个名字,几乎一眼就抓住了她的目光。

云腾科技。

实在太敏感了。

她和裴衍已经紧盯新远和HT整整两年,知道他们最近把收购目标钉在了云腾。

 

元忡的胃口越来越大,以前借着新远打压同行,现在更是鬼迷心窍,要去动云腾这样的地头蛇。

云腾家大业大根基牢固,不是任谁都能搓圆捏扁,元忡想要打人家的主意,简直天方夜谭。

所以她很好奇,对方这次到底会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达成目的。

相比于姜书杳的兴奋,裴衍显得淡定很多。

“继续等吧,短时间内HT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为什么?”她问。

裴衍冷冷一笑:“难啃的骨头,元忡不会贸然出手,他同样在等一个时机。”

时机......

姜书杳脑子警铃大作,连忙把云腾参加华仁招标的事告诉了裴衍。

她有很强的预感,元忡一定会在这次的招标会上动手脚,至于对方具体会出什么阴招,目前还没有丁点儿线索。

当然,让她更加迷醉的却是裴大少爷。

得知消息的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什么时候出的门她一无所知。

第二天他仍旧起得很早,出门时她同样还睡着。

第三天,他不小心弄出动静吵醒了她,见他背着电脑整装待发,姜书杳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道:“就算做贼你也应该告诉我,万一哪天回不来,我才好有个心理准备。”

女孩像在说梦话,声音软糯糯的,内容却并不怎么受听。

裴衍大清早被她逗乐,饶有兴致的问:“如果我真回不来,公主会不会伤心?今后有什么打算?”

连续两个问题,听起来很好回答。

可姜书杳想了半晌,皱着眉难受道:“没什么打算,你回不来我就去找你,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死。”

那刻裴衍已经确定她不是在说梦话,最后那一句,让他原本平静的心几近崩塌。

这辈子听到最狠的话,无疑是公主说要陪他一起死。

从她口中吐出来,没有海誓山盟的郑重,也没有泪眼朦胧的深情。

很平淡随意的讲给他听,就好像是一件准备良久,已然当做习惯的决定。

在对付元忡这件事上,裴衍从没有明确表示过要让她插手。

他想要把她排除在一切危险之外,等到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他带着干净的驱壳去娶她。

但裴衍没想过,姜书杳对他的感情,早已不如从前那般浅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