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那人就要把手搭到林曼的肩膀上。

    秋若若眉头一皱,伸手就把那个人的手给打掉了。

    “我们不认识你,不要来打扰我们吃饭的兴致,如果你继续骚扰我们的话,我会选择报警!”

    “拿这话吓唬谁呀?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敢跑来喝酒,就应该做好陪哥哥们的准备!”

    那鸡窝头简直就是个无赖,软硬不吃,好赖不分,甚至得寸进尺的,直接伸手抓住了秋若若的手腕。

    “小妹妹手挺嫩啊,来~让哥哥先亲一口再说!”

    鸡窝头后面还跟这两个形容猥琐的小弟,一看自己大哥要得手了,也嘿嘿笑着准备走过来。

    两人怎么能就这样忍着,让这几个人欺负呢!秋若若趁男人不注意,直接抄起桌上的铁筷子,就想往对方手背上戳。

    结果没等到筷子戳下去,秋若若就听见鸡窝头“嗷”的一嗓子,抓着她的那只手也松了。

    “诶诶诶!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动老子!”

    鸡窝头回身,一拳头就要打过去,结果拳头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掌给捏住了。

    秋若若这才看清那人,一身黑衣黑帽,戴着一副黑色的口罩。

    他的身形十分高大,帽檐压的很低,只能看到一双眼睛,眼中射出的寒光阴戾,一只手就让鸡窝头整个人疼的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是谁呀?竟然敢动我们大哥!”

    鸡窝头后头那两个小弟抗着膀子走过来,觉得以多欺少也能把眼前这突如其来的男人给制住了。

    那个黑衣男人一动没动,只是掐着鸡窝头的那只手一直不停的收着力。

    “说你呢!你给我……哎哟卧槽!”

    哀叫声响起,鸡窝头的小弟被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人,直接薅着领子揪出去了。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老板娘见事情不妙,跑过来说和。

    看着一身黑色的男人,脸上带着好说好商量的神色。

    “嗨,这小子我认识,街头上那家小卖店老板的儿子,得罪两位了!我替他陪个不是,今天的饭钱全免了行不行?”

    黑衣男子被求了,还是没有停手,手上力道快要把鸡窝头的手指头掰断了。

 

    他没搭理老板娘,也没看鸡窝头,一双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秋若若。

    老板娘人精儿,看出点儿什么,转头向秋若若求情。

    “对不住了,让这位先生停手吧,再这么下去,手真断了!”

    秋若若和林曼本来也没想把事情闹大,不过如果没

    有眼前这男人,她们今天肯定是要吃亏的。

    “算了,饭我们不吃了,老板娘,这是饭钱,放在这儿了,林曼,我们走吧。”

    秋若若掏出钱放在桌上,跟林曼说完,又看向那个男人。

    那人也一直在看着她,好像在等什么似的。

    秋若若被他这样盯着,忽然福至心灵,说了句。

    “放开他吧。”

    “哎哟!”

    下一秒,鸡窝头就被放开了,抱着手夺门而逃。

    林曼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看黑衣男,又看看秋若若。

    就,这么听话?

    秋若若也是没想到,她跟那人道了谢,与林曼对视一眼,离开了小馆子。

    两人并肩走在小吃街上,都走出去好远了,秋若若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

    “林曼,你有没有觉得有人跟着咱们?”

    秋若若压低声音问。

秋若若本来是压着声音问的,结果林曼却正常音量,直接回答了句。

    “有啊,就是刚刚那个小哥哥啊!”

    秋若若:“!”

    她停住脚步,然后回头看。

    身后十步远的距离,那个黑衣男子果然就站在那里。

    秋若若想了想,就冲那人走了过去。

    “刚刚真的很谢谢你,没有什么能表示的,不如我请你喝杯奶茶?”

    就是这么问了一句,倒不是她故意要这么说,虽然这个黑衣男子刚刚帮了她,但他看起来,好像有点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