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若若点完菜,招呼老板娘过来。

    “你们俩这是……”

    老板娘见她们俩这一身打扮,多少有些质疑。

    谁知道林曼早有准备,直接将自己的身份证掏出来,给老板娘看了一眼,笑道:“姐,我妹妹今天过生日,就想回来自己的母校追溯一下曾经的年少时光,所以才穿成这样的,放心吧,哈!”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等着,待会儿再给你们加碗长寿面!”

    老板娘是个爽快的人,都已经看见身份证了,也就不啰嗦其他的,转身就去了厨房交代菜去了。

    “待会儿你一定要好好尝尝这家的酒,他们家的酒是老板娘自己酿的,跟我老家的风味很像。”

    “你老家是哪儿的?以前没听你说过。”林曼顺口问道。

    “南边儿,一个不出名的地方。”

    说到这个,秋若若稍微有些含糊,不过她又觉得自己这样是多此一举,在今天之后,大概很多人都会挖出她的家乡,到底是在哪儿。

    雾乡,秋家。

    一丝惆怅,从秋若若的面上划过。

    老板娘端着她亲手酿的酒走过来。

    “你以前是临城三中的学生?”

    “对,我在这儿毕业的,其实以前,我经常来你这儿吃东西。”

    老板娘听她这样说,略略打量了一下秋若若,“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对你这小姑娘有些印象。”

    她回忆着,说:“以前跟你一块儿来的,是不是还有个高个子男的?”

    秋若若点点头,“是啊,他也很喜欢吃你这儿的菜。”

    老板娘一走,林曼的八卦魂就上身了。

    “她刚刚说的,该不会就是那位高贵的骆大总裁吧?”

 

    秋若若笑着摇摇头。

    怎么能是骆翰生呢?他一向不屑于在这样的地方吃东西,更不许她来这样的地方消费。

    每次被他发现,秋若若偷偷跟同学在这种小馆子吃饭,骆翰生回去都要拎着她的耳朵,好一顿教训。

    那时候的骆翰生,管她就像哥哥管妹妹,秋若若一度对他怀有敬畏之心……

秋若若在那个时候,真的是对把骆翰生当成自己的哥哥来看的。

    就是没想到这老狐狸对她一直存着非分之想,他们两个人几乎没有恋爱的过程,直接就迈入婚姻。

    整个过程秋若若都是懵的,她一直觉得自己看不懂骆翰生,但是将近四年的婚姻生活,让她觉得对骆翰生有了一定的了解。

    可等到秋若若很深很深的爱上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又发现自己看不懂他了。

    林曼看出秋若若有些心不在焉,她拿起旁边温着的酒壶,然后给两个人各自倒了一杯。

    “快点快点,先干上一杯再说,让我品品你家乡的味道到底有多浓~”

    这酒是老板娘用糯米和黄米发酵做出来的,本身就带着一股浓浓的米香,但是度数真的一点也不高,而且还带着一股甜滋滋的味道。

    林曼是第一次喝到这样的酒,一杯下去满脸惊艳。

    “哇塞!小秋,你从小就是喝这个长大的?”

    秋若若被她这句话问的,呛了一嗓子,好不容易等到不咳了才说。

    “什么叫喝这种酒长大的呀!我要是真的从小就喝酒,那长到现在,不就成了一个酒鬼了。”

    “不过我家里人倒是经常喝这种酒,我小的时候,外婆每次都会拿着筷子沾一点点给我喝。”

    林曼听她说着,已经很自觉的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她看着放在小盆里的酒壶,感慨道:“你们家乡的人也真是精细啊,现在天都没这么冷了,喝酒还要温着喝?”

    “嗯,这酒温着喝对身体有好处。”

    结果还没等到菜上全,她们两个就已经连续三杯酒下肚了。

    倒不至于醉,但脸上却红成一片。

    小馆里的人渐渐上来了,每一桌上都坐满了人。

    “诶~怎么两个小姑娘在这喝起酒来了,要不要哥哥陪陪你们啊!”

    秋若若闻声抬头,看见一个顶着鸡窝头的男人,正一脸不正经的上下打量着她。

    林曼当下面色一冷,瞪了一眼对方,说:“哪儿来滚哪儿去,少打扰老娘喝酒的兴致!”

    这话说的颇有气势,倒是让鸡窝头真的一愣。

    “嘿嘿~小妹妹说话挺冲啊!没关系,哥哥就喜欢这样的!带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