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苏在收到她的定位之后,立马就回复了这四个字。

    秋若若被她这干脆利索的回复逗笑了,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唐晓苏不仅仅是她的同性好友,而且还像一个总是救她于水火的骑士。

    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不错,秋若若让自己放松下来,索性将裙摆理好,直接坐在了台阶上。

没过十分钟,唐晓苏便骑着她那辆拉风的摩托车,停在了秋若若的面前。

    “ 喏~”唐晓苏将手里的袋子晃了晃,然后看向周围,说:“小秋,这附近有可以换衣服的地方吗?”

    “那儿应该有个洗手间,晓苏你陪我过去吧。”

    唐晓苏皱着眉头,扶着秋若若往洗手间走去。

    “为什么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这次是不是又跟骆翰生有关系?”

    她一边问,一边盯着秋若若的眼睛看,她们彼此之间太了解了,只要眨一眨眼睛,唐晓苏就能看得出她是不是在撒谎。

    被唐晓苏盯得心里直发毛,秋若若嘿嘿笑了一声,有点心虚道:“嗯,没有啦,跟他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弄的,不过今天的确是被他抓来一起参加一个发布会。”

    “是吗?”唐晓苏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秋若若哪敢说脚上的鞋子是骆翰生让她穿的,她说着,把唐晓苏手里的袋子拿过来,佯装看衣服,想把话题给岔过去。

    这一看,就给惊着了。

    “不是吧!唐晓苏,让你给我带衣服,你带的这是什么呀?”

    “怎么了?不满意吗?”唐晓苏抓了抓头发说。

    秋若若在她疑惑的注视下,从袋子里拎出一件套头卫衣和一条运动裤。

    “唐晓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身衣服好像是咱们高中时候的体育课专属哦。”

    这次换成唐晓苏心虚的笑。

    “呐!收到你的信息,我立刻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随手抓了套衣服,也没看清楚是什么……”唐晓苏说着把衣服扯过来看了看,“不过你看这配色,挺好的,你放心,以你现在这长相,穿上去一点儿也不违和。”

    秋若若无语的看着她,嘟囔道:“这哪是违和不违和的事情啊……”

 

    “哎呀,你就别讲究那么多了,快点进去换,我替你守着~”

    唐晓苏说着就把秋若若往洗手间的一个单间儿里推。

    等到秋若若换好衣服出来,从头到脚看了自己一遍,脑门儿上飘过一只小乌鸦……

    这简直就是强行装嫩啊!

    其实唐晓苏这个人吧,也是粗中有细,她不光给秋若若带来了衣服,顺带还带了一双合脚的鞋子,鞋底软软的,穿上去之后走路也不那么疼了。

    “我就说嘛!小秋,你跟高中时候比,根本一点变化都没有哎!”

    唐晓苏已经激动的冲上来,一把揽住秋若若的肩膀,两个人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一起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

    “嗯,我倒是比之前帅了很多!”唐晓苏看完,抬手在自己下巴上比出一个“八”,顺带夸了自己一句。

    “是哦,那个时候你还留着长头发呢……”秋若若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了一句。

    结果没想到,竟然成功的踩到了唐晓苏的痛脚。

    “啊,求你了!你给我闭嘴,别再提我长头发时候的事啦!”

    “怎么了吗?明明你长头发的时候也很好看啊。”秋若若被她吼的不明所以。

    唐晓苏那张,万年不变的“厚脸皮”,竟然因为“长头发”这三个字,一下变得通红。

    秋若若睁大眼睛看着她,忽然想起一段往事,“小酥糖,你不至于吧……”

    “至于!我怎么就不至于了!”唐晓苏红着脸,梗着脖子继续吼。

    秋若若看她这样,想笑又不敢笑,小心翼翼的说:“小酥糖,天涯何处无芳草,他既然那么有眼无珠,不如你就委屈一下,从了我吧!”

    “喂!秋若若~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正经啊?要从,也是你从我好不好!”唐晓苏一本正经的纠正她。

    “好好好,是我从你,只要唐大女侠,不嫌弃我就好~”

    她们两个人说笑着,从洗手间走出来,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不远处拐角后的那个人的耳朵里。

    一棵老槐树的树杈伸过来,正正好,将那人的半个身子挡得严严实实。

    没有人看见,当他听到那些对话的时候,嘴角处勾起的微笑有多么的迷人。

    唐晓苏不放心秋若若这个伤员,强行带她去最近的医院看了一下,捎带手买了一些治扭伤的喷雾,还有药膏。

    “要回哪儿去?我直接送你。”

    “嗯,我还真的想去一个地方,正好你骑车载我过去,方便一些。”

    秋若若是想去林曼的办公室一趟。

    以她现在的心情,真的很不想回御琼湾,也不想回自己的小家,这两个地方,都会让她摆脱不了骆翰生带给她的阴影。

    她此刻只想放飞自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去。

    唐晓苏的摩托车一向开的飞快,不过今天顾及着秋若若坐在她后面,生怕开快了被她念,所以就以龟爬的速度,一路骑到了秋若若所说的地点。

    “你一个人上去行吗?”唐晓苏有点不放心。

    秋若若莞尔一笑,对她说:“放心好了,对方是跟我联系很久的编辑,我手上有很多活儿,都是她给我的。”

    “你快点回去吧,待会儿就是饭点儿了,福利院又要忙起来。一会我谈完了事情,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唐晓苏点点头,长腿一跨,迈上自己的车子,把药膏和喷雾递给她。

    “别忘了抹药,晚上拍照,我要检查~”

    “知道啦,我的唐大女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