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秋若若一直低着头。一手扶着围栏,一手轻轻的捏着自己受伤的脚踝,细眉微蹙,眼眸深处,是让人难以忽略的悲楚。

    他见她的次数很有限,但宋凛想了想,大部分的时候,秋若若的状态都是不好的。

    可见骆翰生并没有多么心疼他的这个媳妇儿。

    宋凛一直没有说话,秋若若以为他已经走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她又听见沉稳的脚步声。

    “我看旁边有洗手间,用帕子沾了些凉水,给你敷一下吧,这样会好受一点。”

    秋若若的眼神停留在宋凛手中的手帕上,这年头,很少有男人会在身上带手帕了。

    不过这样贴身的东西拿来给她敷帖,秋若若总觉得有些不妥,因此她笑了笑,客气的回绝了。

    “没关系的,我在这儿待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她的回绝,似乎是在宋凛意料之中,后者只是勾唇笑了一下,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在行动上给了她一个明确的答案。

    宋凛蹲下身,拿着手帕的那只手,轻轻的覆在了秋若若红肿的脚踝上。

    “嗳!你……”

    她下意识的想往回缩,对方看似没有用力,但是在她想要躲闪的时候,却轻轻松松的桎梏住了她。

    “没有冰袋,只能用手帕简单的敷一下,待会儿我带你去医院再检查一下。”

    他说着,在感受到秋若若不再挣扎之后,手上的力道稍微的松了一下。

    “我说过了,我跟翰生是过命的兄弟,我对他的女人没有兴趣,你大可不必对我如此设防。”

    宋凛的语调听上去再正经不过,加上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秋若若觉得自己再刻意回绝,就显得有些过分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不过手帕可以给我吗?”

    秋若若伸出手,将手掌摊开。

    宋凛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此时抬头看她,她鬓角一缕散落的发梢,就这样不经意的划过他的脸颊。

    秋若若并没有发现,而宋凛也装作没有事情发生。

 

    “好,给你,你自己来。”

    他将手帕递交给她,而后站起身。

    每次等到手帕的温度,变得温热起来的时候,宋凛都会适时的伸出手,秋若若便会将手帕递给他。

    没过一会儿,宋凛便会拿着再一次用冷水冲过的手帕回来。

    如此反复了三个来回,整个过程中,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过任何的交流。

    秋若若只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在她以为宋凛不会发现的时候。

    但就是那么的巧,只一眼就被对方轻松的捕捉到了。

    秋若若大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想想自己又不是做错事的孩子,干嘛这样不好意思。

    “上一次你帮忙,真的谢谢你了。”

    她想了半天,总觉得应该找个话题,于是想起宋凛上一次在老宅,曾经出手帮忙。

    宋凛听了,不太在乎的嗯了一声。

    秋若若又窘,心道这人应该是不太喜欢跟不熟的人说话吧。

    于是秋若若便想找个由头,跟对方作别。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今天又给你添麻烦了,这个手帕……”她收了收自己的指尖,将手帕握在掌心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个手帕我先带回去,洗干净了再还给你好吗?”

    宋凛从小就不是块读书的料子,但他以前听人说过一句话。

    肤若凝脂,手如柔荑。

    这话当时宋凛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意思,只觉得是古时候的人闲的没事干,信口胡诌。

    直到今天他与这个女人这样近的站在一起,近到宋凛几乎可以看到她卷翘睫毛在眼睑处,倒映出来的一片小小阴影。

    宋凛的视线,停留在秋若若握着他手帕的指尖上。

    他终于明白那两句话的含义了。

    对方一直不说话,秋若若窘的要死,脑子拼命的转,想着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宋凛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声。

    “脏了,送你了。”

    说罢,便转身走了。

    这样子,跟刚才强行要帮她冰敷的热情一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秋若若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等到她好不容易想明白宋凛话中的意思的时候,脸上的色彩红白交错,心情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所以呢,我也没有求着你来帮我呀……”

    秋若若小声抗议,觉得有点委屈。

    但是被宋凛这么一打岔,刚刚在会场上那一阵难言的情绪,竟也退却了不少。

    秋若若有心想要快点儿离开这里,虽然她现在所处的地方,距离会场已经有一段距离。

    但是……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衣服难免有些惹眼。

    想来想去,没有人可以求助,只能发信息给唐晓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