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里的食材才刚刚手,一群人就迫不及待的拿着筷子往锅里面加去。

    那些食材冒着热气,在裹上慕小小精心调制的酱料,一股浓烈的香味在口中迸发出来。

    让人忍不住眯了眯眼睛,一时之间二楼的房间里雾气腾腾的。

    那切成薄片的羊肉吃起来是极为美味的,但是也是极为费功夫的。

    那刀功极好的师傅切了半个小时才接切了几盘的羊肉,如今还没到半个时辰便被一扫而光了。

    慕小小看到那长安郡主倒是没对羊肉冻几道筷子,想必是受不了那羊肉的腥味吧。

    他转而到了厨房,让那个师傅切了几盘牛肉上来。

    大家一开始看到羊肉几乎要没有的时候,还在有些惋惜,但是看到那牛肉又被端上来的时候,面上都是欣喜的模样。

    一个个嘴里面塞了不少的食物,好不容易咽下去,又是争分夺秒的往着锅里面伸去。

    一时之间那四个格子里面的底料皆是少了不少。

    菌汤锅里面慕小小放的是冬瓜香菇一类的食材,而豆腐冬笋一类的则是放在了番茄锅里面,丸子羊肉则是放在了辣汤里面。

    一群人吃的冒了热汗,但是还是不想停下来。

    那长安郡主毕竟是个女子,还要顾得吃的优雅,所以并不和他们争抢。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慕小小这酒楼里推出的菜品着实对人胃口。

    过了许久这群人才放下筷子,依旧是念念不舍的,看着锅里余下的一些汤汁。

    “王爷这次可是找到了个宝藏了。”

    “是啊,来之前竟没想到这里的菜如此美味。”

    一群人争先恐后地夸赞着这火锅。

    就连那长安郡主也是极为傲娇的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他们的说法。

    这里的每一个人无一不是些王权贵族,于是这酒楼的招牌就这样打出去了。

    此后这酒楼的生意一日比日火爆,不少人每日排着长队就是为了能吃上那一口火锅。

    所以说慕小小后面又定制了几十个锅子,但是还是不够的,于是每日变限量推出一百二十份左右,其余的都是用来卖螺蛳粉了。

    所以说那些人一旦一开始还是有些介意那螺蛳粉的臭味,但是吃到后面便欲罢不能起来。

    可以说这酒楼开始慢慢的在京城扎稳脚跟了。

    这一日慕小小特地请来了小王爷还有一些酒楼里的师傅在家里面做起了火锅。

    算是犒劳这一个月以来每个人付出辛勤的努力了。

    那长安郡主听说小王爷要去慕小小家吃东西,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的,立马厚着脸皮跟了上去。

    美名其曰自己也为酒楼出过一份力,所以去吃顿饭怎么了,自打那日吃过一顿火锅之后她时常光顾九里香,但是有些时候也是吃不上火锅的。

    不少的王权贵族抢着预定,自然是没有她的份的。

在锅的两旁还掉了两片青菜的叶子,但是却和锅里面的黑炭完全是两种样子,慕小小抽了抽嘴角。

    他不知道江向生是如何把一盘青菜炒成黑炭的样子的,不得不说厨艺还是得看人的天分的。

    江向生有些心虚的,转过头去。

    “我想着你这么久没回来,又看到一旁有青菜,就想炒个菜给你尝尝。”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江向生觉得平日里见慕小小做菜,得心应手的样子,想必自己做起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却不想成了如今这般局势撒了油之后,那锅里便滋滋滋的冒出烟来,他吓了一跳,赶忙把青菜倒进了锅里,却不祥,那青菜上面的水还没有弄干净就冒出更浓的烟来。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变成这副刚才的样子了。

    终于慕小小再也忍不住笑容放声大笑起来,惹的江向生先是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后面也随着慕小小笑了起来。

    慕小小知道这毕竟是江向生的一番好心,但是奈何江向生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知道你是想做一顿好吃的给我,但是下次这样的事情交给我好吗?”

    慕小小的眼角还挂着泪水,她目光温柔地看着江向生说道。

    江向生点了点头跟在慕小小后面把厨房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拾干净了。

    最后两人煮了个米粥,又清炒了个木耳和胡萝卜,本来还有一个青菜,但是如今已经壮烈牺牲了。

    两人简单的解决了一顿晚饭之后,慕小小和江向生说起酒楼里准备开张的事情。

    但是江向生并不懂得这些,只让慕小小注意安全,有事的话尽管去找那小王爷就行。

    他知道那小王爷对慕小小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念头,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罢了,所以也放心慕小小找他帮忙。

    “酒楼开张的话,若是外人不晓得你和他的关系,倒是不如利用小王爷的身份来为你们酒楼打下名头。”

    慕小小眼前一亮,毕竟在京城里能引起轰动的人,无非就是那些王权贵族了,而小王爷的身份刚好算那一类。

    听说那小王爷走的还和皇上积极的亲近,而且性格极佳平日里乐善好施,若是有他做名人效应,只怕就不愁酒楼里没有客人来了。

    在京城百姓的眼中,那小王爷更是一个乐善好施,接济穷人的王爷,十分受到百姓们的爱戴。

    一代那小王爷有了什么动静,只怕全京城的人全都知道了。

   宋凛垂眸,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小女人。

    她很不好,刚刚的那句问话,只不过是他不由自主问出来的而已。

    他当然看得出,她有多不好。

    宋凛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总是有一股控制不住的冲动。

    他从没有来得及细想过,这个冲动是因为什么,此刻周围没有什么人,只有他跟秋若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