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哪家的人?长得倒是挺标致的。”

    江向生接纳女子也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便转身就想走,但是那个女子却叫自己的婢女拦住江向生要走的路。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今日若是不告诉我,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我就不让你走。”那女子倒是开始摆出一份蛮横无理的样子了,有些趾高气扬的看着江向生。

    倒是一旁的小丫头有些心虚。“小姐,我们这样做不会……”

    但是立马去给自家的那位小姐白了一眼,显然是这种事情做的也不少了。

    “让开,不要逼我动手。”江向生十分不愿意与他们纠缠,往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头,面露不善的看着他们。

    反倒是那女子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反而朝着江向生挑衅。

    “今日我就是不给你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就在江向生准备给他们一点教训的时候,那小王爷从门口走了出来。

    “你们这是在闹什么?怎么在大门口吵吵嚷嚷的?”

    原来这位女子是这小王爷府上的常客,至于那身份自然不必多说,皇权贵族是跑不了的那门卫见了江向生与他们起了冲突,便进去找小王爷了。

    “长安郡主?”

    江向生依旧时面露不善地盯着那位长安郡主,虽说是个郡主,但是除了穿着衣物长得与郡主有几分相似之外,那性情着实是让他不敢高攀。

    “没想到吧,我是个郡主,所以赶紧将你的名号报上来。”

    “够了长安,你不要再闹了。”最后在那小王爷的训斥之下,那长安才缩了缩脖子,旁人他都是不怕的,唯独对这小王爷有三分敬意,无他只是担心她向皇上告状罢了。

    他吐了吐舌头,最后转身朝着府里面跑去,还不忘看江向生一眼。

    “让你见笑了,东西我已经收到了,味道很是不错,让请代为转达我的谢意。”

    江向生黑着一张脸,全程没有说话,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迈着步子走开了。

    慕小小听完这话倒是也没有吃醋的意思,老有兴致的看了一眼江向生。

    “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你这走到哪里身边都是有不少女子对你刮目相看呢。”

“公子,王爷有请。”

    外头那个名叫长风的侍卫,在门外对江向生抱了抱拳。

    “知道了。”

    江向生虽说觉得他来的不是时候,但是既然居人篱下免不了这些麻烦。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对着慕小小,让他关好门窗便,随着那长风往战王爷府上去了。

    夜黑风高,唯有几声蛙吟在空气中炸响,江向生如今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了,慕小小有些不安的在房间踱步,桌子上还摆着已经冷掉的吃食。

    忽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慕小小先是一惊,又是忽然往外面跑去。

    “是我开门吧。”

    慕小小松了口气,立马将江向生迎进了屋里头,给他倒了杯热茶。

    “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江向生摇了摇头,说起事情的经过来。

    话说他到了战王爷府上之后,并没有见到战王也本人听说是外去打猎了,明日回来让他做王爷的侍卫。

    “你可是不喜欢这职位?”慕小小发现江向生自从回来之后,眉头就没有松展过。

    “这倒不是,只是见到你的机会恐怕就要少了。”

    江向生摇了摇头,拉过慕小小的手,让她坐在自己一旁。

    “放心吧,我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再说了,我也打算最近这些时日去酒楼里逛逛。”

    “可是王叔先前说给你的那个铺子?”

    慕小小点了点头,在他来京城之前王叔曾给了他一间铺子,说是暂且由他经营管理,这几日他还上学有些忙没有来得及去看,等明日的时候就开始上手。

    这件事情他也曾和那小王爷说过,毕竟在天子脚下做个酒楼,免不了会遇到一些皇权贵族,到时候惹上什么事情也不好说,所以有那小王爷帮自己帮持帮持,倒也不错。

    明日,慕小小便起身去看了那酒楼的位子,倒也算不上多么偏僻,人流量也不多不少。

    去看那酒楼的时候,他特地带上了小王爷,毕竟这铺子也算是他的财产。

    那小王爷也给慕小小一批,人手都是手底下亲自调教出来的。

    因为怕外头请来的人不服管教。

    如今这人选也定好了,等过些时日那些供菜供肉的也定下来就可以重新开张了,但是慕小小却说不用着急。

    这座酒楼虽说开了也有些时候了,但是终究比不上京城那些数一数二的酒楼,若是贸然开张,只怕也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所以他打算搞一波营销。

    如此意外的话,不但可以起到宣传的作用,而且也为前几日的客流量打下了基础。

    小王爷听了之后连连点头,他竟然不想慕小小的思路如此的新颖,他从未听说过营销一词。

    慕小小倒是觉得有些心虚,因为他只不过是把现代的一些营销理念搬到了古代来罢了,说到底并不是他的东西。

    那小王爷追问下去的时候,他也只能含糊其辞的说道,是从书上看来的。

    “若是可以的话,真想让你做我的义妹。”小王爷摇了摇手里的扇子,眼中尽是虔诚的光。

    慕小小意识到这小王爷并不是在说笑,连忙摆了摆手。

    “可不行,我只是一个无名无份的民间妇女罢了,哪里能和你们攀上亲。”

    让小王爷愣了一下,转而大笑了两声。

    “我们与你们倒是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是生的比较好罢了。”

    两人的谈话被外面传话的小四打断了,说是酒楼的牌匾已经做好并送到门口了,让慕小小他们过目。

    那牌匾是用上好的木材做的,周围撒了金粉还镶了金子,亮堂堂的写着九里香三个大字。

    名字是那小王爷起的,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慕小小觉得这名字倒也不错,就也没反对。

    “做的还挺快的。”慕小小的手指轻柔的在排便上划过,手感很润滑,带着一股清新木材的香气。

    “听说供菜和供应肉的人都找齐了。”

    如今万事俱备,只等着过些时候开张了,至于那些宣传的人,慕小小也早早的分配了下去。

    每人手里拿着一篮鸡蛋在门口吆喝着,效果倒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