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院子都挂着一个牌匾,上面用龙飞凤舞的字写着那些院落的名字。

    没走过一处院子,慕小小心中就多一份震惊,她忽然想到红楼梦里那贾宝玉住的,那大观园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两旁种满了一些形形色色的花,大多数是海棠,更多的是一些慕小小从未见过的花红的妖艳。

    四处假山流水应有尽有,里面的用人见了他们也都是低眉顺眼的样子看向去家教极好。

    全程那小王爷口中的话就从未停过,似乎要将这宅子里每一处景致都细细的讲给慕小小他们听,但是江向生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最后他们走到的便是那小王爷住的地方。

    慕小小在进门之前并是觉得里面比外面还要精致上些许,因为他们所见的前面的那几个院子,那些用具皆是惊艳四座的,喝水的杯子也都是玉的。

    但是在推开那扇雕木门的时候,里面并没有像慕小小想的那样,地上铺满了金子。

    而是一处简简单单的小屋里面传来淡淡的墨水味倒是挺古色古香的,四周的墙壁上挂了几幅不知名的画作。

    江向生倒是也新奇的瞧上了几分,心底对着小王爷有了三分的改观。

    穿过外室又往着内室走去,两者之间放置了不少屏风,屏风上面画的正是百鸟朝凤看上去蔚为壮观的样子。

    那桌子上还有一副尚未写完的字画。

    “这一路上见了不少的新奇东西,可有喜欢的,若是有你说一声我便送给你。”

    那小王爷喊人给慕小小他们倒了两杯茶,空气中立马弥漫着一种雨后清新的味道。

    慕小小只是捧着茶杯并不喝,倒是江向生小抿了一口,眼前一亮。

    “好茶。”

    “想要的东西倒是没有,只不过我们可能要在京城待一些时日,到时候是若是有什么事情只怕还要来找你做靠山。”

    俗话说,这天子脚下即使扔一个石头出去,那砸中的也就是一些官员。

    所以,慕小小想给自己找一个靠山而现,如今这小王爷与他们关系极佳。

    但是慕小小从来都不会占别人的小便宜,请人帮忙自然是要给些好处给别人呢。

    当他和小王爷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小王爷却摇了摇头。

    “此事你们不必担心,既然你明白了金晨,那我自然会护着你了,所以说你们是战王爷的人,但是与我终归是朋友,若是觉得过意不去,往后若是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带上我一份即可。”

慕小小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小王爷这么喜欢自己做的食物,一把答应下来,江向生倒是有些吃醋了。

    因为自从慕小小从王府出来之后心情就一副很好的样子,嘴里哼着他从没听过的歌,正在厨房里面忙活。

    先前他们从镇子上面看到些新鲜的螃蟹就买了一些回来,此时慕小小正在打理他们。

    洗刷干净之后,就放入蒸笼里面蒸熟。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慕小小才从厨房里面出来,手里还拎着个食盒。

    “你要去那里?”江向生皱了皱眉头,看着慕小小那架势似乎是要出门。

    “去送吃的,你的拿分我留在厨房了。”慕小小拎着食盒就要往外头走去,却被江向生一把拦了下来。

    “你呆在家里,我去。”他有些生闷气般的接过慕小小手里的食盒,迈着大步往外头走去。

    慕小小乐得自在,自顾自的在家里面准备起了今日的晚饭。

    刚才出门买了不少新鲜的食材,于是慕小小研究了一下,打算晚上吃一顿炸串。

    要做炸东西的时候,最考验的就是油温还有火候,如今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也能自己把控火候了,也算是有一点进步。

    用来包裹食材的淀粉放在一旁旁边放了一些蔬菜,还有鸡肉之类的。

    他将所有的食材都裹上一层淀粉,再裹上一层鸡蛋液,再裹上一层淀粉,这才放进了油锅里面。

    等锅里面的菜籽油微微烧热的时候,轻轻地将食材放入锅中小火慢慢的炸,直到它的表面变得有些青黄的时候,再用漏勺捞出来控干油。

    放在一旁晾凉之后将火势再调的大一些,让那油温慢慢的上升再将它炸一遍,那么就会变得十分酥脆了。

    特别是那李集捞出来的时候,外面金黄的一层,而里面却十分的柔软,那肌肉的香气扑鼻而来,一咬有的时候那油水还会在嘴里迸发。

    慕小小的口味从来都不是清淡的,最为喜欢的就是那辣椒粉的味道。

    这里人做饭大多数都是煮东西,将所有的食材放入锅中一顿大杂烩,

    很少有人会用这么多的油,再裹着面粉和鸡蛋将食物放入锅中炸的。

    就算是有的话,那也是宫里面稀罕的食物,慕小小他们还不一定能吃得到。

    当慕小小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的时候,就看到江向生气,匆匆的从外面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就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大火气,不就是让你去送个饭吗?”

    江向生全程咬着嘴唇,那目光像是要喷出火来,手里也没有拿任何的东西。

    慕小小颇为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还是给慕小小倒了杯茶,让他降降火。

    在江向生断断续续的讲述之中,慕小小知道了江向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是桃花开了。

    话说江向生刚走到那小王爷的府上,那门卫却是拦着不让他进去,于是他将那食盒交到门卫手中,便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却撞上了一个女人。

    “哎哟,你是谁呀?怎么走路的?不戴眼睛吗?”

    一个穿着看上去雍容华贵的女子被江向生撞了一个踉跄,却被自己身旁的侍女及时吻住了身子,这才没有跌倒在地上。

    “抱歉,刚才冒昧了。”江向生皱了皱眉头,他也不曾想到身后突然冒出了个人。

    是终究自己身强力壮的,没受到什么伤害,道和歉道也没什么。

    但是没有想到,那女子却是不依不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