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对他步步紧逼,让他产生犹豫,其二再是耍些小手段。

    “罢了罢了,该来的总该是会来的去,那就去吧。”

    江向生叹了口气,终究笼子中的鸟儿早有一天是会飞向蓝天的,若是一直在鸟笼子下面呆着,总有一天会被磨光了血性的。

    “你当真同意了?”慕小小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子,他本以为他还要再磨一会儿江向生才会答应,但是却不想江向生答应的这样轻而易举让他反倒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在看到江向生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时候,慕小小极为兴奋的抱住他的脖子。

    其实慕小小心中总有一些感觉,那就是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她又想不起来。

    每次听到京城这两个字的时候,心跳总是会漏了一拍,也许那自己会找到答案吧。

    夜色如水,犹如弯钩般的月亮挂在漆黑的天上。

    一股冷风飒飒的从林间吹过,点点星光照亮了一条小路。

    漆黑的人影慌忙地朝着树林里面跑去,人群三三两两,似乎后头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们。

    他们不时带着惊恐的眼神回头张望着,在发现后头没有人追上来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老爷,你这是犯了什么事情,害得我们娘俩这样命苦…”

    一个妇人擦着眼边的泪水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面跑了。

    “鬼才知道那战王爷安的是什么好心,早知道他如此狼子野心,我就该…”

    那位老爷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没了声响,身子重重的倒在了树林里。

    脖子上多了一道细细的划痕,那林子里面突然爆发出了夫人极为惊恐的尖叫声。

    “快跑媛儿,你快跑。”

    那个叫媛儿的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父亲和在一旁的母亲,但是她却不敢违背母亲的命令。

    小小的身子刚往前面跑了两步,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像是被林间的石头绊了一下,倒在了地上,就这样晕了过去。

    听到的就是自己母亲的惨叫声,在模糊之间似乎发现自己身边多了几道熟悉的声音。

    “人都处理干净了吗?”

    “处理干净。”要极为阴沉的男声压低了声音,像是索命的恶鬼。

    “干的不错,回去王爷必定会奖赏你的。”一道声音说完之后随之消声了。

    此时已经清醒过来的媛儿,听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提到了嗓子眼。

  临走之前,慕小小好好的和江家以及王叔谈了一次。

 

    王叔对他这次去京城的事情十分的支持,表示他们酒楼在京城也是有名气的,如果慕小小需要,可以将那个铺子转让给他。

    然而这件事情被慕小小拒绝了。

    一来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一下子就有了个铺子,难免遭人眼红,二来他不一定有那个本事,能在京城把铺子开好了。

    不过若是可以的话,上前试一试倒也无妨。

    相比于王叔而言,江家的一群人倒是不希望慕小小跑到京城去。

    这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个什么照应,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这家又离得这么远。

    “这京城固然繁华,但是是个是非之地,若是你是想在那里开铺子,又何必到京城去呢?不远处的那个城镇也是不错的呀。”陈如霜皱着眉头试图让慕小小改变主意。“你到那边人生地不熟的,倒是未必是个好地方。”

    慕小小看到一家子人为自己担心,笑着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动摇的人,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就算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更何况他早就下定了决心。

    他的野心不只是在这一个小镇子上面开一个酒楼,他要到更大的地方去见见世面。

    江氏看他的态度如此的坚决默默的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慕小小叫到屋子里面。

    “这天子脚下,钱财是不能少的,我这些年也攒了不少的钱,为的就是给我以后的大孙子用,既然你和江向生一同前往京城,那么这些钱你收下吧。”

    慕小小吃了一惊,看到江氏推给自己的那个匣子,里面装了不少的银票,还有一些碎银。

    “娘,这些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们到那边都有人照应,再说了我身边还是有些银两的。”

    慕小小自然是推脱不肯收下的,毕竟这可是他一生的积蓄。

    听到慕小小说的这话江氏默默的摇了摇头,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将里面的一个金锁拿了出来交到慕小小手上。

    “这个你收着,是我去寺庙里专门求的用来保平安的,本来是想给我那未出生的大孙子的,现如今你先收着吧。”

    慕小小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大孙子,连个影都没有呢,这金锁就已经打出来了,不过这看这样式倒也小巧,他也就收下了。

    春日的天有些苦闷,那战王爷专门派了一辆马车来接江向生。

    一路上走来免不了颠簸,从未坐过长途马车的慕小小觉得有些犯恶心,时不时的就要下马车休息一阵,这才能赶路。

    江向生虽说有些心疼慕小小,但是去京城之事耽误不得。

    “要不你先在前面的柳州休息一下吧,到时候我派人去接你。”

    江向生喂慕小小喝了一口水,对他提议说道。

    “不了,这到柳州又是要费些周折,还是直接往京城去吧,也省了不少麻烦,我没有事的。”

    于是一行人在路上走走停停,费了好些时日,这才看到京城的影子。

    入了六月,天气开始慢慢的炎热起来,慕小小有些庆幸他们并没有在路上久留,这刚到了京城,马上又要入了夏天。

    交了入城费之后,慕小小便一直撩着帘子,往外头看看街上的人,牛马,看旁边的建筑,看路旁的小贩。

    这是一个极其繁华的街市,一眼望去只让人觉得眼花缭乱。

    马车并不敢行驶的太快,由着车夫在前面慢慢的赶着七拐八拐的过了几个巷子之后,车子这才停了下来。

    坐在马车里的慕小小内心不由得赞叹,不愧是天子脚下,这和那小镇子根本不能比,街上有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让他都想一探究竟,但是为了江向生的体面,他还是忍了下来。

    街上的繁华声渐渐小了下来,那些小贩的叫喊声也慢慢的听不到了,就连周遭的气氛也变得宁静安详起来。

    路也变得宽阔了起来,马夫赶着车在路上慢慢的走着。

    入了城之后他们并没有走很久,大约是一盏茶的功夫,马车就停了下来。

    那是一处并不偏僻的院子,一眼望去只觉得精致小巧。

    外头用竹篱笆围了一圈,似乎还种上了些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