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承嗣,字奉先,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人,女皇武则天异母兄武元爽之子。武承嗣其人,要才华没才华,要能力没能力,只会溜须拍马屁,但是他是武则天的侄子,武则天刚进宫时、作为妃嫔时,还有登上皇位后,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娘家。在掌权之后,一是为了进一步巩固自身的权力,二是削弱李唐王室大臣的分量,武则天大力扶持自家的宗亲上位,武承嗣也因此一步登天,青云直上。

武则天为什么把皇位还给李家?为什么不给侄子武承嗣?

凭借着裙带关系,他很快地往上爬,直至升到了宰相的位置。在那个位置上待了10年,10年中,武承嗣没有做出任何有利于百姓亦或是有利于朝堂的事情。反而是极力巩固自己的位置,讨好武则天。极力为武则天创造舆论,就算武则天不是天命所归,他也要假创出一个东西来证明这是天佑武周,比如说:垂拱四年(688年)五月,武承嗣让人在一块白石上,凿了“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八个字,并以“紫石杂药”装饰起来,然后令雍州人唐同泰献给太后,武则天高兴地称之为“天授圣图”。对于影响他做官的人,状告他的人,全都毫不留情地打压,并且极力向武皇谏言:“去唐家子孙,诛大臣不附者”。

如此可见,武承嗣,是一个残害忠良的奸相,然而在历史上,他的名气却并不怎么大,这是为什么呢?前面说了,武承嗣没有什么才能,除了拍马屁一无是处,奸臣奸臣,被后世所骂的奸臣要么十恶不赦,霸占位置多年,控制皇帝和朝堂;要么就正反两面,正的方面能为百姓做出贡献,能提出许多颇具有建树性的政策建议,坏的方面能够残害许多有功绩的大臣,使整个朝堂变为他的发言地。

但是,武承嗣谗害忠良,却大部分杀的是李唐王室的幸存者,为武则天称帝扫清了道路,说谗害忠良还算不上,这是历史的必然,武则天上位之后,武承嗣极力讨好,花言巧语,但是武则天再怎么说也是能登上皇位的千古第一女帝,能被武承嗣这个人蒙蔽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换个角度来看,武则天为了巩固自身势力而提拔武家,武家人的行动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某些行动可以说她是装作看不见,是默许的!

武承嗣拍马屁拍到了什么地步呢?武则天宠信薛怀义(即冯小宝),之后还收了两个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武承嗣对薛怀义可谓是“执僮仆之礼以事之”,完全把自己当作薛怀义的奴隶,但是武承嗣本身的身份是宰相啊!对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只要他们俩想骑马,武承嗣都是争着去帮他们牵马绳,一个奸相做到讨好皇帝男宠的地步,着实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