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即老陈一拉裤绳,宽松的裤头滑落下来……

 

咚咚咚……

 

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扬花,病看完了么,我来接你回家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紧随其后。

 

突如其来的动静,顿时吓得老陈一股子泄气,那儿瞬间变得和霜打茄子一般焉了下来。

 

这声音他很熟悉,正是村长陈彪,楚扬花的老公。

 

眼下陈大年不在,要是让他撞见屋内的情况,正值壮年的他还不打把自己这身老骨头给拆了。

 

“你在外面等一下!”

 

楚扬花也从异样的刺激中清醒过来,并相比慌张的老陈要镇定许多,整理了一下衣衫轻咳两声道:“老陈说我身子骨气血弱,给我开两副补气血的药。”

 

说完,她春意尚未退去的双眼朝老陈一阵眨巴!

 

老陈顿时会意,提起裤子坐到小桌边上,随便拿起纸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楚扬花则忙着收整凌乱的床铺,把湿透了大片的床单裹在了最下面,然后再去院子开门。

 

“你怎么脸红的这么厉害?”

 

门外,陈彪看着潮红仍未完全褪去的楚扬花,神色间带着一丝狐疑。

 

“我病根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

 

楚扬花没有丝毫慌张,翻了个白眼道:“我之所以找这老家伙看病,还不是看他一把年纪,就算想那啥也提不起劲!”

 

“那倒也是!”陈彪一听顿时乐了,心里也不疑有他。

 

此时,老陈也胡编乱造了一张药方走出来。

 

看见陈彪,他努力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把药方交给楚扬花后,再随意叮嘱了两句。

 

“老陈,我媳妇儿这病就得多麻烦你了!”陈彪倒也大方,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红票子塞给老陈。

 

“应该的,应该的!”老陈也不客套,径直收了下来。

 

反正这些年陈彪当村长,捞得可不少,这钱不要白不要。

 

只是当他看见一旁的楚扬花时,别有用意的补上了一句:“这病根一时半会根治不了,得要多尝试几次,扬花大妹子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

 

楚扬花会意,嫣然一笑道:“你刚才说你明天没事,那我就明天过来好了!”

 

“那好,明天下午我在家里等你!”

 

老陈心中一喜,只要楚扬花明天再来,这事就算十拿九稳了。

 

想到她刚才在床上扭动身姿的魅惑模样,心神都不由自主再次火热起来。

 

刚才楚扬花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陈彪的疑虑,此时对两人别有深意的对话也没有察觉丝毫不妥。

 

毕竟老陈的确年纪大了,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头,就算有心那也是无力。

 

这也是陈彪,在知道媳妇儿楚扬花病根在令人尴尬的位置,也同意她到老陈这里来治疗的原因。

 

随后两人没有多留,老陈客套的送到了门口。

 

可在临走之前,楚扬花背着陈彪,突然向老陈手中塞了一件东西。

 

低头一看,居然是那条湿润的黑色蕾丝......

 

老陈吓得不轻,生怕陈彪看出端倪,赶紧揣进了兜里。

 

等两人离开后,老陈关上门掏出那条蕾丝边裤衩,上头湿润无比,轻轻一捏手指便敷上了一层滑腻......

 

“真是个小浪蹄子!”

 

老陈将手指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气后笑骂了一句,心中对即将到来的明天下午极为期待起来。

 

老陈特意早起,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躺在太师椅上摇晃着养神,而是跟着电视里做了一套养身操。

 

毕竟看昨天楚扬花的反应,今天下午绝对是一场恶战,没有一个好的精神状况可不行。

 

只要第一次留下深刻印象,让她食髓知味,往后就算躺着哪儿,她也会乖乖的爬上来。

 

久经沙场的老陈,非常有自信办到这一点。

 

特别是想到昨天临走前,楚扬花小手抓捏的感觉,老陈血气蹭蹭往上涨,那儿再次支了起来,心里百般痒痒,恨不得时间能够快进,早点来到下午的时间段。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老早就在门口等候,却迟迟没见到楚扬花的影子。

 

老陈心头有些窝火,这种期待了一天却被人放鸽子的感觉可不好受。

 

最不好受的还是他那儿,从一早起来就一直雄赳赳的,他感觉全身的血都聚集在这一个地方了,整个人脑袋晕乎乎的。

 

老陈气呼呼的坐在太师椅上,感觉拂面吹来的风儿也不在惬意,反而扰得人心情烦躁。

 

咚咚咚!

 

来了!

 

听见这轻轻的敲门声,老陈眼神顿时一亮,满心郁闷瞬间一扫而空,顶着胀鼓鼓的帐篷就前去开门。、

 

不过,当门打开后,他傻眼了!

 

门外站着的居然不是他苦苦等待一天的楚扬花,而是穿着紧身T恤,一脸怯生生的苏秀琴。

 

来的人虽然不对,但老陈一身火气并没有因此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特别是视线落在苏秀琴牛仔短裤下,裸露在外面的两条雪白修长长腿,一双干净的休闲鞋,被白袜子包裹若隐若现的脚踝,更是令他浑身血管膨胀。

 

老陈恨不得立刻将她拖进屋里,剥光压在床上使劲发泄自己内心的欲望。

 

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如果没经过陈大年同意,自己私自这么做了,他这身老骨头下半身绝对只能在床上躺着过了。

 

“秀琴,你这是干什么来了?”老陈吞了口口水,润了润口干舌燥的喉咙,强压住内心的焚身浴火露出一个勉强算得上和蔼的笑容。

 

“我……”苏秀琴有些羞怯,犹豫了一下才怯生生道:“陈叔,大年今天去镇上了,晚上回不来,家里电表刚刚又坏了,想让你到我家去住一晚,我一个人怕黑……”

 

说着,苏秀琴脸蛋微微一红,似乎做出这番决定让她下了很大的决心。

 

她想起来了白天老公陈大年跟她说的,今天晚上可以先看看陈叔的本钱。

 

虽然陈叔是个老头,但是不知道那方面行不行呢!

 

苏秀琴内心这么安慰着自己,并且低下了头。

 

可当她一低头,正好撞见老陈高耸的帐篷,还时不时敲动一下,似乎下方隐藏着活的怪物。

 

脑海一片空白,她忍不住伸出小指头点了点。

 

嘶!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当苏秀琴略带微凉的手指点在帐篷尖上时,老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气瞬间升腾而起,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甚至,老陈想要心一横,准备将苏秀琴拖进屋里的大床上,先斩后奏再说!

 

好在关键时刻,陈大年那张不苟言笑的大脸浮现在脑海,终止了他这个疯狂的想法。

 

毕竟一时之爽,比起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度过的痛苦,怎么想都是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