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里带着些嫌弃,“先生女士,请问需要看些什么?”

周曲儿直接指着柜台上的项链,“要这一款。”

 

店员不怎么高兴地取了出来,周曲儿拿起来试戴了一下,很满意,“就要这个了。”

 

白亦非点头,拿出帝王卡,“刷卡。”

 

店员怀疑地看了眼,这才接过,拿去刷卡。

 

周曲儿笑呵呵道:“谢了啊!”

 

“不客气。”白亦非笑着回道,看向了周曲儿。

 

周曲儿身材本来就好,特别是锁骨,一看就让人欲罢不能,加上这项链的点缀,更是让人遐想。

 

当然,白亦非心里还是想着李雪,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移开了。

 

店员回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多了几分真诚和讨好,还有一阵后怕,幸好刚才态度不算过分,

 

“先生,这是您的卡和发票。”

 

白亦非看了一眼,拿回了卡和发票,然后把发票给了周曲儿,“你的。”

 

周曲儿不客气地接过,看着自己的项链,高兴不已。

 

这时,店员突然开口道:“先生,女士,是这样的,因为今天做活动,所以老板特地赠送两位一对情侣戒指。”

 

说完店员拿出了一对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情侣对戒。

 

啊?活动?周曲儿记得最近没有活动啊?

 

而且这戒指明明上万了,居然拿来送人?

 

周曲儿怔愣了一瞬,又想到刚才她说的情侣对戒,立马尴尬了,还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白亦非。

 

白亦非怔愣的同时也有些尴尬,轻咳一声,“她只是我朋友。”

 

“啊?”这下轮到店员尴尬了。

 

一男一女进来买首饰,还是男的给女的买,竟然不是情侣?

 

白亦非淡淡道:“戒指就不用了。”他们不是情侣,而且,他隐约觉得,又是因为帝王卡。

 

店员为难,不知道说什么。

 

周曲儿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拉住白亦非,“喂!白送的戒指你不要,是不是傻啊?”

 

白亦非眨眼,“我怕雪儿误会。”

 

“额......”周曲儿愣了一下,撇嘴道:“好吧!”

 

虽然那对戒指看起来很心动,但想想白亦非是雪儿的老公,就算二个人没发生什么,但这样做好像也不大好,更何况,谁想和他做情侣了?

 

于是周曲儿哼了一声,不管白亦非就出去了。

 

白亦非耸肩,跟着走了出去。

 

店员苦恼了,“没送出去怎么办?”

 

这时,一直在休息室门口看着的老板出来了,“没送出去就算了,下次见到他都客气点儿!”

 

那可是帝王卡的持有者啊!不巴结好怎么行?

 

“是,老板。”店员点头。

 

......

 

晚上,李家别墅的年会还在继续。

 

李雪再次回到了这里,毕竟是家族的年会,她就这么走了,也说不过去。

 

李凡看到李雪,装作关心地问道:“雪儿,你回去干什么了?是去借钱了?还是卖房了啊?”

 

李雪冷着脸,“和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你们借钱或者卖房子不就是为了还我钱吗?”李凡嗤笑一声。

 

李雪一愣,直接转身,自己坐到了餐桌的角落里,不搭理他。

 

李凡脸色微沉,他在家里的地位这么高,随便哪个人对他都是和和气气的,更别说这样甩脸色了!

 

“哼!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废物才能和废物结婚!”

 

在李家,还没人敢这样对他,他倒要看看,有谁会站在李雪这边!

 

李雪当做没听到,本来就不讨喜,就更不能在家族的年会上惹事了,她也不想让他老人家扫兴。

 

可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来,让李雪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李凡见状冷笑一声,“大家都看着你呢,你怎么低着头?这多不礼貌?”

 

顿时,大家的目光变得鄙夷,不满,嫌弃,仿佛李雪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

 

李雪隐忍不语,看了眼李老爷子。

 

李老爷子对此选择无视,还笑呵呵地和其他人喝酒聊天,就是变相地默认了李凡对他的冷嘲热讽。

 

李雪有些委屈,为什么都是爷爷的孙子,却能有如此区别的待遇?

 

这时,旁边姑姑家的女儿张巧巧突然笑着对李雪道:“雪儿,来,多吃点。”

 

李雪对她笑了笑,心想,还是有人不一样的。

 

可张巧巧接下来的话让李雪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这么贵的菜你们在家吃不起,现在可要多吃点儿。”

 

“是啊!这一顿能省好多钱呢!”李凡和张巧巧对视一眼,笑着道。

 

李雪面色难看,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张巧巧像是没看到一样,“诶,对了,怎么没带白亦非来啊

眼神里带着些嫌弃,“先生女士,请问需要看些什么?”

周曲儿直接指着柜台上的项链,“要这一款。”

 

店员不怎么高兴地取了出来,周曲儿拿起来试戴了一下,很满意,“就要这个了。”

 

白亦非点头,拿出帝王卡,“刷卡。”

 

店员怀疑地看了眼,这才接过,拿去刷卡。

 

周曲儿笑呵呵道:“谢了啊!”

 

“不客气。”白亦非笑着回道,看向了周曲儿。

 

周曲儿身材本来就好,特别是锁骨,一看就让人欲罢不能,加上这项链的点缀,更是让人遐想。

 

当然,白亦非心里还是想着李雪,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移开了。

 

店员回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多了几分真诚和讨好,还有一阵后怕,幸好刚才态度不算过分,

 

“先生,这是您的卡和发票。”

 

白亦非看了一眼,拿回了卡和发票,然后把发票给了周曲儿,“你的。”

 

周曲儿不客气地接过,看着自己的项链,高兴不已。

 

这时,店员突然开口道:“先生,女士,是这样的,因为今天做活动,所以老板特地赠送两位一对情侣戒指。”

 

说完店员拿出了一对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情侣对戒。

 

啊?活动?周曲儿记得最近没有活动啊?

 

而且这戒指明明上万了,居然拿来送人?

 

周曲儿怔愣了一瞬,又想到刚才她说的情侣对戒,立马尴尬了,还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白亦非。

 

白亦非怔愣的同时也有些尴尬,轻咳一声,“她只是我朋友。”

 

“啊?”这下轮到店员尴尬了。

 

一男一女进来买首饰,还是男的给女的买,竟然不是情侣?

 

白亦非淡淡道:“戒指就不用了。”他们不是情侣,而且,他隐约觉得,又是因为帝王卡。

 

店员为难,不知道说什么。

 

周曲儿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拉住白亦非,“喂!白送的戒指你不要,是不是傻啊?”

 

白亦非眨眼,“我怕雪儿误会。”

 

“额......”周曲儿愣了一下,撇嘴道:“好吧!”

 

虽然那对戒指看起来很心动,但想想白亦非是雪儿的老公,就算二个人没发生什么,但这样做好像也不大好,更何况,谁想和他做情侣了?

 

于是周曲儿哼了一声,不管白亦非就出去了。

 

白亦非耸肩,跟着走了出去。

 

店员苦恼了,“没送出去怎么办?”

 

这时,一直在休息室门口看着的老板出来了,“没送出去就算了,下次见到他都客气点儿!”

 

那可是帝王卡的持有者啊!不巴结好怎么行?

 

“是,老板。”店员点头。

 

......

 

晚上,李家别墅的年会还在继续。

 

李雪再次回到了这里,毕竟是家族的年会,她就这么走了,也说不过去。

 

李凡看到李雪,装作关心地问道:“雪儿,你回去干什么了?是去借钱了?还是卖房了啊?”

 

李雪冷着脸,“和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你们借钱或者卖房子不就是为了还我钱吗?”李凡嗤笑一声。

 

李雪一愣,直接转身,自己坐到了餐桌的角落里,不搭理他。

 

李凡脸色微沉,他在家里的地位这么高,随便哪个人对他都是和和气气的,更别说这样甩脸色了!

 

“哼!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废物才能和废物结婚!”

 

在李家,还没人敢这样对他,他倒要看看,有谁会站在李雪这边!

 

李雪当做没听到,本来就不讨喜,就更不能在家族的年会上惹事了,她也不想让他老人家扫兴。

 

可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来,让李雪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李凡见状冷笑一声,“大家都看着你呢,你怎么低着头?这多不礼貌?”

 

顿时,大家的目光变得鄙夷,不满,嫌弃,仿佛李雪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

 

李雪隐忍不语,看了眼李老爷子。

 

李老爷子对此选择无视,还笑呵呵地和其他人喝酒聊天,就是变相地默认了李凡对他的冷嘲热讽。

 

李雪有些委屈,为什么都是爷爷的孙子,却能有如此区别的待遇?

 

这时,旁边姑姑家的女儿张巧巧突然笑着对李雪道:“雪儿,来,多吃点。”

 

李雪对她笑了笑,心想,还是有人不一样的。

 

可张巧巧接下来的话让李雪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这么贵的菜你们在家吃不起,现在可要多吃点儿。”

 

“是啊!这一顿能省好多钱呢!”李凡和张巧巧对视一眼,笑着道。

 

李雪面色难看,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张巧巧像是没看到一样,“诶,对了,怎么没带白亦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