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样子,满脸的得意。

“李哥,你说我和玉倩的腿比起来,谁的好看?”黄雅丽笑着问道,眼睛也是紧紧的看着老李,好像要把他看穿一样。

 

老李被那锐利的眼神看得都有些遭不住了,这小丫头还真厉害,尴尬的笑了笑,赶紧将眼神收了回来。

 

黄雅丽这话,虽然看似在开玩笑,但是她眼里却是认真之态,是真的想问她和柳玉倩谁好看。

 

老李不由心底暗叹,这丫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啊,看起来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心却是细得很啊。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做生意的,接触的人多了,见多识广了,自然也就多了些心眼。

 

虽然两人年纪差不多,不过柳玉倩从学校毕业,就一直在当舞蹈老师,接触的圈子太有限了,所以一直保持着学校里的单纯,和黄雅丽自然是比不了的。

 

如此想来,老李心里也是警惕起来,这个女人可像以前的那些小迷妹一样单纯,可不要露了什么破绽。

 

“哎呀,你这话可把我难住了啊,你们两个都好看,对了黄小姐,你还没吃早饭吧。”

 

老李一顿装傻后连忙将手中的早饭递给了黄雅丽,转移开话题。

 

“哈哈,李哥,你别紧张,我逗你玩儿呢。”黄雅丽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哈哈一笑,顺手接过早饭:“谢谢你的早饭,我还真没吃早饭呢。”

 

呵呵,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这样,早饭可是很重要的。”老李也赶紧顺着她的话接下去,顺利的化解了刚刚的尴尬。

 

黄雅丽内心不由一暖,随后苦笑摇摇头:“你怎么跟我妈说一样的话呐,好啦,李哥走吧,进去看看。”

 

拿上工具,老李紧跟在她后面,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她那上下摆动的丰满臀部。

 

跟柳玉倩不同,黄雅丽穿的是高跟鞋,走的是猫步,每一步都充分展示着女人那丰满挺翘的臀部,而且扭动的幅度非常大,让跟在后面的老李忍不住狂吞口水,恨不得双手抓住那圆滚滚的翘臀,恣意的抓揉,抚摸。

 

“李哥,请进。”黄雅丽打开门,笑嘻嘻的伸出了右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知道为什么,老李几次跟黄雅丽说话,都不敢看她的双眼,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又大又明亮,而黄雅丽每次跟老李说话,都是微笑着盯着老李,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让老李心里阵阵悸动,仿佛什么都要被看穿。

 

进门一看,一张大床就在眼前,跟老李的硬板床不一样,她这张床不仅比老李的大,竟然还弄了个厚厚的床垫,也不像老李那样直接铺一张竹凉席,而是铺了一个床套。

 

宽大的床上除了一床绣花毛毯,还放了个大大的枕头,难不成她和她男朋友同居了?

 

“呵呵,李哥,我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整理,所以家里有些乱,你别见怪。”黄雅丽对着跟在后面进房的老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老李赶紧说道:“你这可比我家里好多了,床也这么大,你和你男朋友睡正好。”

 

黄雅丽当然知道老李的意思,不由得红了脸,说道:“我男朋友不和我睡一张床的,都是我睡床,他睡沙发。”

 

老李顿时心里一喜,这没和男朋友睡过,是处的几率不就更大了,妈的,这个女的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撬道手。

 

老李心里虽然波澜起伏,但脸上却道貌岸然的说道:“这男女朋友不睡一张床,可不是好事啊,李哥我是过来人了,你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得到他的身啊。”

 

黄雅丽脸色更加红了:“李师傅,你说什么呢,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没到结婚,是不可能和男朋友睡到一块的……”

 

老李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这小姑娘的初次居然还在,妈的,自己一定要抢先体验一下这个小姑娘的身子。

 

两人边说话,黄雅丽便带老李来到了浴室,对于老李这种人来说,这么热的天气,鬼才会取用热水冲凉呢,装了和没装没区别,但对于女人来说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每个女人生理期那几天,必须得用热水。

 

这才是黄雅丽昨晚着急找老李来的最大原因,不然大晚上的,她胆子再大也不敢带一个男人回家,哪怕对这个男人有丝丝好感。

 

老李打开洗手台发现有水,但是热水器没有水进去,自然也就没有水出来,凭他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是进水的水龙头开关坏了,换水龙头自然没有什么难度,只要把房间的水源关了,不用十分钟,就可以快速的搞定。

 

老李心中有数,回过头对站在门外的黄雅丽说道。

 

“黄小姐,是水龙头坏了,你放心,不用十分钟就给你修好了。”

 

黄雅丽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老李检查,听说很快就能修好,笑着感激道:“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啊,李哥。”

 

“嗯,不用客气,这样,你去我放在外面的工具袋里拿一个这种水龙头过来,然后在门口顺便关掉水源就可以了。”老李指着坏了的水龙头对黄雅丽说道。

 

“哦,好的,”黄雅丽愉快的答应了,转身就出去了。

 

来到客厅,黄雅丽打开了工具袋,只见里放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工具,但是那最外面赫然是一条女士的带蕾丝花边小内内。

 

黄雅丽顿时脸上发烫,怎么也想不通老李这样的年纪,居然会有一条如此潮流的女士内裤。

 

她定了定神,急忙翻找,找到后立即出了门,看见墙边有两个水龙头,上下排列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哪一个。

 

想了想,将最上面的关了,想着如果关错了,就再出来关另一个。

 

老李见黄雅丽红着脸回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接过黄雅丽递过来的水龙头,开口确认道。

 

“黄小姐,水源关掉了吗?”

 

“嗯。”黄雅丽点点头,心里还在纠结那条蕾丝。

 

“好,那黄小姐,你端个盆过来接水吧,我要拆水龙头了,虽然你关掉了水源,但水管里的存水就这样流掉还是有点浪费。”老李叮嘱道。

 

“哦,好的。”黄雅丽见老李说得有理,于是端着一个洗脸盆,放在水龙头下准备接水。

 

老李见黄雅丽准备好了,用工具咬住坏了的水龙头,旋转两圈,看见有水开始渗出来了,这才快速的转两圈,然后将水龙头拔了出来。

 

“好了……”老李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股激流猛地射了出来,老李赶紧一闪,激流全部往身后的黄雅丽身上洒去。

 

由于热水器水龙头离地一米二,整个激射而出的水柱堪堪落在黄雅丽的身前,瞬间就蔓延袁玉梅全身上下,而猝不及防的黄雅丽被水柱冲的一个趔趄,就往后倒去。

 

老李一看水柱那么急,就知道不好,闪开后就想去拉黄雅丽,就看见她往后倒去,顿时眼疾手快,一把拽住黄雅丽就往背后的墙体靠去,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

 

正想问她怎么回事,明明确认过关了水源,怎么可能还出现这么大的水柱,就听见黄雅丽“哇”的一声,然后不停地在咳嗽。

 

老李心里一急,还以为磕到哪里了,急忙双手抱着黄雅丽,往她身上看去,嘴里焦急的问道。

 

“黄小姐,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