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云霓,你若想死,我便成全你!”一边说着,一边在手中凝起了灵力。

“穆家主,你下手之前可要考虑清楚了,现在三皇子必定是去了皇宫,说不准很快皇宫就要派人来接我进宫,你若是现在对我下了毒手,带来的后果必定很严重!”她若被下了毒手,皇上说不准会怀疑这件事情的真相,毕竟她是在府中休的三皇子,并无外人在场。

 

穆峰狠瞪着穆云霓,眼眸里满是浓浓的怒意,许久许久之后,他手中运起的灵力消失:“穆云霓,你不是想脱离白虎世家吗?我成全你!”

 

“从今日起,穆云霓将不再是白虎世家的三小姐!”这样,皇上若是怪罪了下来,也于他白虎世家无关,他只需说这个逆女在休三皇子的同时也顶撞他这个父亲,并且要脱离白虎世家,再说,事情的真相本就如此!

 

“很好!此事一过,我自会离开白虎世家!”穆云霓淡漠的说完,抬脚就朝她的废院走去,走的同时,她抬眸看了一眼院墙上的一角,那里什么都没有,她皱了皱眉,错觉吗?

 

第7章 进宫!郡主?

穆云霓不知道的是,她刚刚看的地方正站着一位身穿墨色玄衣的俊美男子注视着她,男子的眉宇之间透着沉稳,深沉的双眼好似两条无底深渊,满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王者霸气。

 

此刻这双深沉的双眼正满是兴趣的看着穆云霓的背影,绝美的唇角轻轻的勾了一点:“这就是传闻中的废物三小姐吗?”他怎么看着像一只带爪子的小野猫。

 

直到穆云霓的身影渐渐消失,他收回视线,拿出一块宛若鹅卵石大小的白玉石出来,此刻白玉石正在闪着亮光,他嘴角抿了抿,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墙头……

 

穆云霓回到院中休息了片刻,然后又喝了一盏寒灵水,皇宫才来了人,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便走出了白虎世家的大门。

 

此刻,大门处已经停好了马车。

 

穆峰听闻宫里来人了,便走到大门外去,他看着穆云霓走了出去,他想要从她的身上看到待会大祸临头会有的害怕,惊慌,但这些都没有,有的只是淡然自若,好似只是出去游玩一番般,他皱了皱眉,算了,反正他已经将她从白虎世家除名了,她会如何,都与他无关!

 

穆云霓踏上马车之后就闭上了眸子,细细深思……

 

皇宫与白虎世家的距离并不是很远,片刻,马车就到了皇宫,穆云霓刚走出马车就有公公上前来带路。

 

乾清宫

 

穆云霓走进去的时候,入目的便是身着龙袍的皇帝和一身凤袍的皇后,南宫帝国的皇帝南宫靖,眉宇之间透着帝王之气,双眸深沉,五官沉稳,犹如四十多岁,实则七十多岁了。

 

事实上,若不是穆云霓知道内情的话,还真以为眼前这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才四十多岁。

 

在这个大陆上修炼的灵力但凡达到紫阶就可以延长寿命能活三百岁,而一个人的容貌则是在那个人什么时候突破了紫阶,什么时候便定型。

 

另一位皇后则庄重高贵,已经六十多岁了,两鬓之间隐隐可见几丝白发,尽管用了珍贵的灵物保养,看起来也已经五十多岁了。

 

皇后也是修灵力的,不过看皇后的容貌就可得知皇后并没有修到紫阶,所以才会慢慢老去。

 

穆云霓迈着步子走到殿中,无视掉旁边的南宫浩,轻轻行礼:“民女穆云霓参见皇上,皇后娘娘!”虽是行礼,却也只是微微俯了一下身。

 

这样的行礼其实并不规范,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失礼,但皇上南宫靖好像并不在意,就连皇后司马秋水也没有在意。

 

“起来吧!”

 

南宫靖话音落下,他打量了一下穆云霓,泛黄的皮肤,平凡的五官,但那双眼睛却十分引人注目:“听闻你今日对三皇子下了休书,可有此事?”

 

穆云霓淡然的望着南宫靖:“确有此事!”

 

南宫靖的眼眸中有着疑惑:“为何?”他自认为浩儿还是很优秀的,不论是样貌还是修炼的天赋。

 

穆云霓从南宫靖的眼眸中看出了疑惑,却没有怒意:“因为民女若是不这么做,他日恐怕活不过及笄了。”

 

司马秋水凤眸里透着不明的情绪:“前几日的事,本宫也听说了,三皇子年纪轻轻便到达了蓝层,难免有些心高气傲,但本性却是不坏的,这件事情不如就此作罢,三皇子日后定不会再犯!”

 

南宫浩双眸染怒:“母后,她都这般羞辱儿臣了,这件事情怎么作罢,这若传了出去,岂不是让天下人都笑话儿臣吗?”

 

司马秋水严肃的看着南宫浩:“浩儿!”

 

穆云霓淡淡开口:“三皇子并不爱民女,相反,十分的厌恶民女,它日,民女若是嫁给了他,定会痛苦终身!”

 

南宫靖锋利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想起了长老说的话,注视着穆云霓,双眸满是深沉和思量:“既是如此,这婚便作罢,但不能以休的方式作罢,不如这样,朕的优秀皇子颇多,你告诉朕你心仪哪一个,朕便给你下旨赐婚!”

 

同时,南宫靖失望的看了一眼他认为优秀的三皇子。

 

司马秋水则是在一旁觉得有点可惜,隐隐还有点责怪三皇子不争气。

 

南宫浩接收到父皇和母后的眼神,心中已经激起了不小的水浪了,他被羞辱的事情就这么了了?

 

婚事没了父皇和母后竟然在责怪他?

 

而且父皇还让一个灵力废物在他们这些优秀的皇子中挑选夫君?

 

这还是他那威严的父皇和庄重的母后吗?

 

穆云霓挑眉,心中有点称奇,她能看出皇上对她没有恶意,发生了这种事情责怪的还反而是三皇子。

 

“皇上的好意,民女心领了,但民女不能接受,民女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点,恐怕众位优秀的皇子都做不到吧!”所以请不要再给她赐婚了。

 

南宫浩不悦:“穆云霓,只要是男人,那个不是三妻四妾,更何况是身为皇家的皇子,你实在是太不识好歹了。”

 

这下穆云霓相当于将所有皇子都拒绝了,还驳了父皇的意思,父皇定会对她心生恼怒的。

 

南宫浩抬头想要看父皇对穆云霓升起怒意,随即他的双眸睁大,眸子里满是错愕!

 

……

 

一定是他抬头的方式不对……

 

……

 

天啦!!他看到了什么?

 

他的父皇非但没有生气,还一脸的苦恼,眉头皱的紧紧的,眼眸里一直闪着思绪!

 

一旁的母后也是一脸的沉思……

 

穆云霓看着皇上与皇后的模样,几乎已经确定好了皇上对她没有恶意,这个模样,似乎……想要对她好,但是这好中还带了一点别的,却也不是恶意!

 

片刻,皇上与皇后都没有开口说话,穆云霓一直站着没有动,她心中的思绪转过,升起了试探:“其实可以作罢这婚事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是非要在诸位皇子中做选择,也有别的!”比如给一定的利益!

 

皇上听了,没有反应,天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不在于婚事,而在于穆云霓这个人。

 

皇后倒是眼睛一亮:“皇上,臣妾看云霓这孩子长的挺可人,性情也不错,不如让臣妾收了她做干女儿,如何?”

 

长的挺可人?泛黄皮肤,浑身没营养的模样叫可人?

 

性情不错?休了三皇子,驳了皇上赐婚的意思叫性情不错?

 

饶是穆云霓再淡定,也有些淡定不住了。

 

南宫浩显然也是错愕的不行:“母后,母后不是在开玩笑吧?就她还长的可人?性情不错?”

 

谁知……

 

“好,这个主意不错,其实朕看着这孩子也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