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我去开门比较安全。李艳梅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从房间的方向过来。

“不好意思,这么晚过来打扰你们。”

 

不是王强,心里的一块石头一下子落到了地上。

 

隔壁邻居,李叔,这么晚了他过来做什么。

 

我在这里居住的时间虽然不长,又是早出晚归,之前上班遇到过李叔牵着狗从隔壁出来,自然我们也算是说的上两句话。

 

“李叔?”

 

我故意把这声音放大,主要是为了让房间里的李艳梅听到,她外表冷静心里不可能没有担心,我也算是让她放心下来。

 

“不好意思这么晚过来叨扰你们,家里突然没电了,想过来借个手电筒,你们还没有休息吧?”

 

借手电筒?!

 

听到李叔这理由,我心里生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坏了老子的好事,仅仅是因为一个破手电筒,这样的机会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还会有。

 

“不打扰,不打扰,下班没有多久,还没有休息。”

 

还没等我给出反应,李艳梅已经穿好了外套从房间里过来,脸色从容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样脸不红心不跳,我甚至都没有办法做到这样完美。

 

“家里手电筒一直用不到,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李叔看着我们两个眼神并没有什么差异,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两个之前在做什么。

 

“手电筒,不急着还回来。”

 

说这,李艳梅已经把手里的电筒给了李叔,同时李艳梅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根本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李叔,我过去给您看看吧,您一个人检查电路怎么也不如两个人方便。”

 

明天还要去机场接人,我虽然困顿,但为了不留下来尴尬,我还是想和里叔离开这个环境。我这不是在商量,说这我已经走到了李叔的身边。

 

李叔年岁也有了六十,有人过去帮忙自然是乐意,和李艳梅又客套了几句,我们已经奔着李叔家过去了。

 

李叔家里只有他和一条狗,老伴已经去世了几年,家里的孩子都在其他的城市,老人也只有一条狗作伴。

 

平日里我对李叔都算是恭敬,不过我们之间的交流一直不多,对李叔的看法大部分也都是我自己想的。

 

“在他们家里住着感觉怎么样?”

 

联想到刚刚我和李艳梅差点擦枪走火这件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不知道李叔到底是什么意思。

 

“挺好的,她们夫妻两个人都不错。”

 

那种事情可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了去,我给出来的反应不算是很大,应该不会让他看出来什么。

 

“他们两个人的确是都不错,我们都已经做好好多年邻居了,女主人非常热情,人都比较好接触。”

 

李叔说的不错,我虽然是房客他们两个对我的照顾一直不少,已经超过了对一个房客的照顾。

 

担心话多出事,我现在只想把李叔这里面问题处理好,然后快点回去休息,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李叔好像是不知道我的意思,还在这边继续说这。

 

“王强真的是好福气,李艳梅三十多岁的人,身材正好,脸蛋也生的漂亮,我老伴在的时候也喜欢李艳梅。”

 

李叔这是什么意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更何况出现了那种情况,我更不可能马上冷静下来,尽量把话题从李艳梅这里移动开。

 

“李叔,应该是闸线坏了,我们在这里修复一下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见我不配合,李叔也没有继续给我讲李艳梅夫妻的事情,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件好事,好在是不会在让我紧张。

 

“麻烦你了,注意安全。”

 

很明显,李叔对应该上心的事情并没有很上心,所有的心思还都没有拿过来,我只能是当做不知道。

 

好在之前对电路这些东西也有过不少的接触,现在想着之前学过的东西也算是能完成这些小作业。

 

给李叔把电修好,交谈了两句我也回来休息了,若不是明天还有工作,我也不想这么早回去,若是李艳梅还没有休息,那我们见面一定尴尬。

 

从李叔家里出来,我的每一个动作都放的非常轻,生怕被李艳梅知道了我回来,不然四目相对一定会非常的尴尬。

 

这样的尴尬我们不想要在体验第二次,还是今天不要见面比较好。

 

“回来了?”

 

我耽误了这么久,李艳梅竟然还没有休息,她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酒,难不成真的是在等我?

 

越想越担心,我现在还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现在应该给出来一个什么反应,我没有一点想法。

 

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一个小时之前的事情我现在根本就忘不掉。

 

“辛苦你了,早点休息吧。”

 

李艳梅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像之前并不是我们两个的事情,她这个状态让我还有些不知所措。

 

我之前想了那么多次的相遇现在看起来都没有必要了,点了点头,灰头土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身体躺在床上,心思根本就没有在这里,我现在还没有困顿的意思,脑子里都是之前的事情,即使明天有工作现在也没有心思休息,完全不想要过去休息。

 

辗转反侧,闹钟都已经响了,我还是没有休息。

 

“早,今天怎么这么早。”

 

平日里我关了闹钟还会在休息一会儿,但今天我完全没有了这个想法,穿好了衣服直接从床上起来了。

 

平日里,早晨我是碰不到李艳梅的,她比我起来的早,我起来了以后她就已经去工作了,但今天李艳梅刚刚准备早餐。

 

昨天的事情她好像一点点都不记得一样,对我的态度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让我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但我的心思根本就放不下,脑子里心心念念的还是之前的情况。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好事,但根本就忍不住。

 

“早,早,今天还没有去工作啊。”

 

我和李艳梅的对话听上去非常的僵硬,不管是谁都能看出来我的问题。

 

“我在做早餐,你要吃什么,和我一样的可以嘛?”

 

还要一起吃早饭?我的心里又喜又愁,她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非常不错,但我看着她还是会想。

 

“和你一样就可以了。”

 

不能拒绝,拒绝会让李艳梅更加觉得我放不下,干脆就大大方方的坐在这里,和李艳梅一起吃早饭。

 

李艳梅早晨准备的不算是丰盛,不过味道都是不错的,至少都是我喜欢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