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地低头一扫,就看到老林那高高鼓起的裤裆,吓的她险些尖叫。

妈呀!这也太大了吧!

 

要是被他弄一次,岂不是要被搞去半条命?

 

孙苗苗想起大学时的初恋男友,年轻体壮,那里也没老林的大……

 

被孙苗苗这么盯着,老林这才觉得有些丢脸,急忙问:“孙小姐,我能用一下卫生间吗?”

 

孙苗苗急忙说:“当然可以,我带您去吧。”

 

说着,她便带着老林去了洗手间。

 

一进门,老林就隔着裤子握住蠢蠢欲动的大家伙,“赶紧消停了吧,万一老子被业主投诉可就完蛋了……”

 

然而,老林却瞬间被洗衣机上两件事物给吸引住了目光!

 

洗衣机上,放着一个女性专用的玩具,和一套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衣裤!

 

老林顿时瞪大了眼睛,魔怔一般径直走到洗衣机旁,拿起了玩具和内|衣。

 

孙苗苗竟然用这种东西?

 

难道她一直得不到满足?

 

这么想着,老林再度狂热起来。

 

他忍不住抓着内内用力一嗅,有一丝淡淡的体香与一丝怪怪的味道。

 

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强的春|药,老林觉得自己的裤裆都快炸了!

 

恍惚之间,老林仿佛看到了孙苗苗穿着这个的样子,让他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她的幽谷中,狠狠地拥有她!

 

老林已经无法忍受了,赶紧拉开裤头,释放自己。

 

随后,他闻着内内的芬芳,开始快速套弄了起来,想象是在孙苗苗体内冲刺。

 

强烈的爽感,让老林忍不住内心大吼:孙苗苗,看老子不干得你叫爸爸!

 

但就在这时,在洗手间外的孙苗苗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洗澡时刚换下来的内|衣裤,就放在卫生间里的洗衣机上。

 

而且,自己洗澡的时候专门用玩具满足了自己一回,玩具也跟内|衣放在了一起,要是被老林看到,那岂不是太尴尬了。

 

想到这,孙苗苗顿时慌了起来,也忘了敲门,直接就把卫生间的门给推开了……

老林听到推门的声音,顿时吓得一个哆嗦,一直没有喷发的大家伙,受到这个刺激,竟然直接喷射出了浓浓的子弹……

 

千钧一发之际,老林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把孙苗苗的内|裤连带着大家伙一起塞进了裤子里。

 

老林刚做完这些,孙苗苗就直接走了过来,正好这时候老林也拉上了拉链,因此她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孙苗苗扫了一眼洗衣机,见上面的内|衣和玩具还在,不由得松了口气,但冒然推门进来也有些尴尬,便掩饰的说道:“林师傅,那个,真不好意思,我忘了还没给您钱呢……”

 

老林尴尬的摆了摆手:“一根保险丝而已,本来就不值钱的东西,不用给钱了。”

 

孙苗苗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太谢谢你了,林师傅。”

 

老林拍了拍胸膛:“不用谢,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就行。”

 

说着,老林生怕孙苗苗发现内|裤丢了,急忙道:“空调既然没问题了,那我就先走了,其他业主还等着我干活呢……”

 

孙苗苗也觉得羞臊的很,点头道:“行,那我送你。”

 

老林不敢耽搁,急忙收拾了自己的工具包,逃一样的离开了孙苗苗的家。

 

?……

 

老林回到物业,放下工具包,已经下午5点了。

 

他打了下班卡,才来到厕所,将裤裆的拉链拉开,把那黑色内|裤拿了出来。

 

看了看自己已经软了,老林长叹一口气,真是委屈兄弟了,不过兄弟放心,终有一日,我会让你成功品尝到孙苗苗的滋味!

 

一想到孙苗苗这个被富豪包养的金丝雀,老林的下面就忍不住要昂头,对老林来说,要是能搞上她,简直死都值了。

 

下了班,老林习惯性的来到小区外面一家便利店。

 

老林一向有买马的习惯,虽然中奖的次数很少,但老林还是乐此不疲,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家便利店的老板娘,长得那叫一个美|艳动人,五官不比孙苗苗这个大美女差多少,虽然年纪大了几岁,但别有一番风味。

 

老林一直对这个老板娘心痒难耐,憋着劲儿想搞她一次。

 

但这个老板娘虽然外表瞧着很浪,穿着打扮的也十分大胆,骨子里却是个很保守的人,不管老林怎么勾搭,她都没有透露出过那方面的意思。

 

因此,一直以来,老林的只能口头上调|戏调|戏她,实质性的便宜却压根没占过……

 

到了便利店后,老林大眼一溜,见店里没人,便张口喊道:“老板娘,今天怎么没人啊!”

 

“哟,是老林啊!瞧你这话说得,怎么会没人呢?我不是在这吗?”老板娘钱宝清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柜台下面冒出头来。

 

“老板娘,刚才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出去偷|情去了。”老林一边说着,一边眼睛扫过钱宝清的身子。

 

钱宝清今年36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保养的却非常不错。

 

平日里化妆品买起来毫不吝啬,所以皮肤也是白白嫩|嫩的,而且一双美腿非常的白皙,堪称人间极品,比起稍年轻些的少妇张素芬,也毫不逊色。

 

老林暗忖,这钱宝清老公去世的早,肯定已经空虚了很多年,身子估计敏|感的不像话,要是自己找个机会,用自己威武雄壮的大家伙弄她一次,说不定她会被自己彻底征服。

 

听到老林的调侃,钱宝清也不在意,反而笑骂道:“去你的,我偷|情,跟谁啊,跟你啊!你敢嘛!”

 

老林嘿嘿一笑道:“敢不敢要试试才知道啊!”

 

“试试就试试,来啊,现在就来。”钱宝清也是个泼辣的主,话一说完故意挺起自己胸|脯,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雄伟。

 

“别,现在还是大白天,你总不能让我来个光天化日吧!”

 

?老林说着,眼珠一转,指着钱宝清胸口裸露的肌肤,继续说道:“不过我说老板娘,你也要注意点,穿成也太招眼了,说不定哪个血气方刚的小子就把你给上了。”

 

钱宝清笑骂道:“切,好你个老林,越说越不正经了!真要有人敢上,我还巴不得呢?也省的我天天守寡,土都没人松。”

 

说到这,钱宝清话语一转道:“老林,今天周三了,明天又开奖了,买几注吗?”

 

“买,还是老样子。”老林说着,忍不住调侃道:“等我中了一等奖,就把你包了,天天让你爽的死去活来。”

 

钱宝清红着脸把老林的票打了出来,说:“那我可就祝你中奖了。”

 

老林只当她是在跟自己调侃,也没当回事,一边付了钱,一边说:“你等着吧,等我中了奖,你就把店关了、跟我过吧!”

 

钱宝清羞臊地挥了挥手:“就知道瞎扯!”

 

老林笑嘻嘻的说:“你等着瞧。”

 

说完,拿着号票就出了门。

 

望着老林走出店门,钱宝清想到老林刚才说的话,老脸一热。

 

说心里话,老林虽然比自己大了不少,但倒也是个踏踏实实的实在人,说不定以后真能一起搭伙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