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电流一般流遍全身,整个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软了不少。

好在此时她还没有失去理智,迷茫片刻,等清醒过来,赶紧巧妙的扭动身子,摆脱老刘的侵犯。

 

老刘正磨蹭的心猿意马,见王玲挣脱开来,有点不甘心,但也没有别的办法。

 

虽然他想睡王玲都想疯了,却没胆子大到霸王硬上弓的程度。

 

都这把年纪了,万一因为这事被抓进局子里,那老脸可真没地方放了。

 

王玲不配合,他只能收敛住,不敢做的太过分,稍稍往后挪了一下,装作无事的样子,把菜放到案板上。

 

“弄好了,你切吧。”

 

“嗯……”

 

王玲声若蚊音的应了一句,也不好意思提刚才的事,蒙头切菜,脸不知不觉变得通红,心中一团乱麻。

 

她一方面担心老刘再做出什么不规矩的行为,另一方面,为自己身体出现的反应感到不安。

 

王玲从来没想过背叛老公,更何况对象还是老刘这种年逾半百的老头子。

 

可是刚刚身体自然反应给了她不同的答案。那种突如其来的刺激,竟然让她隐约有些享受……

 

大概十几分钟后,饭菜做好,王玲脸色红红的对老刘说:“刘师傅,您先吃吧,我去洗个澡。”

 

老刘一愣,有男人在家还敢去洗澡,这女人就对我这么放心?

 

王玲强忍着下头的不适,脚步匆匆进了卫生间,等脱下内内后,看到那块小小湿渍,俏脸猛然一红。

 

从刚才开始,就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她身体里作怪,但王玲怎么也没想到,会反应大到这个地步。

 

不知怎的,她脑海里忽然浮现老刘的身影,居然再次来了强烈的感觉……

 

再看饭桌前的老刘,心底同样不能平静,浴室里传来的淅淅沥沥水声,像猫爪挠心一样折磨,让他根本就坐不住。

 

两分钟后,老刘还是没能忍住,小心翼翼走到浴室门口,隔着磨砂玻璃,依稀能看到王玲窈窕的身姿。

 

这下老刘更按捺不住了,四处观察,看到门的一侧有处较大的缝隙,急忙趴在上面,眯着眼睛往里看。

 

而此时的王玲冲洗一番后,开始打沐浴露,白皙的玉手放在饱满上,眼神有些迷蒙。

 

其实她对那方面的需求是很强烈的,不单单因为身体和年龄到了一个成熟阶段,更多的是因为她老公根本不能让她得到满足,每次都是草草几分钟了事,那种感觉特别空虚。

 

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今天被老刘几次三番有意无意的挑动,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通过方才短暂的接触,王玲能够想象的到老刘的资本有多么雄厚。

 

这么想着,王玲就有些受不了了,她半咬着嘴唇,既害羞又兴奋,小手不知不觉的放在......

 

可王玲不知道的是,她这一切的行为全都被老刘看在眼底。

 

本来犹豫不决的老刘,看到这一幕后,猛地生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6

 

老刘根本没想到,外表温柔贤惠的王玲,竟然会在孤男寡女的情况下,躲在卫生间里......

 

女人通常会比男人矜持的多,一般不会做出这么不堪的行为,更别说一直给人小家碧玉印象的王玲了,以她脸皮薄动不动就害羞的性格,除非是真的忍不住了,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如此看来,这个自己眼馋不已的尤物,是真的想要男人的滋润!

 

换而言之,今晚单独和她相处的自己,如果再大胆一下,说不定有可能直接把这尤物拿下!

 

这么一想,老刘心中模糊有了一个计划,强忍着激动的心继续窥视,直到王玲开始穿衣服,他这才悄悄摸摸的回到座位上。

 

刚洗完澡的王玲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走出来,她掩饰的很好,只不过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对着老刘不好意思笑了笑,“刘师傅,让你久等了。”

 

老刘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沐浴露香气,心神意动,和善说道:“没事,应该的。”

 

两人相对而坐,动筷开始吃饭,期间老刘一直在等机会,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他在一次夹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桌上的水杯,好巧不巧的是,水杯倒的方向正是王玲那里。

 

没有任何准备的王玲直接被温水洒了一身,薄薄的睡裙被浸湿大片紧贴在肌肤上,尤其是被老刘重点关照的胸前位置,更是全都湿了......

 

“哎呀!”王玲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后撤了些。

 

而老刘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不停道歉,压根不给王玲反应的机会,抄起桌上的手纸就凑了上去。

 

“小玲,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

 

嘴边说着,就已经触碰上王玲胸脯,下一秒,难以言喻的绝妙手感就让老刘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激动的呼吸都在发抖。

 

王玲当即一惊,想要拉开老刘的手,可不知怎的,被老刘摸到的瞬间,就感觉一股电流从全身袭过,莫名的没了力气......

 

她久旷难耐的身体本就敏感的不行,现在四肢绵软无力,做不出有效的挣扎,只能勉强保住清醒,强忍着舒适艰难开口。

 

“不……不要这样……你走开。”

 

老刘哪舍得走,见到王玲没有特别激烈的抵抗,顿时明白自己那个猜测是对的,这个女人绝对是渴望着那些!

看着王玲这小脸嫣红的样子,老刘内心简直亢奋的不行。

 

“放心吧小玲,我会好好对待你的。”这样说着,老刘上下其手,还准备进行最后一步,然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小玲,你在家吗,快开门,我忘带钥匙了。”门口,站着一名廋廋高高的男子,穿着黑白格子衬衫,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他叫孟长河,是王玲老公,同时也是一名高中历史老师。

 

听到这声音,王玲如梦初醒,脸上绯红快速褪去,神色也顷刻慌乱了起来。

 

“老....老刘,我老公回来了,你赶紧找个地方藏藏。”说着,她快速把老刘推开,然后跑到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