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来了兴趣。

老赵愣了愣,笑着点头道,“略懂略懂。”

 

不料,苏婉晴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里屋走去。

 

她一边扭着大蜜臀,一边庆幸的说,“正好这两天我的腰不舒服,你快来帮我看看哟。”

苏婉晴说着,扭着小蛮腰率先一步走进了里屋,老赵在后面看着那曼妙的腰肢,不禁咽下一口口水,伸手调整了一下胯间的家伙,急吼吼的跟了进去。

 

将手里的菜篮子随意的搁在一旁,老赵示意苏婉晴躺下。

 

看着病床上杂乱的床单,苏婉晴揉了揉鼻子,有些疑惑的打量着里屋,“这是什么味儿啊?”

 

老赵心中一慌,掰扯道:“诊所还能有什么味儿?不就是消毒水吗?快躺下,等会儿来了病人我可不管你了!”

 

苏婉晴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赵,娇嗔似伸手点在老赵的鼻子上,“你个死鬼,这么着急做什么?急着投胎啊!”

 

调笑一番后,苏婉晴慵懒的躺在了病床上,斜着眼睛看着老赵,见老赵傻楞在原地,微笑着勾了勾手,“来吧!我可是很期待你的手法啊!”

 

老赵干咽一口唾沫,搓了搓手,慌乱的转移着视线。

 

“我,我拿个手套吧……”

 

“不用拿了,推拿还是直接上手好,要不然没什么效果!”

 

苏婉晴说着,趴在了病床上,背对着老赵,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顿时让老赵欲火横生,刚刚罢工的大家伙再次膨胀了起来。

 

既然苏婉晴都没有意见,那老赵自然更不会有意见。

 

伸出手来摸上柔软的腰肢,柔弱无物的手感几乎舒畅得老赵呻吟出声,爽弹的肌肤恨不得让老赵将苏婉晴抱在自己怀里,上下其手。

 

老赵依照着按摩手法,轻柔着推拿着苏婉晴的腰肢,眼睛一转,提议道:“苏会计啊,要不?我把你衣服撩起来按摩吧?这样效果更好一点,能将力道均匀得传开,让你更舒服!”

 

苏婉晴早就被老赵细腻温柔的手法按摩得心慌意乱,一汪平静的清泉好似滴入了岩浆,整个人都已经沸腾了起来,此时听到老赵的提议,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

 

老赵没想到苏婉晴答应得这么干脆,心中暗道有门,兴奋的将苏婉晴的衣服向上撩起,犹如羊脂白玉一样细腻光滑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种,老赵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伸出手轻柔的抚摸了上去。

 

细腻柔滑的触感让老赵浑身过电一般舒畅,他的手好似抚摸着珍贵的艺术品一样轻柔,察觉到苏婉晴的肌肉逐渐放松下来,老赵手上加重了力道,不断在苏婉晴的腰上揉搓,恨不得将苏婉晴的腰肢和自己的手掌彻底融合在一起。

 

“啊……”

 

苏婉晴感觉自己疲劳的腰部经过老赵的按摩,又疼又痒,还有种浑身上下放松的感觉,好似身上有千斤重担,终于离自己而去,舒坦得飞向了九霄云外,在圣洁白皙的云端自由徜徉,再也不想理会俗世的万千烦恼。

 

“苏会计,我的力道怎么样?要是重了,你说话!”

 

老赵兢兢业业的按摩着,可苏婉晴早已意乱情迷,好好享受还来不及,那还有功夫说话?

 

“嗯哼……”

 

一声舒适的颤音在苏婉晴的喉间响起,这一声好似交欢时女人的愉悦声,彻底让老赵控制不住,他的手一抖,左手继续按摩,右手摸着苏婉晴的腰肢,逐渐向上轻抚着移动。

 

越来越近了,老赵感觉自己脑袋里越来越刺激,好像是攀越圣洁高峰的飞行员,驾驶着飞机于万千高山之中穿行,一不小心可能会粉身粹骨,可一旦成功,那他就能见到圣洁高峰鲜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那是春宵一刻的前夕,也是会当凌绝顶的绝唱。

 

苏婉晴没有拒绝自己!

 

老赵意识到这一点,心中狂喜,索性不再纠结,伸手往苏婉晴的衣服里面一捞,将圣洁山峰握在手心里。

 

“嗯啊……”

 

随着苏婉晴一声娇喘,技艺高超的驾驶员,终究是征服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圣洁山峰!

 

老赵狠狠一抓,圣洁雪峰瞬间化为无尽火山,冰凉的温度急速升高。

 

苏婉晴的鼻息彻底紊乱,她的身子侧躺过来,双眸紧闭,眉头轻颤,眉宇间满含春意,此时无声胜有声,身为老司机的老赵当然知道,苏婉晴已经动情了!

 

老赵心中得意,但没有急切的“单刀直入”,他知道,一顿饱和顿顿饱的区别,要想让苏婉晴对自己欲罢不能,就得使出点老司机的手段了!

 

他脱掉鞋爬上了床,从身后将苏婉晴搂在了怀中,感受着怀中的柔软和鼻中的芳香,老赵将双手都深入到了苏婉晴的怀中,左右开弓,不断的揉搓,时而轻柔,时而霸道,几乎让苏婉晴爽到飞起。

老赵手上开工,嘴上也没有闲着,他深知女人的耳垂是必不可少的攻略点,自然不会放过苏婉晴白皙的耳垂。

 

他凑到苏婉晴的耳畔,先是用炽热的气息告知苏婉晴自己的到来,感受到苏婉晴娇躯的微微一颤,老赵胜券在握的轻咬了上去。

 

“啊……嗯嗯……好哥哥,你干嘛呀?”

 

好似洪水决堤,苏婉晴彻底失去了矜持,身子颤抖得犹如一把筛子,将女人的柔弱暴露在了老赵的面前。

 

老赵没有回话,伸出舌头在苏婉晴的耳垂处不断撩拨,或吸,或舔,或点,或咬,浑身解数都使了出来,得到的是苏婉晴越来越舒畅的娇喘和求饶。

 

“好,好哥哥,别,别欺负人家了,快给我,快,快给我!”

 

苏婉晴双眼迷乱,说话都语无伦次,整个人好像落入到了一潭温泉,炽热的气息覆盖了她的全身,她感觉自己就要彻底燃烧了起来!

 

“给你什么啊?”

 

老赵嘿嘿一笑,左手霸占着圣洁雪峰不放手,右手搂着苏婉晴的腰肢狠狠往自己怀里一搂,胯下狰狞可怖的炙热家伙与苏婉晴的躯体一接触,舒畅的触感让老赵倒吸一口凉气,也让苏婉晴更加期待了起来。

 

这么大的玩意儿,享用起来,是何等的极乐?

 

苏婉晴听到老赵的刻意质问,没好气的白了老赵一眼,伸出白皙的柔荑直接抓了过去,老赵还未出击,就被苏婉晴缴械。

 

“哦哦……呼……”

 

老赵瞳孔瞬间缩小,胯间的家伙再次升级一个口径,呼气猛然急促,手上的力道也不由的加重了一些。

 

苏婉晴不愧是少妇,这等手法也熟记于心,上下套弄着同样让老赵舒畅不已,心中的干柴再次添加了一把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