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

“二楼还有一间客房,自己收拾。”

 

一进门,撂下了这么一句话,孟婉晴人便高傲的往着楼上走去。

 

那样子,像似有人求她似的,这让詹姆斯很是不爽。

 

干了她,撕下她的假面具,看她还怎么高傲。

 

心里面叫嚣着这话,詹姆斯表面却还是淡定从容的冲着孟婉晴的背影询问道。

 

“孟老师,请问你家浴室在哪里?这身上脏得很。”

 

拿手扯了扯衣服,低头闻了下味道,詹姆斯满脸嫌弃的撇到了一边。

 

对于他这搞笑的动作,孟婉晴非但没有被逗到,甚至还一脸发鄂的看着他。

 

待过了许久,才见她一脸见鬼般,手指着一个方向道:“那里。”

 

话落,便一脸羞怯,脚步慌乱的逃了开来。

 

“呵呵。”低声笑了几下,三步并作两步的到了浴室,詹姆斯得意了起来。

 

“孟老师啊孟老师,难不成你就觉得我詹姆斯是用下半身考虑的禽兽?连点策略都没有?进来就扑?”

 

哈哈大笑了几声,对这,詹姆斯感觉到了万般好笑。

 

早就回了房的孟婉晴,压根就没料到詹姆斯不是那样子的人。

 

当面猜错了詹姆斯,这让她很是无措,同时,她还深深的怀疑自己的魅力。

 

如今一听到了詹姆斯的笑声,差点就想找个缝隙装下去。

 

不过,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不得。

 

以自己的身材比例,又怎么会勾引不了那个小屁孩?

 

突然闪过的想法吓了孟婉晴一跳,此时的她竟然隐隐有了想去偷窥某人的想法。

 

心动不如行动。

 

令人惊讶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自己控制。

 

慢慢的下了楼,来到了浴室门口,孟婉晴才反应了过来。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得,破罐子破摔。

 

“来都来了,不看白不看。”

 

轻声的嘀咕了一声,孟婉晴激动的咽了咽口水,手颤抖的往着浴室门移去。

 

轻轻一推,门竟然没锁。

 

目光望着那一丝缝隙,孟婉晴悄悄的靠了过去。

 

入眼的这一幕,孟婉晴毕生难忘。

 

没想到黑人詹姆斯也只不过是黑了点,那是属于非洲人的特色。

 

而掩盖在衣服之下,如今显示在自己跟前的美景,却是一个八块腹肌猛男的沐浴图。

 

天啊,那身材,那格局。

 

此时的孟婉晴心中可谓是热血沸腾,就差流鼻血了。

 

深怕被詹姆斯发觉,孟婉晴偷窥了几下,便再次静悄悄的离了去。

 

她以为自己如此警惕,詹姆斯压根就没发觉。

 

不料,就在她转身之及,詹姆斯竟然转过了头来,脸上出现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就知道你丫的会来偷看,哼,这下好了吧?”

 

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詹姆斯不禁拍了拍那令孟婉晴迷了心的八块腹肌,眼神里面闪过了算计之情。

 

相比较于詹姆斯的得意洋洋,孟婉晴这次可算是栽了跟头了。

 

先不说自己的定力比不过人家,就说说这身材吧。

 

八块腹肌啊,想想都睡不着。

 

这还别说,当晚孟婉晴还真睡不着。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睡不着,没办法,这夜黑风高的,还能干点啥?

 

无非就是爱爱之色以及偷窥.....

 

在心中期待着詹姆斯的到来,孟婉晴不禁想起了自己之前偷窥的那一幕。

 

邪心一起,手便控制不住的往着放成人物品的位置摸去,哪怕是知道隔壁还住着自己的一个学生。

 

房间黑乎乎的,孟婉晴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一丝月光,手终于抓到了放在柜子上的成人物品。

 

心一急,摸了东西,手一撩,便脱了个一干二净。

 

舒服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此时的孟婉晴脑海里面想的不是自己的丈夫王立群,而是詹姆斯。

 

“詹姆斯,詹姆斯,你的身材还真不是我丈夫能比的,他就一弱鸡。”

 

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使自己达到最高点,孟婉晴竟然胡说八道了起来。

 

不过,这话倒是实话。

 

与孟婉晴一样,同样惦记着对方身体的詹姆斯,住在了自己歪歪的对象房子里,又怎么睡得着?

 

睡不着,自然得找点事做。

 

这不,刚好撞破了某人的好事,听到了这么一句惊天骇俗的话。

 

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学生而说自己丈夫是弱鸡,这想想就是一件多么刺激的事。

 

而作为被夸奖的对象,詹姆斯感觉到了万分的满足。

 

一边借着月光瞟着美女老师的自我表演,一边听着那淫秽的话语,詹姆斯真是越发得劲。

 

“嗯嗯.....”

 

哼唧的声音传了出来,房间里面的人似乎会到达最终点,竟然再次大喊大叫道:“詹姆斯,詹姆斯.....”

 

就是这个时候。

 

瞄准了时机,詹姆斯二话不说便走了进去,笑意十足道:“孟老师,我在这呢。”

 

“谁?”

 

快到了终点却被人打断,此时的孟婉晴非常的敏感。

 

一听到了声音,立刻便往着门口望去,不料,却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詹姆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