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在县中心医院坐诊那会,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却栽在了一个丫头片子手上。

想着,他手却不由自主解开了腰带,喘着粗气道:“嘉怡啊,你忍着点,爷爷这就给你发功治病,用我的东西进去里面,把那玩意赶出来!”

 

“会......疼吗?”看到老林露出的大家伙,黄嘉怡讶异出声,情不自禁想起半个月前自己在学校后花园撞见一对男女学生紧紧拥抱在一起,她很清楚的记得,就是男的用这家伙,把女的弄得大叫,而老林这个,比那个男的规模大不少!

 

“你打针不也疼嘛,忍着点就会舒服了。”下意识的,老林回了一句,然后迫不及待爬到黄嘉怡身上,微微用力......

 

如梦如幻般的感觉缭绕在老林全身,老林根本就无法想象,昔日被村子里无数小年轻惦记的黄嘉怡,现在会乖乖躺着,任由他轻薄。

 

与此同时,黄嘉怡也是紧紧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她想,只要林爷爷进去那儿,把那该死的东西给逼出来,那她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吧?

 

或许,还会更舒服,在这种意识的驱使下,她竟然忍不住往上挺了挺腰,试图给老林制造一个更好的角度。

 

而黄嘉怡这细微的动作,尽数被老林捕捉在了眼里,他内心也兴奋的不行,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赶紧积累力量,准备拿下这小妮子的一血。

 

“咳咳......”突然间,门外传来一声轻咳,紧接着是黄国庆推门走了进来。

 

就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老林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就泄了。

 

“国......国庆,你怎么回来了?”这会的老林,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一边提着裤腰带一边道。

 

“林叔,你还是出来一趟吧,我临时有点事找你。”点起一根烟,黄国庆皱着眉头道。

 

“大伯,我......我这病还要不要治了?”压根没想到黄国庆会突然返回,黄嘉怡也挺意外的,赶紧开口问道。

 

“你林爷爷今天有点累了,我下次再叫他来给你治吧。”抽了一口烟,黄国庆转身走了出去。

 

“国庆,你这临时找我啥事啊?”走到院子里头,老胡问道。

 

“林叔啊,其实我想了一下,就这样把我侄女给你睡还是太亏了点,不过你也尝到了甜头,所以啊,你是不是应该拿出自己的诚意来?”

 

“什么诚意?”

 

自然是你先睡了黄杨老婆苏楚韵,到时候我立马把嘉怡给你睡。”

 

“这和你之前说的口径可不太一样啊?”

 

“这次绝对是真的,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立个字据,这样行了吧林叔?”

 

“行了,字据就不用立了,我相信你。”摆摆手,老林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其实他也是有点心理准备的。

 

不过真正说起来,抛开黄国庆这边不讲,老林自己都有睡了苏楚韵的想法,只是一直不敢付诸实践,先不说苏楚韵能不能同意,恐怕这个事被黄杨知道了,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有了黄国庆的撑腰,他胆子似乎大了一些,更何况,黄国庆保证过,为他解决后续麻烦......

 

在和黄国庆说完几句话后,老林也没多逗留,直接回了家,然而他刚走到院子门口,便瞧见里头站立着一道靓丽的倩影。

 

这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披肩秀发,一袭黑色长裙将玲珑有致的身材紧紧包裹住,恰在这时,茵茵月光飘洒而下,照耀在她的俏脸蛋儿上,更是增添了一丝特殊的诱惑气息......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村长黄杨的老婆苏楚韵。

 

尽管年过三十已为人妇,可岁月不仅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丝毫侵蚀痕迹,反而平添一股成熟美艳,诱惑至极的韵味。

 

苏楚韵年纪不算大,但却早早患上了痛风的毛病。

 

期间找老林医治过几次,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悉了。

 

“老林,你这一天都跑哪儿去了?”看见老林出现,苏楚韵仿佛等待情人久久不归的深闺怨妇,语气带着浓浓的幽怨。

 

“今天有事耽搁,进屋再说吧!”老林一边开门,眼神却不由自主朝苏楚韵宽敞的领口瞟。

 

沿着脖颈而下白花花一片,看得他暗暗吞口水。

 

再想起黄国庆对的承诺,老林感觉小腹下燥热的更加厉害,寻思着今天一定得想个法子,把这娘们给拿下。

 

“赶紧的吧,弄完了我还赶着回家吃饭。”苏楚韵像是没察觉老林的眼神,跟着进了屋,坐在墙角边上的长条凳上。

 

她痛风的毛病已经有好些年了,期间找老林医治过数次,流程都熟悉了。

 

“楚韵妹子,最近我想到个治痛风的好法子,效果可能是好过之前几倍,你要不要试试?”老林见状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

 

“真的?”

 

苏楚韵神色一喜,根本没有多想。

 

自从患上这痛风毛病以来,每次发病疼痛都让她难以忍受,如果有更好的治疗法子,她自然不愿意放过。

 

“那你上这边来躺着!”一见鱼儿上钩,老林内心更是大喜,引导苏楚韵上屋里床上躺着。

 

“这……”

 

苏楚韵有些由于,她痛风的位置在大腿根,每次找老林医治本来就怪尴尬,现在还要躺在床上这么暧昧的地方,让她心里更加怪怪的。

 

但回想起痛风发作时的痛疼,她最终还是老老实实趟了上去。

 

“我开始了!”

 

老林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找了张板凳坐到了床边,老手微微颤抖的伸进裙子,沿着苏楚韵两腿之间......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