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柱,这不是脓,这是……算了,反正、反正你不能摸我那里。”

身下那么娇媚羞人的地方,郑芹显然不会让我随便摸。

 

不过我不光想摸,我现在还想尝尝呢!

 

所以在她说着的时候,我就把黏粘着她身下湿润的手指递进了嘴巴里面,细细品尝。

 

微腥,还稍微有点咸涩,但却是属于郑芹那里的味道,真的好迷人。

 

于是我忍不住的赞叹,“还真不是脓啊,原来是糖水,真香甜!”

 

我的这种赞美让郑芹羞到捂住通红的小脸儿,没脸再看我,但她还是羞声对我说,“傻柱,那种东西不是糖水,不能吃的,真的不能吃。”

 

我才不管,我不光要吃,我现在还要吃她现成的。

 

所以我随后气呼呼的对她发起了指责,“你有糖水不给我喝,还骗我干活,还把我给传染了。”

 

“我不管,你现在就给我喝糖水,不然我就去你家找我叔儿,我跟他说你欺负我!”

 

我的话让郑芹当时就急眼了,既是我要吃她那地方她心里害羞,也是我要告诉她爹她害怕。

 

眼下她的胸前我玩弄了,我的身下她把玩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她脸就丢光了!

 

所以郑芹随后对我各种央求,“傻柱,好傻柱,那真不是糖水,不能喝的……”

 

她表示可以给我买饮料,但是我并不需要,我需要的可不是饮料,我需要的是她那娇媚的地方,所以我执意坚持,更是坐在地上裂开嘴嚎啕大哭。

 

我不怕引来人,但是郑芹怕,所以她顿时急到不行不行的,最终只能答应我,“给你喝,给你喝还不行吗?不过只能喝一口,你也不许乱动……”

 

乱不乱动的再说,眼下先用嘴巴尝尝郑芹那里是个什么滋味。

 

这么娇滴滴的美人,身前此刻荡漾的那两蓬娇媚都那么粉嫩迷人,身下应该更性感吧?

 

我很期待,于是直接吩咐到郑芹,“趴下,把屁股撅起来,我要喝糖水!”

 

郑芹被我说的大羞,但终究还是红着脸,丝袜玉腿笔直站立,将上身弯了下去。

 

这也就导致她身后的挺翘成功撅了起来,连套裙的裙摆都绽放开,曝出了那其内性感妩媚……

 

第6章

 

我原本以为,女人的长丝袜都是连裆的,但郑芹却以她自身情况告诉我并不是。

 

虽然裙外看起来像是连裆的,但实际上大腿外侧却是两根吊带。

 

那透明吊带袜看起来相当的性感,就跟遮掩住郑芹身下娇媚处的白色真丝小裤一样性感。

 

原本真丝小裤就薄,这会儿紧贴在了郑芹的那里,更凸显出了她娇媚诱人的轮廓。

 

那种曼妙的轮廓之美,简直让我心动到不能自持。

 

这可是我头一次见女人的身下,而且还是郑芹那么娇滴滴的大美人!

 

于是我忍不住了,直接掰开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腿,狠狠的将嘴巴凑了上去。

 

没有任何意外的打扰,我的脸庞当即闷在了郑芹的身下。

 

哪怕隔着真丝小裤,也依旧让我感受到了她那里迷人的温热。

 

而这时候的郑芹,却在我的亲吻之下贪婪的吻弄中,爆出了迷离的娇吟。

 

那种娇吟声是从她内心最深处泛起来的欲渴望,在无法压制后挤出来的媚魂声,好像天籁,钻进我的耳朵里,更是直勾动着我的心头,让我情不自禁的抱住那双丝袜玉腿,在爱抚的同时狠狠亲吻着郑芹那迷人的地方……

 

只是半分多钟的工夫,郑芹就被我吻弄到不行了,小手使劲拍打着我的手臂。

 

“傻柱,傻柱不要喝了,我没有、没有糖水了,你不要再喝了,求你了!”

 

她骗谁呢,那娇媚的小身子反应可大得很可是相当敏感,拿舌头一撩就有反应。

 

所以我根本不管她,只管贪婪而放肆的吻弄着,隔着小裤咬动着。

 

我当然不会用很大的力气去咬,不会让郑芹感觉到痛,但每次的亲吻咬弄,却会让她发出歇斯底里的娇吟声,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玉腿更是忍不住的打着哆嗦,仿佛都被刺激到站不住了!

 

“郑芹,你的糖水真好喝,我还想喝,我要喝一辈子,我要永远这样喝下去!”

 

郑芹那娇媚地方对我的刺激,让我情不自禁的说起这个。

 

而这种话让郑芹更羞了,且她看起来也特别的难受,娇息急促中旖旎的向我央求着。

 

“傻柱,傻柱你不要再亲弄了,我那里好难受,就好像起火了一样。”

 

“我求你了,我从来没有被人碰过那里,你不能再亲弄了,再亲弄下去我会受不了的!”

 

受不了,受不了会怎么样?受不了就会让我那个弄进去!

 

想到这点,我心中就斥满了亢奋,于是嘴巴下面更卖力,直把郑芹亲吃到小脑袋不停地前后摇晃着,任乱发低垂在地上她也不管不顾,真的是被我亲吃到要死了。

 

“傻柱,不可以再亲吃了,你快松开我,快松开啊,我那里面好难受,好像有蚂蚁在咬我一样,你不要再亲了吃。不要!!!”

 

郑芹越是拒绝,我就越是兴奋,而兴奋的反馈则是亲吃的更加卖力,让她的羞声更加旖旎……

 

可渐渐的,我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她如果是个已经结婚的女人,可能和我玩玩也就玩玩了,被我撩的肯定妥协。但她不是,正相反她还是个初女,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

 

即既有第一次的珍贵性,又有身为初女的羞赧,即便忍不住了,她又怎么可能主动要求跟我做那事儿?所以我立刻变了主意,伸手勾住她真丝小裤的边缘,猛地给她拽了下来。

 

“我要和你玩大盗偷糖水的游戏,我这里是大盗,你那里有糖水,我要去偷咯!”

 

在我兴冲冲喊着的时候,郑芹当时就连羞带急的,因为倒低着头的她看到了我正撅着我的‘大盗’准备去她那娇媚的胴体里面偷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