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忙拉起被子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

“老陈,怎么了?”刘老汉着急询问。

 

“没,没什么。”老陈侧目喊了一声,不想让刘老汉再次坏了自己的好事儿,老陈沉声说:“刘老哥,我先看看,你在外面等着!”

 

不等刘老汉开口,在何素素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老陈已经进入房间,同时将房门给关上。

 

“陈叔,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回过神来,何素素无比警惕看着老陈,一只玉臂紧紧压着被子,似乎怕老陈会突然将被子掀开一样。

 

“素素,你别生气,你爸说你生病了,让我帮你瞧瞧,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没想到你不是生病,而是……”老陈装成老好人的样子说:“我也是怕你爸看到你这样子所以才关门的……”

 

“陈叔……”何素素结婚已经五年了,该开发的也已经被开发完了。

 

对她来说,男人和女人的身体也就那样,自己虽然被老陈看光了身子,但也没有过分生气。

 

老陈憨笑一声,以前他并没有这种急需发泄的想法,所以对村子里面的小媳妇小寡妇都没有特别的想法,可自从和苏倩亲密接触后,欲望的小火苗便时不时的升腾出来,让他无比难受。

 

何素素身体丰韵,虽然身子被被子牢牢地包裹只露出了一个脑袋,但那乌黑的大波浪,还有房间内弥漫的女性特殊味道,无不让老陈热血沸腾。

 

“被子下面的身体已经非常美吧。”老陈心里嘀咕了一声,脑子里面就浮现出了何素素高耸的山峦顶端两颗红彤彤的樱桃,还有两条玉腿间潺潺流水的温泉。

 

“素素,你也别怪我多嘴,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还年轻,这种事情以后尽量不要做的太多,不然对身体不好。”

 

“陈叔,我……我……”何素素说着小脸憋得通红,可硬是没有办法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老陈关切问:“素素,怎么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叔叔我可是看着刘刚长大的,你别拿我当外人。”

 

“那个……”何素素结巴了一声,看了眼急切望着自己的老陈,脸都红到了耳根处,牟足了劲儿说道:“陈叔,我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昨晚我睡觉的时候拿了根黄瓜吃了,可还没吃就稀里糊涂睡着了,昨晚做梦,我梦到和刘刚……”

 

“和刘刚那个……然后醒过来我发现我竟然把黄瓜给放进去了,准备拿出来的时候不注意给弄断了,就一直卡在身体里面,怎么拿都拿不出来。”

 

“断了?”老陈吃惊的瞪大眼睛,结结实实喊了一声。

 

这种事情他只是在电视上看过报道,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而且还是在这个娇美的小少妇身上。

 

何素素急忙朝房门看了一眼,紧张说道:“陈叔,你能不能小点声?我公公还在外面呢,要是让他听到我可怎么办呢?”

 

“是是是。”老陈回过神来急忙点头应和,刚才在房门口他就想要让何素素将自己的火焰给浇灭,看来自己马上就可以如愿了。

 

老陈搓了搓大手,欲擒故纵说道:“素素,现在的黄瓜都是大棚里面种植出来的,上面有很多激素药物,如果停留在你身体里面时间太久,保不准这些激素会伤害到你的身体,还是应该尽快取出来的。”

 

“可是……可是我取不出来啊,我刚才试了很长时间,不但没有夹住黄瓜,反而还把黄瓜塞到最里面了。”

 

何素素着急无比,差点都快哭了出来。

 

“要不我现在送你去医院吧?医院里面有专业的工具,可以帮你拿出来的。”老陈说完见何素素准备起身,急忙改口说:“不过医院人太多了,你这种情况本来就见不得光,如果被人偷拍下来,那没两天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的。”

 

“这……”何素素一个哆嗦,好像骨头被抽离一样重新坐在了床上。

 

可是这一坐,所有的中心全都朝一个地方压了过去,本就在身体内的黄瓜被挤压后再次朝身体内蔓延了过去。

 

“嗯……”

 

强烈的充斥感席卷全身,何素素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美妙的吟声,听得老陈瞬间挺立起来,将裤子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何素素一眼就看到了老陈的变化,加上紧致身体被黄瓜撑开,一波又一波畅快淋漓的爽快席卷而来,紧贴着床单的柔软处开始潺潺流淌起了汁液。

 

“陈叔,那怎么办?我没办法取出来啊。”何素素虽然询问,可身子却无比难受的扭动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故意诱惑老陈一样。

 

老陈装作为难说:“要不我去村子里面喊一个妇女过来帮帮你?”

 

“不要……”何素素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们村子里的女人都太八卦了,要是让其他人知道,那中午全村人都会知道的。”

 

随着何素素的身体扭动,一条玉腿从被子内探了出来,散出莹莹光泽。

 

这条性感修长的玉腿看得老陈心痒痒,他吞咽着唾沫,毛遂自荐说:“素素,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帮你拿出来吧,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尽可能的不让其他人知道。”

 

“可是……可是……”

 

何素素心里面突然紧张了起来,她之所以将所有的事情说给老陈听,就是因为老陈是医生,会以站在医生的角度来帮助自己。

 

可是看到老陈鼓囊囊的裤裆,她就知道自己错了,老陈不但是医生,还是一个男人,而且她还听说过老陈已经二十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想要拿黄瓜,就一定会接触到自己的柔软,要是他控制不住把自己给糟蹋了,那可就完蛋了。

 

就在何素素胡思乱想的时候,老陈也看到了她眼中的犹豫,开口说道:“素素,你要是介意的话就当我没说,这半截黄瓜在你身体里面单凭你自己可是很难拿出来的,要是放置的时间长了,可能会有发炎的可能。”

 

何素素不安颤抖了一下,紧张问:“陈叔,你说的是真的?”

 

老陈一本正经说:“都已经这个节骨眼了,我还骗你干什么?而且你这属于异物引起的炎症,如果严重的话,很有可能会无法生育的。”

 

“无法生育……”

 

这四个字让何素素好像被雷电劈中了一样,剧烈哆嗦了一下。

 

她虽然结婚时间很长,但她的婆婆在自己嫁过来没几年就一命呜呼了,因为考虑到没有人看孩子,所以小两口打算干一番事业然后再要孩子,如果因为自己的冒失举动导致无法为刘家添后,那自己可就成了他们老刘家的罪人了。

 

看着何素素正在做激烈的内心挣扎,老陈轻咳一声说道:“素素,你既然有顾虑,那我就先回去了,后面的事情你可得想明白啊。”

 

老陈说完不再废话,转身就准备将房门打开走出去。

 

可手刚刚落在门把手上,何素素一下慌了下来。

 

老陈虽然是男的,但怎么说也是医生,现在黄瓜在身体里面,自己又无法拿出来,如果让村子里面的妇女过来,始终有些不大妥当。

 

虽然家里面还有公公,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事情只有自己和老陈知道,也只能狠下心急忙喊道:“陈叔,你等一下!”

 

听到何素素的呼唤,老陈一喜,心叹有戏,但还是装作非常稳重的转身说:“素素,怎么了?”

 

何素素脸颊通红,不敢直视老陈的目光,下意识朝那座鼓囊囊的帐篷看了一眼,小脸再次羞红,嘤嘤说道:“陈叔,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你才可以帮我了。”

 

“既然你想通了,我们可就别耽搁了,赶紧拿出来,不然我们俩这样呆在房间里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俩做什么事儿呢。”

 

老陈这话本身就有挑逗的味道,是个女人听到这话都会浮想翩翩。

 

何素素也不例外,加上身体内那半截黄瓜的刺激,哆嗦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