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皮进诊所先避避雨。

刚进入诊所里面,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正坐在吧台后面哭哭啼啼,见老罗进来,急忙擦拭着眼角的泪水,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问,“叔叔,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这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大眼睛高鼻梁,嘴巴也非常性感,而且丰满无比,但是眼角的那滴泪水,却看得老罗一直怜惜。

 

老罗的目光在她的胸口瞄了瞄去,这才注意到她胸口上别着一枚胸牌,上面写着医师秦燕。

 

生怕被秦燕发现老罗在她胸口瞄来瞄去,老罗急忙解释着,“闺女,我不是来看病的,外面雨大,过来避一避。”

 

秦燕有些不好意思说,“啊!这样啊!没事的,您在这儿待会儿吧!”

 

老罗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秦燕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看了眼屏幕,秦燕脸上犯了难色,然后歉意一笑,进到诊所内部去接听了。

 

老罗眨眨眼,这妮子还真是放心自己一个在这儿待着。

 

不过也是,他本就面善,很容易被信任。

 

这时店门突然打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羞涩无比的走了进来。

 

姑娘有些胆怯的看了老罗一眼,小脸通红起来,低声说,“您是大夫吗?我想看病。”

 

老罗正想叫秦燕的时候,却透过窗户看到她一边流泪一边跟电话那头说着什么,梨花带雨煞是可怜。

 

叹口气,他本就是中医,也做过医院的西医,几十年的本事了,于是点头应承了下来。

 

那个姑娘有些不安看向他,欲言又止,却没有说出来。

 

老罗眯了眯眼睛,来到那姑娘身边,尽量露出一脸的慈祥问,“小姑娘,你别紧张,说说你的病症,我帮你看看怎么回事儿。”

 

小姑娘可能觉得老罗是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很小,脸颊通红,犹豫了片刻后,还是遮遮掩掩的说出来了,“大夫,我……我好像得了妇科病了,这几天下面痒的难受。”

 

从医几十年,对这种事情也见怪不怪,反而觉得这小姑娘有些畏首畏尾,觉得事情可能不简单,当下便将话题挑开了问“小姑娘,你这几天有没有和男人发生过不干净的关系?”

 

这小姑娘似乎被戳中了痛处,先是惊恐,然后一脸不安,通红着小脸不敢吭声,只是点了点头。

 

老罗见状值得叹口气,从柜子下面拿出一双一次性医用手套,指了指诊所深处的帘子,“我帮你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炎症了,进去吧。”

 

那小姑娘顿时胆怯了起来,求助般看向他,瓮声瓮气说,“大夫叔叔,要不还是让女大夫帮我看吧,你是男人,我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罗苦笑,劝慰说,“放心吧,医生父母心,在我们医生的眼中,根本就没有男女之分,只有患者。”

 

老罗信誓旦旦,但小姑娘还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妥协,红着小脸跟着老罗来到了诊所后面。

 

将帘子拉住之后,老罗指了指靠墙的床,“你脱了裤子躺上面吧,一会儿就好了,不会疼的。”

 

小姑娘怯生生点了点头,羞涩无比的将手放在了裤子上,慢慢将裤子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内裤穿在身上。

 

这二十出头的女人身体就是和结过婚的女人不一样,那洁白的身体透着年轻女性才有的特殊气味,即便是老罗这种身经百战的人,也突然被这股气味迷得魂不守舍。

 

那条紧绷在臀部的白色小内裤紧紧包裹着微微凸起,可能是真有妇科病,紧贴着上面的薄布上面有一点点淡淡的黄色痕迹。

 

老罗顿时有些不满起来,轻声说:“小姑娘,你穿着内裤我怎么检查呢?快点脱了躺床上,分开双腿我看看,不然我帮你脱?”

 

小姑娘娇羞无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正好撞上了老罗坚定的目光。

 

那充满慈祥正气的眼神,还是让他慢慢将内裤脱到了脚踝,撅着圆滚滚的小屁股爬上了床铺。

 

仰面朝天之后,她微微分开双腿,将粉红色的下身对准了老罗。

 

这个姑娘下面的黑色丛林非常旺盛,这种女人的欲望一般都非常强烈,而且身体也非常敏感,下面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应该是被老罗盯得有了感觉。

 

老罗凑了过去,轻轻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腥味儿弥漫进入了鼻孔里面。

 

虽然这姑娘很娇嫩,但是下面确实有炎症,而且还有些严重。

 

“叔叔,好了吗?这样躺着很难受。”

 

小姑娘娇羞的喊了一声,不由自主将双腿夹了起来。

 

“你等一下,在帮你检查。”

 

老罗说完就把手落在姑娘洁白的大腿上,可能是感觉到了老罗的触碰,她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

 

这姑娘确实非常敏感,还没有怎么触碰,就淡淡摸了下大腿,就成了这样,简直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老罗的欲望之门被小雪打开,现在不管什么样的挑逗画面都没办法让他轻易平静下来,只能忍着心中的难耐帮她检查,可呼吸还是慢慢急促了起来。

 

将搭在姑娘腿上的手取了下来,他手也变得颤抖起来,慢慢朝姑娘湿漉漉的地方探了过去。

 

当指尖触碰到那柔软的时候,小姑娘娇躯突然剧烈颤抖了一下,一缕娇喘声从她的口中传了出来。

 

“啊~”

 

 

这姑娘应该刚刚才被破了身子没多久,随着老罗手指的触碰,一缕缕粘液徐徐流出。

 

手指渐渐朝花心摸过去,女孩的反应也越来越大,这么敏感的身体已经不多见,如果不是顾及到这孩子下身有炎症不能碰到细菌,老罗肯定会趴过去狠狠舔,这滋味一定非常的爽。

 

将手指慢慢挤入了姑娘紧致的身体里面,他的手指本就带了些茧子,坚硬粗糙的进入让那姑娘的身子好像触电一样抖如糠筛,老罗看得兴奋无比,胯下的巨物完全耸立,将裤裆顶起了高高的帐篷。

 

因为生怕被外面的秦燕听到,老罗也不敢继续放肆的侵犯这姑娘的身体。

 

将手指抽出来之后,姑娘发出了一缕空虚的哼声。

 

“穿上裤子吧,”老罗脱了手套,平和说了一句,来到了外面。

 

等姑娘提好裤子走出来之后,老罗沉声说道:“小姑娘,你这是第一次和男人做爱吧?”

 

这种禁忌的话题让那姑娘羞红了脸。

 

老罗对此也见怪不怪,沉声说:“第一次很容易发生感染,你男朋友在做爱之前没有做好足够的清洁工作,所以导致你有些发炎,不过并没有多大的问题,口服药和内用药一块用,三天后复查一下,应该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老罗说完将药递给那姑娘,这些药的价格差异都不大,所以老罗就先帮那秦燕收了,大不了到时候多退少补。

 

却没成想那小姑娘拿完药后不知所措的望着老罗问,“大夫,这口服药我知道怎么吃,可是这内用药怎么用?”

 

望着这清纯的小姑娘,老罗的色心大盛起来。

 

如果是小雪,老罗绝对不敢生出这种疯狂的想法,但此刻这个姑娘和老罗没有任何关系,老罗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老罗将内用药拿了出来,取出一粒说道:“这样,我帮你把要塞进去,你回去以后就知道怎么用了。”

 

“塞进去?”姑娘一愣,然后紧张望着老罗。

 

不管如何,她都是个成年人,在老罗这句话之下很快就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

 

当下她急忙摇头,羞红着连说:大夫,老罗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接下来就不麻烦你了,我回去可以搞定的。”

 

姑娘说完,付钱之后就匆忙走了出去。

 

回到外面,看着那小姑娘顶着瓢泼大雨离开了。

 

叹口气,老罗看着自己刚刚进入那小姑娘的手,那温热的触感好像好在,老罗不自觉的把手抬起来闻了闻。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咳嗽。

 

老罗惊慌之下赶紧回头,就看到秦燕冲着他笑:“叔叔,你还真了解这些?”

 

老罗一愣,旋即装傻打哈哈,“那是当然了,我可是村里的那种老中医,这点问题怎么可能难得住我呢?”

 

秦燕轻笑了声,目光开始上下打量起他,当看到那胯下隆起来的帐篷时,脸上的笑突然僵了下。

 

老罗猛然间也意识到了这个尴尬的事情,刚才帮助那个小姑娘看身体的时候老罗就有了反应,这种强烈的刺激让老罗的帐篷现在还没有消肿,可没想到竟然又被秦燕给看在眼中。

 

此刻老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秦燕却先耳根红了起来,侧过身子再次咳嗽了声。

 

但老罗突然意识到这妮子咳嗽声不太对,于是试探的问了她。

 

“最近是不是感觉喉咙有东西?而且说话喉咙部位都会有撕扯的痛感?”

>>>>全文在线阅读<<<<